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三十二章 组装地图

第三十二章 组装地图

  我们几人围坐在饭桌前,刘奇和他老婆在一旁劝着酒,就那个僵尸男像植物人儿一样瘫在地上,眼巴巴地看着我们左一口酒右一口肉,哈喇子顺着不听使唤的下巴流了出来,刚才刘奇已经知道了我是僵尸,虽然有些意外,不过也没有太大的惊讶,毕竟他家里已经有了一只了,再多一只也就无所谓了,更何况我这僵尸是来帮他的。

  “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你不是不怕打吗,多一句废话我就往你屁*股上抹辣椒,那个滋味儿,估计你挺不了两分钟……”我端着一碟辣椒面,在他屁*股上比划着。

  那小子还是有一些理智的,明白辣椒抹在屁股上的后果有多严重,所以乖乖地点了点头。

  我见他妥协了,走过去将他下巴上的僵气收了回来,问道:“你叫什么?是哪个族的僵尸?”

  那小子哭丧着脸看了看我们,最后长叹了口气说道:“我姓华,叫华山,什么族的也不是,我是被僵尸抓取做实验的。”

  “靠,你叫华山,他叫龙虎山,这是要凑一副中国地图的节奏吗?”我看看他们两个,然后接着问:“你说你是被抓去的?”

  “不错,我本来是省散打队的,那天晚上训练完回家,刚打开家门,就感觉后脑突然被人打了一掌,然后我就晕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和我的妻子和孩子都被关在一间地牢里了,之后冲进来一群人将我们三个咬成了僵尸。”说到这儿,华山不由地哭了起来,看来对于拖累了妻儿他是心中又愧。

  “之后他们每天给我们吃各种各样的药片,或者是在我们的皮肤上注射一些毒素,让我们患上不同的病,再由他们的医生来试着给我们治疗,有一些他们能够治好,不过大部分还是无能为力,只好用我们的身躯一遍一遍地做着各种实验。”

  对于那些关押华山的僵尸,我只能用丧尽天良来形容,此刻的我们再也没有了玩笑的意思,全都沉痛地看着华山,这个每日看着自己妻儿都惨遭折磨的年轻人。

  “你知道他们是哪一族的吗?”我擦了擦略微有些湿的眼眶问道。

  华山抬着头想了想,“好像听他们聊天的时候说是什么天尸族的,那里只是他们的一个实验室,而且关押的像我这样的僵尸最起码还有十来个。”

  我和龙虎山听了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好家伙,光关押的就十来个,那看守最起码也要有十人以上,而且还有可能有飞僵坐镇。

  “兄弟,你能逃出来真是福大命大!”我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然后将他身体里的僵气全都收了回来,示意他坐到桌子旁。

  华山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下去,然后看着我问:“兄弟你也是僵尸吧,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妻子和孩子吧。”

  华山拉住我的胳膊,哭着央求道。

  “不是吧大哥,我这前脚从你手里把人家的孩子救出来,后脚你就要我去给你救孩子,还有天理吗?”我大声喊道。

  华山扑通一声给刘奇跪下,然后磕着头说道:“是我对不住您了,要不是我的病实在是没得救了,才找上了您,希望能通过您把我治好,然后再去救我的老婆和儿子,其实我也不想伤害您的孩子,您就发发慈悲帮我求求这位大哥吧。”

  刘奇略微有些尴尬,其实按本心讲他是绝对不会原谅华山的,可是碍于我们都在这里看着,他也实在是说不出什么狠话来:“洛西兄弟,这……这……”

  “好了你别说了,华山,你的脾气我很喜欢,在这个时候对自己的老婆孩子不离不弃,足以说明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就冲这个你这朋友我交下了,龙虎山,咱们就跟华山去一趟,把那个什么天尸族的实验室给端了怎么样?”我顿时正气凛然地对龙虎山说道。

  谁知道龙虎山根本就没理我这个茬,端起酒杯朝着黄衫说了句:彻思,然后昂头把杯中的酒灌进了肚子……

  “行,你给我装傻是吧,今天这事我还管定了,你不是负责保护我的安全吗,我想干什么你可管不着,一会儿我就去那个什么劳什子实验室,到了门口我就大声喊,出来僵尸就让他们朝我招呼,我看你管还是不管!”我用手指着龙虎山的鼻子说道。

  龙虎山噗地一下把嘴里的酒喷了出来:“本来天尸族就在找你的麻烦,躲还躲不及,现在你反过来还要去端人家的实验室?”

  “总是缩着头挨打,太被动了,这次咱们就去偷袭他们一下,给他们后院放把火,反正我一年之后没准就要死了,去不去随你,我是一定要去的。”

  “好吧!我也不喜欢被人欺负!”

  龙虎山终于在我施加的强大压力下妥协了,我满意地摸摸他的下巴,然后对刘奇说:“刘哥,华山的事我替他给您道个歉,好在您的孩子也没受什么伤,咱们就哪说哪了吧。”

  我端起一杯酒,碰了一下刘奇的酒杯,然后一口把酒干掉,杯口朝下看着他。

  刘奇见我说出了口,只能接受,端起酒喝光。

  我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让华山把衣服掀起来,看了看他身上的尸斑,完全是瘀黑的颜色,而且正从中间开始腐烂,一股恶臭散发了出来,如果再不给他治疗,不出三天他就要腐烂成一摊脓水,估计这也是天尸族那些僵尸没有全力追捕他的原因。

  我让黄衫拿来工具箱,然后将五只只银针上沾满了几种菌液的混合液,然后按先后插在华山的一块较大的尸斑上,再以手法慢慢将僵死的肌肉揉散,配合菌液融入到尸斑的每一条肌肉中,再用注射器将几种抗菌的药剂注射到尸斑中,不大的一会儿,那块尸斑就停止了腐烂,并且奇迹般地开始慢慢消散,最后竟然愈合如初,好像根本就没有受过伤似的。

  “厉害呀洛西老弟,你的技术别说是在国内,就是国际上也没有人能够比肩。”刘奇看着眼前的奇异场景,不由地赞叹道。

  我轻轻笑了一声,虚荣心顿时得到了满足,不过还是连连谦让了几句,看来仇天的防腐术果然高明,难怪天尸族要拼了命来抢夺,不过这样也好,白白地便宜了我。

  接下来我将仇天的防腐术和我的所学结合了起来,很快将华山身上的尸斑全部治愈。

  “洛西兄弟,你的医术简直神了,天尸族那些医生想要治好我的尸斑,最起码也要三天时间,而且还要动用很多的药品和器材,你只是用几根针和配的几种药就把我给治好了,真是太厉害了。”华山高兴地对我说道。

  手段高强那是自然的,仇天也算是奇才了,能够使用平时大家都用的一些菌液和药品,经过简单的剂量调配,再配合他自创的手法和顺序,就能够达到化腐朽为神奇的目的,难怪能够成为血尸一族的头尸,不过这人看来只适合做一名合格的大夫,领导人嘛,他好像还嫩点儿。

  “好,华山,你把实验室里的详细情况说一说,咱们也好做做准备。”我收拾好工具箱,扭头对华山说道。

  华山点点头,朝刘奇要了一大张白纸,然后用铅笔在上边画了起来,听他的描述,这座实验室的规模还真不小,至少占地十来亩,有三十多间屋子,具体都是干什么的华山不清楚,不过关押被实验的僵尸的囚室都在实验室的一角,有六七间。

  想要进去的话,只能从他逃出来的一条下水道钻进去,而且那条下水道不知道在他逃出来后,是不是已经被封死了。

  “恩,既然这样的话,咱们今天晚上就出发,先去打探打探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