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二十九章 被阴了

第二十九章 被阴了

  “靠,这小子怎么进来的,居然比我还快!”我简直是大跌眼镜,没想到他比我还先到了一步,而且还是在他事先不知情的情况下,在我和他分别的时候,这小子还不知道我要去哪里,怎么我刚下车,他就已经成功地混了进来,确实让人服气……

  “洛西,把我的工具箱给我!”张教授突然喊道。

  “是!”我听到吩咐连忙把手中张教授的那只工具箱提了过去,放在操作台上打开。

  “9号针头、注射器、五毫升14号菌液!”张教授用手按了按古尸的胳膊说道。

  我从工具箱里按他的指示将需要的器材拿了出来,然后将针头按在注射器上,吸了慢慢一针菌液,交到张教授手上。

  张教授接过后用手指在古尸的胳膊肘按了几下,然后拿起注射器将里边的菌液全部打了进去,然后将注射器交还给我。

  所有人都不自觉地朝前走了一步,探着脑袋看古尸的胳膊会有什么反应。

  只见菌液打进去不久,针孔周围的皮肤开始逐渐渗透出一些水渍,臃肿的胳膊慢慢地收缩,肌肉间的水分透过皮肤被分泌了出来,而且煞白的皮肤开始逐渐变黄,看来正在恢复古尸原有的古铜色。

  “这是什么菌液,效果这么强?”一旁的专家们见张教授只给古尸打了一针,效果就这么明显,开始纷纷议论,混迹在他们之中的龙虎山也像模像样地咋呼了两句。

  张教授听到四周围的惊叹声,嘴角轻轻地翘了翘,依旧保持着无与伦比地傲气,继续给古尸打针,然后将一些药膏涂抹在古尸的尸斑上,虽然不能完全去除,不过颜色已经浅了很多。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张教授的工程已经结束,长呼了口气直起了腰:“尸体被细菌侵蚀的比较严重,不过幸好没有殃及到内脏,否则真就回天无术了,不过他虽然经过了我的处理,已经消了肿,可仍旧无法挽回局面,恢复到以前是不可能了,不过还能当个二级文物展览一下。”

  众人听了无不惋惜,好好的一件国宝就这样毁掉了,不过黯然之余,众位专家也都纷纷赞叹张教授的防腐技术之强,朝他投去了敬佩的目光。

  “再过一个小时古尸就会发僵,就会由于肌肉的猥琐而拉动关节的扭曲,到时候他的体态可能会有所变化,也许蜷缩在一起,也许摆个奇怪的造型!”张教授摇了摇头说道。

  “教授,咱们用两块板子把他夹上不就行了嘛?”我不自觉地将心中所想的办法说了出来。

  话音一落,只见张教授的脸立马变得严厉了起来:“你懂什么,那样的话就会由于牵制力太大,使古尸的肌肉和皮肤断裂,到时候还能展览吗?一边去,这有你说话的份吗?”

  周围的那些专家也面色不善地看着我,看样子也是在指责我胡乱搭茬,这么多目光齐刷刷地戳在我的身上,我的脸瞬间就像发了烧一样红了起来。

  张教授环视了一周,说道:“各位,这尸体只能处理成这样的,如果谁还有更好的方法,可以说出来大家参详一下。”

  周围的专家都低下了头,看样子谁也没有能够拿得出手的技术了。

  张教授见众人不语,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对李馆长说道:“馆长,没有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李馆长还没答话,只听人群中一人突然大声喊道:“洛西,你不是能解决尸体僵化的问题吗,别藏着掖着了。”

  听到这个声音,我的心里真是有如热油一样翻滚,真想用菜刀把说这句话的人给乱刃分尸,因为这人正是混在专家里的龙虎山!

  我用眼狠狠地瞪着他,然后无声地问候了一下他的祖母,谁知道这小子竟欣然接受了……

  “谁是洛西?”

  “对呀,有办法还不赶紧拿出来,事关国宝啊!”

  专家们听了龙虎山的话后可炸开了锅,可是他们也不认识什么洛西,只不过是不想让傲气的张教授独领风骚,所以一听有人技术比他还强,纷纷大声附和。

  张教授也十分吃惊,显然是没有想到有人会点名道姓说自己的学生有如此高超的技术,于是错愕地瞪着我。

  我顶不住压力,慢慢地举起了手:“是我,我就是洛西!”

  哗地一声,专家们炸开了锅了,谁都没想到刚才被张教授喝止的我竟然就是洛西。

  “张教授,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既然高徒有如此手段,为什么您不让他露两手呢。”

  “对呀,难道说您是怕他影响了您的……”

  “……”

  这帮老东西,见我就是洛西,而且还是张教授的徒弟,又怎么能够放过这么好的落井下石的机会,难听的话此起彼伏。

  张教授听在耳朵里,杀人的目光却直直地投在了我的身上:“洛西!你行啊!”

  “教授,是有人害我的!”我委屈地小声说道。

  “哼,你自己看着办吧。”张教授不是个爱辩解的人,根本就不理会那些专家,直接把皮球踢给了我。

  “这行儿里的人太坏了。”我看了看这些满脸阴笑的人,知道就是我现在说自己不会,他们也要硬让我去试试的,目的就是要让张教授出丑,所以根本就不容我推诿。

  我走到操作台前,用手按了按古尸的关节,还没有僵得太厉害,肌肉也没有萎缩的痕迹,现在如果用手法吸收僵气的话根本就没有太大的效果,所以我只能装模作样地在古尸身上摸来摸去。

  专家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你干什么呢,赶紧处理呀,一会儿萎缩起来可就拉不开了。”

  我摇摇头,故作深沉地说道:“时候未到,时候未到,再等等!”

  所有人都等着看热闹,也就没人阻止我,只有黄衫跑过来小声问:“怎么了你?你不是会大保健吗,给他来一套呀?”

  我诧异地看着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也对,是不太合适!”黄衫想了想说道。

  “你来掩护我!别让他们看到我的动作!等一下尸体萎缩的时候,拿块儿纱布把我的手遮住,你就在纱布上搞点儿名堂!”我在黄衫耳边轻声说道。

  黄衫点点头,跟在我身旁跑前跑后的,看上去忙地满头大汗,可其实她什么也没做。

  过了一会儿,古尸终于开始萎缩,胳膊腿都开始蜷缩在一起,皮肤也开始僵硬了起来。

  我抓住古尸的膝盖,然后朝黄衫使了个眼色,黄衫点了点头,从工具包里抽出一大块纱布,盖在了我的手上,然后把一些针剂什么的塞了进去,又用注射器抽了一管子菌液,均匀地喷洒在了纱布上……

  “他们这是干嘛呢?纯属瞎搞嘛!”一个专家对他身边的人说道。

  “就是啊,不过别管他们,反正最后丢人的是张正……”

  张教授看到我俩的反常举动也疑惑不解,弄不清我俩到底想要干什么,不过现在他是没理由阻止我们进行下去的,如果真那样做最后肯定要被那些专家的口水喷死。

  我和黄衫根本不管周围的人怎么看,依然我行我素,而且动静越搞越到,如果这时要找个道士念几句经文,我俩的场面就跟跳大神差不多了。

  不过我俩心里都有底,再加上脸皮都挺厚,所以演得像模像样的,大概十多分钟后,让在场专家们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古尸的膝关节一点一点地舒展开来,僵死的肌肉根本就没有一丝断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