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二十八章 博物馆出事了

第二十八章 博物馆出事了

  “土官儿……我去你麻的,土夫子就土夫子,还搞得这么文了吧唧的。”土夫子就是地下工作者,说白了就是盗墓的:“我说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呢,不对呀,你才多大,而且一直在上学,哪有时间去刨活儿,我警告你,如果敢骗我后果你比我清楚。”

  刘三儿顿时鼻涕眼泪直流,抱着我的大腿说道:“大哥呀,我真没骗你呀,我真是个土官儿,而且我八辈儿祖宗都是土官儿,家里派我来咱们学校深造,以便掌握最新的科考知识和先进技术,在刨活儿领域发扬光大……”

  “……”

  听了刘三儿的话我愣住了,心里一阵阵地感叹,难怪现在很多地方连专家都看不出来的墓穴,盗墓贼就已经进进出出地跟自己家后院似的,而且那些专家都进不去的奇墓,等研究透彻以后里边的宝贝早就让盗墓贼拿了个干净,看来知识的互相借鉴是必要的,只不过一直以来都是盗墓贼在向科考专家借鉴,而那些专家却没有机会向盗墓贼请教,所以在专业技术上边形成了一边倒的气势。

  “这么说你是祖传的了?”

  “就是就是!”刘三儿连连点头。

  “这样看来你能认出石屋也不奇怪,以后咱们还是同学,你的事情我不知道,我的事情你也不能到处宣扬,知道吗?”我笑着对面前这位未来的土官儿说道。

  “怎么能呢,以后我就跟大哥你混了,有什么差遣尽管吩咐!”刘三儿见我不再追究,高兴地站了起来,两只手来回地搓着,然后媚笑地看着我……

  “以后你不准再借助学校的资源去盗墓,石屋这样的事我不想再看到,知道吗,接下来再说说张教授的问题,你是怎么勾搭上他的?”看着他那副嘴脸我就恶心,要不是我俩平时处的关系还成,早就一个嘴巴子扇过去了。

  “我勾搭他?是他勾搭我,你看着他老小子一本正经的,其实黑的很,这些年假借科考的幌子,不知道眯起来多少好东西,光是古尸他就卖了不下十具,还有那些校领导,一个比一个黑,这些年不义之财可没少发,当然那些销售的渠道都是我老爹给联络的,所以我老爹一个电话打到了校长办公室,告诉校长我要去跟着出现场,张教授那里还不能照办?”刘三儿自豪地说道。

  “你就不怕校长他们翻了船,把你和你老爹都坑进去?”

  “这倒是不怕,因为校长他们和我爹从来都没见过面,连姓名都不知道,有事的时候也是单线联系,所以就算校长反水也查不到我爹,至于我嘛,校长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和我爹的关系,当时给校长打电话的时候也只是说我是他一个朋友的侄子,还有就是,我的姓名身份等等一切信息都是假的……”刘三儿阴笑着说。

  “你们的保密工作做的不错嘛,好吧,既然这样我就不难为你了,以后咱们还是好同学,好舍友,我先走了!”

  刘三儿听了给我来了个标准的军礼:“是,保证服从指挥!”

  我点了点头从小树林出来,却见到龙虎山正在树林外闲逛,看到我出来连忙朝我招了招手。

  “你还挺尽责的嘛!”我笑着对他说道。

  “那是,答应你的事就一定要办到!”龙虎山正了正道士帽说道,言下之意就是我答应他的事情也一定要信守承诺才是。

  “你放心,以我现在这么高的身份,还能骗你不成,怎么说我现在也是僵尸界的头牌了!”我坏笑着说道。

  龙虎山笑了笑,跟着我回了宿舍,结果我俩屁股还没坐热,黄衫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让我赶紧到学校门口找她。

  听她的语气好像还挺着急,估计又出了什么状况,于是我拿着我的工具箱,出了宿舍一溜烟地朝学校大门跑去,龙虎山屁颠屁颠地跟在了我的身后。

  “你可算来了,上车!”刚到学校门口,只见黄衫从门外停放的一辆小轿车里探出头对我喊道。

  看来还真如我所料,这是出现场的架势啊,我赶忙拉开车门钻了进去,张教授不耐烦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和司机开始聊了起来。

  我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大门口的龙虎山,只见他朝我做出了个OK的手势,看来他自由办法找到我,这样我也就放心地跟张教授出现场了,否则真要是遇到丁宁他们,我一个人还真不好对付。

  “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着急?”我小声地问旁边的黄衫。

  “出大事了,省博物馆里藏着一具千年古尸,本来保存相当完好,是国宝级的宝贝,结果前天晚上由于管理员的疏忽,破坏了玻璃棺的菌群,真空环境被毁,导致古尸一夜之间就生了黑斑,然后开始肿大,省里的专家无能为力,只能先用尽办法拖延古尸的腐败,然后请张教授过去处理,看能不能有所挽回!”黄衫叹了口气说道。

  “这群笨蛋,拿着高薪整天只顾享乐,一点都没有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我听了黄衫的话,不由地骂道。

  听黄衫所说的情况,就算张教授去了,估计最多也就是让古尸停止腐败,但是上边起的黑斑是没有办法去掉了,而且这种古尸一旦肿大,再想让它消肿可就难了,好好一具国宝,如果处理不好的话只能送火葬场烧掉……

  一路上张教授吩咐了我俩一些注意事项,毕竟省博物馆我们还是头一次来,而且他们请来的绝对不会只有张教授一人,很有可能来的是全国顶尖的专家,对于这些眼睛长在脑瓜顶的老头儿们,自然是一言一行都要时刻注意。

  大概三个小时后,我们的车停在了省博物馆的后门,下车后向等候在门口的工作人员亮明了身份,这名工作人员见来人是大名鼎鼎的张正张教授,态度顿时殷勤了许多,赶紧在前边引路。

  转了几道弯后,我们来到了一间宽敞的实验室,这里已经人满为患,看着他们桀骜不驯的样子,应该就是博物馆请来的各路专家了。

  “张教授,您可来了。”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白胡子老头见到张教授,赶紧过来迎接。

  “李馆长,咱们有一年没见了吧。”张教授和白胡子老头握了握手说道,原来这就是省博物馆的馆长。

  “咱们稍后再叙旧,来,先看看古尸的情况。”李馆长带着我们几个穿过人群走到正中的一张操作台前。

  只见一具浑身发胖,满布黑斑的男尸正平躺在操作台上,可以看得出他浑身上下浮肿地已经变了形,脸部的五官都已经扭曲了。

  “他腐败多长时间了?”张教授问李馆长。

  “大概四十个小时,在场的各位专家已经竭尽全力阻止他继续腐败,所以才能撑到现在。”李馆长回答道。

  “没用,如果再不有效地遏制他的势头,不超过十个小时,这具古尸就彻底废了。”张教授毫不客气地说道。

  话音一落,顿时在场的所有专家脸色都白了,一个个都用不善地眼光瞪着张教授,这也难怪,他老人家一句话就把人家做的那么多工作都给否定了,言下之意好像是他们所有人加起来都比不上他张教授。

  “来的时候还让我们注意言行,自己却直言不讳,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黄衫在我耳边悄声说道。

  我赞同地点点头,一抬头,却看到对面正有一人在朝我挤眉弄眼……我仔细一看,原来是龙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