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三十四章 健美教练

第三十四章 健美教练

  那个老五推推搡搡地把大汉押到了发出声音的屋子里。

  “那里就是实验的房间,里边平时只有一个医生,其他任何人也不能进去打扰他,咱们想要救人,就必须道对面的囚室,可是大厅里就好几个守卫,其他各个房间里还不知道有多少。”华山左右看了看说道。

  “咱们只有一个一个将他们解决,才能安全地逃出去,弄的动静太大难免惊动在这里坐镇的飞僵或者其他人。”龙虎山想了想说。

  “我有办法,随我来!”我看了看那几个全身关注看限制级电影的守卫,然后趴在地上慢慢地朝那间实验室爬了过去,龙虎山和华山也学着我的样子跟在了我的身后,我们三个的紧张程度丝毫不亚于那几个看片的守卫,如果这时有人回头,一定会看到我们排火车一样的走过,就算他们没发现,随便哪个屋子出来一个人,我们就死定了……

  “别回头,别回头!”我紧张地朝前爬着,短短五六米好像爬了一年似的,好不容易到了门口,刚把身体站直,实验室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白胡子老头穿着白大褂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一瞬间我们两个的视线焦灼在了一起,我能清楚地看到他的脸正在错愕,旋即张开了口要大声喊叫……

  “不好!”我心头一沉。已经来不及阻止了,这要是被他喊出声来,我们的计划可就全泡汤了,弄不好我们几人都要交代在这里。

  千钧一发之际,我甩手把螟虫扔了出去,螟虫狰狞着双螯飞进了白胡子老头的嘴里……

  “咕!”老头顿了一下,把螟虫咽了下去。

  我上前一把抓住了他的咽喉,然后一脚踢在他的裆下,老头疼地浑身一哆嗦,再加上螟虫已经侵入了大脑,四肢一松没了动静,我赶紧示意龙虎山和华山进了实验室,关好门后把老头儿扔在了一旁。

  老头儿大嘴一张,螟虫从里边爬了出来,竟然还打了个饱嗝,肚子都撑得圆圆的,往我手里跳的时候速度也没那么快了。

  “你这馋虫,叫你不要吃脑髓,你偏不听,现在怎么办?外边还有十来个指望你解决的僵尸呢,败家玩意儿!”我无奈地指着螟虫大骂,这小东西也知道自己犯了错误,趴在我手心不动弹了。

  我哼了一声把它收了起来,然后四周打量了一圈,好家伙,各种各样的器械和试剂,好几柜子资料,这家伙是个实验狂呀。

  在屋子的正中间,有一座操作台,先前进来的那个大汉正被铁拷拷在上边,嘴也被胶带封住了,眼前的景象犹如731的实验室一样。

  华山跑到大汉面前,伸手把他嘴上的胶带撕了下来:“王义,你还好吧!”

  “华山?你不是跑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这两位是?”那个叫王义的大汉勉强抬起头,问道。

  龙虎山从老头儿的口袋里把钥匙搜了出来,给王义把铁拷打开,然后说道:“我们是来救你们的,不要感激,不要激动,出去后请我吃两顿饭就行了。”

  王义看了看他,然后指着我说:“你说话不靠谱,我问他!”

  “哈哈哈,我们是华山的朋友,跟你一样也是僵尸,真的是来救你们的。”我笑道。

  再看王义,先是愕然,然后脸上的肌肉开始抽动,最后竟然哭了起来:“快救我们出去吧,他们不是人啊,我们都受不了了!”

  “大哥你小声点儿,让他们听到咱们都完蛋了。”龙虎山赶紧捂住王义的嘴说道。

  “没事,这里隔音效果超强,大声喊叫外边也听不见。”华山说道。

  “你不早说,弄了我一手鼻涕,真的大声喊也听不到?看来我结婚装修房子要借鉴借鉴……”

  …………

  我给了龙虎山一脚,让他去门口守着,然后问王义:“哥们儿,你知道这里一共关押了多少像你这样的人吗?”

  王义擦了擦眼泪,想了想回答:“一共六间囚室,每间囚室里最少两人,最多三人,有的是朋友,也有一家三口被抓来的。”

  “这么说出去你们两个,应该还有十三四人,我有个办法,能够帮大家逃出去,只不过需要你们来配合,就是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胆量!”我直直地看着王义的双眼问道,这个人别看当着我们的面哭,不过我能够从他的一言一行中看出这个人也是个情义中人,这个从他说话中的称谓就能看得出来。

  王义听了我的话,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高兴地差点蹦起来,不过他现在浑身无力,刚动了一下又瘫坐在了床上:“这位哥们,我们这里这些人都被他们害惨了,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还有什么不敢的,只不过想要我帮忙除非你能答应我的条件。”

  “说!只要我能做到的绝无二话!”我听了他的话笑了,我知道越是这样的人,就越能深交,因为他会把所有的事都摆在明面上,当面锣对面鼓,绝对不会背地里害人。

  还没等王义说话,龙虎山就先咋呼开了:“等等!怎么着?我听这意思好像现在不是我们来救你,而是你要救我们出去呀?”

  谁知道王义看都不看他一眼,对我说道:“这人说话不靠谱,我只跟你说。”

  龙虎山气得够呛,抽出一根小棍儿就要来打王义,结果让我和华山给拦下了。

  “我的条件是,如果你们要救人,就全部都救出去,有一个落下我也不走。”王义没有管龙虎山,对我大声说道。

  顿时我、龙虎山、华山都愣住了,龙虎山撇着眼瞪了王义一眼,然后冷哼一声把木棍收了起来,继续到门口把风,我和华山相视一笑,一同过来拍了拍王义的肩膀。

  “你放心,既然我来了,就没打算留下谁在这里受罪,你躺好,我先给你治伤。”我把工具箱打开,然后取出应用之物,没有的就在实验室里找,僵尸防腐术果然是高明至极,再加上我的多年所学的防腐经验,配制几种治疗王义伤的制剂还是很简单的,关键还是这个狗屁天尸族的医生,也许是年纪大了点,脑袋瓜子转的太慢,在王义他们身上做的实验都是比较低级的,所以没多一会儿我就把王义的伤治了个踪迹全无。

  王义两腿一蹬,从操作台上跳了下来,摆了几个健美的姿势,强壮的肌肉在他的操纵下上下跳动着:“厉害呀厉害,这个医生对我身上的病都没有办法,没想到你三两下就治好了,高明!”

  也许我这个人对恭维从来都没有免疫,听了王义的话,我美滋滋地叉腰笑了笑,然后说道:“既然你没事了,那我可就给你分配任务了。”

  “好!”王义转过了身,展示了一下他的背阔肌说道。

  我从工具箱里拿出一支装满强酸的玻璃注射器:“这个你藏好,一会儿我会吩咐那些守卫把你送回囚室,我听华山说那些门都是用特殊的金属制作的,以你们的力量想打开估计很难,你回去之后就用这里边的强酸把囚室的门腐蚀,咱们没有多长时间,很快他们就能发现下水道的守卫已经被干掉了,所以我每个囚室只能治疗一个人,之后听我的信号你就护着囚室里的朋友冲出来,大家合力避开或者干掉大厅的守卫,然后通过下水道逃生。”

  王义点点头,将注射器收好。

  “这白胡子老头都死了,你还怎么吩咐守卫送他回去?”龙虎山闹着脑袋问道。

  我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你个猪头,一点儿人的思维都没有,滚一边儿去,看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