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三十五章 生死大逃亡

第三十五章 生死大逃亡

  我从工具箱里找出纸和笔,简单地写了几个字,再把那白胡子老头身上的白大褂扒了下来,套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把王义拉到来到实验室的门口,打开门一把将他推了出去,把手伸到门外使劲地砸了几下。

  这时听到砸门声的看守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大声问道:“刘医生,您有什么吩咐?”

  我把手从门缝里伸了出去,一把将纸条贴在他脸上,然后把手缩了回来……

  等过了五六秒钟,我透过门缝朝外看去,只见那个看守急匆匆地押着王义朝囚室的方向走去,王义此刻又恢复了浑身无力的假态,只不过偶尔做一些幅度比较小的健美动作,幸好看守没有发现……

  “洛西,你刚写的什么?”龙虎山把脑袋从我的两腿中间挤出去,见看守这么听话,连忙抬头问我。

  “我写的是:‘赶紧把这个送回去,从1号囚室随便带一个过来,速度快一点,超过两分钟我给你的小伙伴注射五百CC葡萄糖!’如果他不听话的话,估计以后就会像你的脑袋这么大了!”我摸着胯下龙虎山的脑袋说道。

  “呸!”龙虎山听了啐了我一口,脑袋一缩退了回去。

  我刚偷笑了两声,只见刚才的那个看守已经押着一个妙龄少女走了过来,此刻她浑身无力,走起来轻飘飘地,那个看守色眯眯地在她身上扫视,上前搭手却被少女狠狠地瞪了一眼,这看守也不敢太过分,眼看两分钟时限就到了,赶紧跑到实验室门前敲门道:“刘医生,你要的人我给您带来了!”

  我把门打开一条小缝,伸出手去挥手让看守赶紧走,然后拉住少女的衣角把她拽了进来。

  关上门后,我、龙虎山、华山三个人坏笑着围住这少女。

  “你们要干什么?敢欺负我的话,我……我告诉我哥!”少女见了这阵仗,不由得心头一沉,这也难怪,哪个女孩子在浑身酥软的情况下被三个坏笑的男人围住能不害怕的,这少女的表现已经很不错了,要是换了别人早就哭出来了。

  “赶紧开始吧,我都等不及了!”龙虎山盯着少女说道。

  “是啊,时间不多了!”华山也附和着,不过他的眼神还算正直,没有朝少女身上看。

  “好吧,我来了……”我一把将少女抱起,然后扔在操作台上,用铁拷把她的手脚固定住。

  “救命啊,你们这群畜生,放开我!”少女挣扎着喊道,可是没有用,现在的她别说是挣开铁拷,就是一根油条她都撕不断。

  “你叫吧,叫破喉咙也没人理你的……”我好像是第二次对女孩子说句话了,难道我已经变得这么坏了吗?当然没有,所以我开始解开少女衣服上的纽扣……

  一旁的龙虎山哈喇子都流出来了,只不过我在揭开她衣服之前,找了一大块白布,把她的整个身体盖了起来。

  “靠,没意思。”龙虎山见我这么有职业操守,无聊地跑到门口把风去了,华山则长出了口气,冲我微笑了一下,这正人君子和小人立马就相形见拙……

  “小妹妹,我是个好人,如果我猜的不错,你是这位华山哥哥逃走以后才被抓进来的吧,难怪你不认识,其实他也和你一样,都是在这里受苦的朋友。”我面色和蔼,俨然一副邻家哥哥的样子对操作台上的少女说道。

  “要杀要剐随你便,我哥一定会给我报仇的。”少女眼含泪花地说道。

  “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你看。”我一弯腰,把白胡子刘老头的尸体提溜了起来。

  “啊?他!死得好!”少女见到尸体,竟然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大声笑了起来,看来这些日子没少被这变态医生折磨。

