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三十章 奇怪的专家

第三十章 奇怪的专家

  我的手在纱布的遮掩下,运起防腐术将古尸关节中的僵气一点点地吸了出来,然后存在胳膊里,古尸现在好像要睡觉一样,慢慢把双腿舒展开,最后平摊在了操作台上。

  “这……这怎么可能!”专家们傻眼了,他们以前可没见过这种技术,而且就算是国外也没有先例,一般被挖掘出来的古尸一开始是什么形状,之后依然会保持怎样的姿势,除非极少的个例关节是可以活动的,而我的技术,简直就是化腐朽为神奇。

  这下这些专家的眼可红了,一个个小贼眼儿滴溜乱转,我不用猜都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一定是想着怎么和我套套近乎,然后……

  张教授也不可思议地看着我,要说我的所学他是最清楚的,学业各项成绩一般,除了有时能出两个鬼点子,别的方面一向表现平平,要说我能有这么高的软化尸体僵硬的技术,打死他都不信。

  紧接着我在黄衫的掩护下,将古尸的各个关节中的僵气都吸收了出来,然后调制了几种菌液注射到尸体的黑斑中,再用仇天防腐术中记载的特殊方法处理了一遍,遍布古尸的黑斑竟然奇迹般地消散于无形。

  整个实验室的气氛十分肃穆,除了龙虎山拿着个红色小旗在那加油加油地喊着,所有人都死死地盯着我的双手,希望能够学到些什么,只不过在黄衫乱七八糟的配合下根本就没人能够看出一星半点。

  “呼!终于完成了,各位专家看看吧。”我将手从纱布中收了回来,黄衫将古尸从头到脚仔细地擦了一遍,一具安详完美、精致玲珑地古尸出现在了专家们的面前。

  哗!所有专家炸开了锅,现在的古尸竟然已经修复得如同没有腐蚀之前一样,而且更加地如同生人,李馆长看到后,激动得鼻涕眼泪都流出来了,拉着我和张教授的双手连声感谢,不过他没敢拉黄衫……

  “名师出高徒,哈哈哈,多谢张教授和这位洛西同学了,这下你们可真是把我们博物馆给救了,否则我们上上下下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引咎辞职呢!”李馆长激动地说道。

  张教授面笑肉不笑地和李馆长寒暄着,不是扭头看看我,眼神里透出了阵阵寒光。

  “得,这下可把张教授彻底得罪了。”我长叹口气,把手从李馆长的手中抽了出来,然后走到专家们中间,一把将罪魁祸首龙虎山揪了出来,拧着他的耳朵小声说道:“你!你把我害惨了知道吗?”

  “哎呦,疼疼疼,我这不是看不过张正那老头子当着这么多人骂你嘛,再说了,你不是还挽救了一具国宝吗!”龙虎山一边求饶一边解释道。

  “哼!”我松开他的耳朵,转身朝张教授和黄衫走去,当我路过各位专家的时候,他们一个个地朝我暗使眼色,并且偷偷塞给我自己的名片。

  还有一些走上来亲切地拍拍我的肩膀,连声赞扬我的高超技术,然后小声地在我耳边说:“有没有兴趣来我这里工作?薪水随你开!”

  只不过我现在真的已经是视钱财如粪土,他们开出的条件对于我来说,实在是提不起兴趣,我的目的只是尸玉!

  张教授跟李馆长聊了几句,然后转身朝外边走去,李馆长赶紧跟在后边相送,我和黄衫收拾好工具箱也走了出来,结果到了大门外的时候,张教授已经上了轿车,然后一溜烟地跑了个不见踪影。

  “完了,这下张教授气大了,你以后很可能要被穿小鞋了,洛西!”黄衫笑嘻嘻地看着我说道。

  “你还敢落井下石,哼,龙虎山,我跟你没完!”我气得把工具箱往地上一扔,大声喊道。

  “来了来了,洛西你叫我?”就听背后那个我现在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响起,龙虎山那龟孙子追了上来。

  我转身一看,只见他正拉着一个中年人朝我和黄衫跑来,看样子好像是刚才见过的其中一个专家,一脸尴尬。

  “洛西,这个专家想认识认识你,我跟他说你不出台!可他就是不干……”

  “滚!”我一脚把龙虎山踢飞,然后看着那个中年专家说道:“我对你们那里的什么破工作没什么兴趣,您请回吧。”

  “不不不,洛西先生您误会了!”那中年专家连连挥手,而且从语气中可以看出与那些桀骜不驯的老头子们不一样:“我是有件事要拜托您!求您一定要帮帮我,否则我的孩子就……”

  这中年专家面露急色,看样子是有难言之隐,如果不是在大街上恐怕都要给我跪下了。

  “怎么回事?”我虽然不想管闲事,可是管不住我这爱打听事儿的好奇心,所以把他拉到一旁问道。

  那中年专家千恩万谢地说道:“我叫刘奇,是咱们省博物馆的专家,唉,徒有虚名而已,四天前的那个晚上,我家里突然来了个不速之客,这人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大的力气,直接拽开了我家的防盗门,然后进屋挟持了我的儿子,我儿子才四岁呀,那是我的命根子。”

  “你报警了没有?”我奇怪地问。

  “哪敢啊,那人把我儿子关进了卧室,还威胁我说如果我报警就杀我全家,还当着我的面用刀捅了自己两下,乖乖,简直是刀枪不入啊。”刘奇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也不知道他从哪听说我是文物专家,要我给他治腿上的伤,当时我还劝他去医院,可谁知道他把裤腿摞起来我才看清楚,那哪是伤啊,那是尸斑,是尸斑……”

  听到这儿我大概明白了,估计是有个僵尸闯进了刘奇的家里,刘奇是文物专家,这个僵尸一定是想让他给自己治病。

  “那你给他治了没有?”

  “要是治好了我就不会求到您这儿了,以我的水平根本就没办法,人身上怎么会长尸斑啊!他见我没办法,就让我七天之内找到治好他的病的办法或人,否则就杀掉我全家,这几天我到处请教,可是一无所获。”刘奇哭丧着脸说道。

  我点了点头,将整件事捋了捋,然后笑着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这次博物馆里的那具古尸就是你搞的鬼,对不对。”

  刘奇听了顿时浑身一震,然后惊讶地看了看我,说道:“没错,就是我,为了儿子我赫出去了,只要那具古尸有什么事,必定要惊动全省乃至全国的古尸防腐专家,届时我就能找到可以治疗那个人的病的专家,救出我儿子!”

  我看着他,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瓶,可以说这是一个尽责的爸爸,为了儿子的命把自己都赫出去了,如果博物馆的事查到他的头上,估计最轻也要判十年以上,弄不好这辈子就交代了,不过还好这次有我,古尸基本上没有受多大的损害,这件事李馆长应该会压下来,定性成为器械老化所致,毕竟他也要为自己的前途着想,手下如果干出出格的事,他这个当领导的应该首当其中要负全责。

  “刘教授,这件事虽然我能帮上忙,可是面对的危险您是知道的,弄不好我也要把命搭进去了,这可是提着脑袋的活儿。”我似笑不笑地看着刘奇说道。

  “我知道,那个人危险至极,所以我把我全部的积蓄都带在了身上,如果您能跟我去的话,希望可以当做对您的补偿,密码是******。”刘奇说完掏出一张存折递给我。

  我随手接了过来,和黄衫打开一看……一千万零九百三十四块五毛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