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二十七章 不正经

第二十七章 不正经

  “老师这个多少钱!”龙虎山一昂头,对老师说道。

  “五……五百!”

  “给你一千!”

  哗,同学们炸开锅了,龙虎山这典型的高富帅啊,光辉地形象顿时树立在了同学们的心中。

  老师挥手让他退下,然后从讲台上拿起了一只瓷瓶……

  龙虎山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然后坐回了我身边,这时课堂中间的丁宁已经不再聊天,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龙虎山。

  龙虎山伸出舌头朝她舔了舔嘴唇,然后又将注意力拉了回来。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如果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他们是不会知难而退的,看来只好用真本事了。”龙虎山自言自语地点点头,然后从挎袋里掏出一个小纸包,轻轻地打开,里边是一把白色的粉末。

  “我靠,这就是传说中的迷粉吧,回头送给我点,以后把妹就方便多了。”我见龙虎山居然掏出了这种东西,不趁机敲诈一些就太对不起我自己了。

  “回头送你两斤!”龙虎山话音刚落,椅子上就已经不见了他的踪影,同时半空中传出了两声闷响,再然后突然暴起一团白雾,一个人跌跌撞撞地从半空中跌落了下来,直接从门口撞了出去,不过此人浑身上下蒙着一块黑布,根本就看不清他的容貌,从空中掉下来后惨叫了一声:“无耻,居然用石灰粉!”

  而龙虎山则准确地落在了讲台上,一屁*股把老师手中的瓷瓶拱了下来,啪,摔了个粉碎。

  老师不等他问,拉住他说道:“这个一千!”

  龙虎山甩手把钱给了他,然后朝丁宁走了过去,这时同学们眼睛里除了对龙虎山的崇拜已经没有了别的东西。

  丁宁见他走来,突然笑了笑,趁着同学们的注意力全部都在龙虎山身上,腰身一拧在原地消失不见,然后一道极细小的声音传进了龙虎山的耳朵:“既然你要出头,今天我就放过他,不过我们还会来的。”

  龙虎山朝着丁宁飞走的方向啐了一口,然后对我说:“怎么样,他们被我打跑了吧。”

  我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就只会这些下三滥的招数吗?”

  我不是看不起他,而是因为那些白色的粉末只是最最普通的石灰粉……

  “你可以安心上课了,最近一段时间他们应该不会来找你的麻烦了。”龙虎山根本就不在乎我对他的抨击,往桌子上一趴,呼呼大睡了起来。

  同学们也从恍惚中苏醒了过来,看着老师又从讲台上拿起了一只瓷壶,然后不时地朝龙虎山这里张望,手也举得老高:“瓷壶!瓷壶!”

  一节公开课就在龙虎山的和老师的不正经下草草结束了,我带着龙虎山去食堂吃饭,结果这小子直接蹿上了三楼的高级餐厅,点了一桌子菜,吃完后竟然说他没有钱了,这种鬼话我才不信,刚才还见他一把一把地往外扔,现在就没有了?于是我把他从里到外搜了个遍,最后只找出来几个钢镚……

  在回宿舍的路上我狠狠地数落他,没钱还装大爷,扔票子刷帅,搞得老子一个月的伙食费没了。

  到宿舍后,我把龙虎山介绍给室友,告诉他们龙虎山要在宿舍住一段时间,结果大家都没意见,刘三儿还把自己的行军床翻了出来让龙虎山睡,将一切都安顿好,我该解决一个困惑了很久的问题了,我打算严审刘三儿,挖出他的秘密。

  刘三儿能够让一向古板的张教授带他出现场,还能认出那些专家都不知道的石屋,就连里边的结构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这家伙背后一定有着很深的背景,而且这个人还一直待在我身边,不把他的秘密挖出来我是绝对不会心安的。

  “大哥,你叫我出来干什么?”第二天,我把已经能够下地行走的刘三儿带到了操场边的小树林里,让他坐在一块青石上边,然后抱着肩膀似笑似不笑地看着他,把这小子看得直发毛。

  “说吧!”他绝对知道我叫他出来为了什么,不过还想着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说什么?大哥你就别搞我了,没看到我现在都不敢坐正吗,屁*股疼得要死!”刘三儿扭捏着说道。

  我就知道这小子没那么好对付,不过我自然有办法让他乖乖地说实话,反正现在知道我是僵尸的人已经不少了,多他一个不多,于是我决定给他露两手。

  “你给我看好了,如果不说实话,我让你跟这棵树一样!”说完我挑了一棵小树,有胳膊那么粗,然后用手一抓,稍一用力就从土里拽了出来,然后咔嚓咔嚓将两头折断,双手攥住小树的两头用力一拧,整根树干被我拧成了一根麻花,树皮都搓了下来……

  “大……大哥,你哪来的这么大的力气!”刘三儿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那天在石屋前虽然见识过我的强悍,不过当时受了惊吓早就忘到脑后去了,现在见我拧曲了树干,顿时让他回忆起了我可怕的巨力。

  “这不算什么,再给你看点儿刺激的!”我伸手从后腰抽出一把菜刀,然后再胳膊上蹭了蹭,说起来这把刀还是我上大学的时候为了防身买的,一直带在身边,只不过这两年一直也没人招惹我,扔在我的衣柜里都生了锈了,还好今天终于派上了用场。

  刘三儿见我拿出了菜刀,还以为我要砍他,吓得大叫一声抹头就跑,就他那两条撇成罗圈的小短腿,还没跑出两步就被我绊倒在地。

  “来……来人啊,杀人啦!”刘三儿看着一脸阴笑的我朝他走过来,差点被吓得尿了裤子,结结巴巴地想喊人,可是却使不上力气,跟自言自语差不多。

  “铛,铛!”我手起刀落,照着自己的大腿就是两刀,然后发出了响亮的金石之声,再看菜刀的刃都被我坚硬的皮肤给崩地卷了……

  “啊!”刘三儿看看我,然后看看我手中的刀:“假的,这是假的,我一定是在做梦,嘿嘿嘿!”

  “假个屁,不信你砍我两刀,告诉你,老子现在是僵尸,你要是敢不听老子的话,哼哼!”我把菜刀塞给他,然后抓起他的手在我脖子上比划,不过这小子没有一点儿尿性,根本就不敢动手。

  “大……大哥,你让我整理整理思绪!”刘三儿使劲地摇晃了一下脑袋,然后慢慢地爬了起来,摸摸手上的菜刀,愣了好半天神儿后,把手里的菜刀架在他自己的胳膊上,然后轻轻一划……

  “嗞!”一股鲜血喷了出来,刘三儿惨叫一声把菜刀扔了出去,然后连滚带爬地跑过来抓住我:“大哥,你是我亲大哥,只要你不吃我,我以后跟定你了!”

  “吃你?我还嫌脏呢,就你这一个月都不见得洗一次澡的主儿,肉都是臭的,我来问你几件事,如果你如实回答的话,以后在学校我罩着你,可是你要敢骗我,我让你跟着块石头一个下场!”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一拳把刚才他坐的那块大青石打成了碎块儿。

  “不敢不敢,大哥你问。”刘三儿吐了吐舌头说道。

  “你为什么能让教授带你出现场,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猫腻,还有,那座石屋你是怎么认出来的,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一连问了他三个问题,然后狠狠地看着他。

  刘三儿看了看我,好像有些犹豫,不过在我踢了两脚地上的碎石后,这小子终于咬了咬牙说道:“我是土官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