  “这下你信我的话了吧,我是来救你们出去的,时间紧迫,为了不耽误时间所以才强行把你按在这里的,我们真的都是好人,除了门口望风的那个长得很猥琐的……”我把手伸到白布下边,然后开始了盲操作。

  随着身体的状态越来越好,少女逐渐相信了我的话,最后当我彻底将她治好的时候,这丫头竟然高兴地朝我笑了一个,弄得我心里痒痒的。

  “我叫何沫冰,是和我哥哥何磊一起被关进来的,你真的要救我们出去?”松开手铐后,少女还是有些疑问,不敢确信我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你放心,谁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到这儿来观光旅游,而且2号囚室的王义已经被我治好了,现在已经回去准备,一会儿就要一起逃狱了。”我笑着说。

  “王义大哥真的已经好了?我说他刚才路过我们囚室的时候,使劲儿地对我眨眼呢,看来你们说的果然不假。”原来何沫冰认识王义,这就好办多了。

  我把强酸注射器交到她手上,然后吩咐了她几句,同样是推出门外,如法炮制,长话短说,六间囚室的人都被我治好了一个,华山也如愿以偿地见到了他的儿子——华天阳!

  “你儿子的名字比你的好听多了。”我对华山说道,龙虎山也点了点头。

  “你也不看看他老子是谁!”华山自豪地说道。

  我和龙虎山对视一眼,同时说道:“对呀,华山的老子是谁呢?”

  …………

  生死存亡的一刻终于来临了,只要我们合力干掉大厅的几个看守,不出意外的情况下我们就能通过下水道成功逃脱,所以时间对于我们来说是紧迫的,一定要赶在他们发现有人闯入之前动手。

  我用打火机把实验室里书柜上的研究资料点燃,这可都是那个白胡子医生的研究成果,如果不是因为携带不方便我还真像偷出去研究研究,然后我和龙虎山、华山从实验室里悄悄爬了出来,将门关得死死的,我们的斜对面就是囚室,左手边的沙发上坐着7个看守,这么半天了他们还在津津有味地看着电影,可想而知他们的生活是多么的乏味。

  “龙虎山,把你的掌心雷给我一个。”我悄悄对龙虎山说道。

  “掌心雷?什么东西?”关键时刻,这小子竟然说他不知道,气得我用中指使劲戳着他的腮帮子。

  “哦,知道了,你说的是这个玩意儿吧,我那天就是吹牛的,这其实就是普通的铁球……”龙虎山掏出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铁球交到我的手上。

  我鄙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把铁球放到了地上,轻轻用手一推,铁球冲着对面的囚室滚了过去。

  我用的力道很轻,再加上地面很平摊,那些看守又看的全神贯注,最关键的,是因为电视放的声音有点大,啊啊地声音连贯起来就算有人从他们身后走过,他们也会以为是360度环绕立体声……

  “铛!”铁球正中一号囚室的铁门,只见铁门略微晃动了一下,四个角同时断裂,里边一个人把铁门轻轻地搬进了囚室,然后何沫冰的小脑袋就探了出来,左右看了看,最后看到我们三个并排着趴在她的对面,朝我们笑了笑,然后比划了个剪刀手,我们三个的双手都撑着地,没有办法回应她,只能抬了几下头示意她赶紧去通知其他人,结果这一动,身子开始随着脑袋上下起伏,何沫冰的脸唰地就红了……

  何沫冰赶忙缩回了脑袋,片刻后,四五个脑袋又伸了出来,然后同时向我们比画着,我慢慢地爬到龙虎山的身上,然后放开了我的双手,示意他们悄悄爬过来,如果被看守发现,就两边同时向这七个守卫攻击,如果没能将他们全部击倒,或者是发出了很大的声响,大家就一起向下水道冲,先跑出去再说。

  把这些信息和他们几个交流完,我的两手累得差点儿抽筋,真不知道我是怎么比画出来的。

  对面几人点点头,看着我的手势:“三……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