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三十三章 我最牛

第三十三章 我最牛

  夜半时分,正是月黑风高,准备了一下午的我和华山在身上涂抹着我配制的药膏,一种根据仇天记录的可以遮盖僵尸僵气的东西,为的是怕实验室里有高手发现我们的行踪。

  龙虎山抓起一把也开始在脸上抹着,嘴里还哼着小曲儿。

  “你抹这个干什么?你又不是僵尸?”我配制的本来就不多,伸手把龙虎山手里的药膏抢了过来。

  “虽说我不是僵尸,可跟你在一块儿时间长了,难免沾染你身上的气味儿,万一那个丁宁也在,你们磨头跑了,丁宁追我一个,我上哪说理去。”龙虎山说道。

  “也对,不过你身上贱气如虹,这药膏不知道能不能遮掩,到时候被他们顶上可不怪我。”

  …………

  下午的时候,已经通过刘奇的小舅子找了一辆小箱货,经过商量后决定,由刘奇开车送我们去华山说的那间实验室,而且负责接应我们,本来我不想再让他搀和进来的,毕竟这件事极度危险,随时都有可能把命搭上,可是我、华山、黄衫、龙虎山……都不会开车……

  将一切应用之物搬进了车里,我们在华山的指引下朝着天尸族的实验室开去,不过让我们十分意外的是,这么隐秘的实验室居然就在市内,而且还是热闹的商业区……

  最后刘奇把车停在了一座商场的后街,这里的道路相对来说还宽敞些,华山指了指离我们不远的一个井盖说道:“我就是从那里爬出来的,不知道下边是不是已经被他们堵死了,你们在这儿等着,我进去看看。”

  “等等,大家先不要动。”我伸手把华山拦住,然后笑着说道:“你们说他们既然知道你从这里逃了出去,难道就只是把这里堵死那么简单?”

  众人听了我的话一愣,黄衫说道:“那还能怎么样,肯定是不能再让华山这样的僵尸从这里逃出来了呀!”

  我摇了摇头:“你们不是僵尸,不明白,这种地方就算是堵死了,也不可能拦得住我们,更何况他们也要排水……所以……”

  华山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他们肯定是在这里埋伏下了人,既能不影响实验室的排水,又能彻底断绝里边被关押的人的逃生之路,还有就是如果我没有死的话,一定会从这里返回去就我的妻子和孩子……”

  我拍了拍华山的肩膀:“恩,好啊,还是僵尸和僵尸心有灵犀!”

  龙虎山点了点头,透过车窗往四周看了看:“没什么动静,你说他们会埋伏在哪呢?”

  我慢慢地把车窗打开一条缝,然后把手伸了出去,笑眯眯地对车厢里的人说道:“倒计时开始……三……二……一!”

  只听对面的街上扑通扑通两声,两个人从墙头上跌落了下来,在地上挣扎了两下就不动了,连喊叫都没来得及……

  “行了,盯梢的僵尸解决了,下车吧!”我神秘地朝他们一笑,然后推开门赶紧下车,五个人硬挤在驾驶室里,早就把我挤够呛了。

  众人中只有龙虎山恍然地点了点头,其他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办到的,下车后傻了吧唧地看着我,尤其是华山,看我的眼神跟看他二大爷差不多……

  我没有解释,朝那两具尸体招了招手,一道寒光射了过来,钻进了我的手中,然后吩咐华山把两具尸体扛进了车厢。

  “黄衫,你就别跟我们进去了,里边挺危险的。”我对黄衫说道。

  “恩,我留在这里看着刘奇,这小子没准什么时候就反水了,对了,我上次在石屋的感觉又出现了,这个实验室离肯定危险重重,你们一定要小心啊!”黄衫揉了揉脑袋说道。

  “你放心,有我在没问题,对了,刘奇你看得住吗,毕竟你是个女生……”

  黄衫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小巧的黑色棒子,然后神秘地在我耳边说道:“迷你警棍,瞬间电压一万伏!”

  “靠,我说怎么每次见你都有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我和龙虎山、华山三人走到井盖前,华山轻轻地把井盖掀了起来交到龙虎山的手里,顺着扶梯爬了下去,我提着工具箱跟在了他的身后,龙虎山下来后把井盖放到了原位。

  由于怕被实验室的僵尸发现,所以我们没有带手电,摸着黑往里边走去,不过幸好里边的积水不深,连膝盖都没有到。

  华山对里边的路线还是比较熟悉的,带着我们转了两个弯就到了一个地漏的下方,亮光顺着地漏射了下来,华山把手指放到嘴唇上,警告我们不要出声,看来上边就是实验室了。

  “李哥,你说头儿是不是太小心了,这么个破下水道也派咱们俩人盯着,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喝点儿呢。”我们头顶上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就听另一个附和道:“照我看他就是憋疯了,闷在实验室里一年都没出去过,正常人谁受得了这个。”

  听两个人的对话,好像他们对上边派他们来看守这个下水道颇有微词。

  华山用手朝我比划,问我现在怎么办,我看了看龙虎山,他双手一摊,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就在这时,两只大脚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中,原来是上边的一只僵尸正好站在了地漏上,然后开始解裤子。

  如果我把黄衫的警棍带下来就好了,等这小子一尿,就可以直接电死他丫的,而且还神不知鬼不觉,不过也没关系,我还有别的办法。

  趁着他还没解开裤子,我飞速地从工具箱里掏出一只玻璃注射器,里边是我下午准备好的有强烈腐蚀性的浓酸,为的就是可以无声地打开下水道的地漏和囚室的大门,我飞速地用注射器在地漏的周围喷了一圈,这时头顶上那小子的尿也喷了下来,尿的一丝热气正好遮掩了强酸腐蚀时出现的气体。

  “李哥,你多少天没撒尿了,这么骚!”旁边一人说道。

  话音刚落,还没等那个李哥回答,就听噗嗤一声,地漏在强腐蚀和重压下突然掉了下来,还没等那个李哥落地,一旁的华山就抓住了他的喉咙,按住脑袋全力一拧,将那个李哥的脖子就被拧成了麻花,现在的他已经脑袋朝后了。

  我在地漏掉下来的同时已经抬手把螟虫放了出去,上边那只连惊呼声都没有发出就已经死在了螟虫的钢牙利齿之下。

  华山一蹿从地漏口跳了出去,然后拉龙虎山上去,我见那个李哥还没死彻底,耷拉着个脑袋在那里乱扭,就把注射器塞进了他的嘴里:“药药切克闹,给你来点儿迷幻药!”

  半管儿强酸入口,这小子果然如入仙境,眼神迷离地喷出了一口浓雾,然后仰面摔倒再地……

  华山搭手把我拽了出去,然后把上边那小子扔进了下水道,我也收回了螟虫。

  “这边!”华山左右看了看,然后为我们两个带路,转过了一条走廊后,前边是一个比较空旷的大厅,大厅上有六七个僵尸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来应该是那些看守。

  我们三个正要悄悄从他们身后溜过去,突然右前方传出了说话声:“老五,把02号给我带过来!”,吓得我们赶紧缩回了走廊。

  “是!”看守中一个年级比较大的颠颠儿地朝我们对面的一排房子跑去,不一会儿拉出来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一身强壮的肌肉,不过走起路来却显得有气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