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三十八章 骂名我来背

第三十八章 骂名我来背

  为什么手是湿漉漉的呢,因为我捏碎了口袋里的一小瓶液体,这个东西是我今天下午专门为了应付飞僵准备的,因为当时还不知道到底要面对多少敌人,一个飞僵龙虎山应付起来很从容,可要是两个、三个,那就有些麻烦了,而我这样的除了螟虫还能算拿得出手的手段,可凡事都有个万一,于是我准备了另一个保命的手段。

  小瓶里的液体是专门按照防腐术里的配方调制的,能够在一定时间内软化僵尸的皮肤,使其与人类的皮肤一样柔软,方便为他们治疗,只不过这个用处被我利用了一下而已。

  满手的软化液被我一把涂抹在苏麃锋的肚子上,强烈的渗透性马上使得液体钻进了衣服,然后渗透进了苏麃锋的皮肤。

  苏麃锋被我摸得有些意外,本来以为我会趁这个机会打他一拳,或者是给他一刀,这些他都不在乎,对于实力弱小的我根本就没放在眼里,所以连挡都没挡,他现在的目的就是把张慧珊救下来。

  由于我的手一直紧紧地掐住张慧珊的咽喉,只要稍微一用力就能把她的整个喉管掐碎,虽说她是僵尸也不可能完好地活下去,如果我心肠更狠毒一些,将她的脊椎一同拗断,那张慧珊就算能保住命也只能当个植物人儿了。

  所以苏麃锋打起来有些拘手拘脚,既害怕打伤张慧珊,又害怕我一不小心伤害到她,所以苏麃锋动作也就缓慢了下来。

  我的目的达到了,现在已经可以控制局势,不过从我内心来讲,利用女人这么干实在不是件光彩的事,这也就是为什么华山刚才犹豫不决的原因,从这种意义上讲,我们都是一路人,可是有一件事我现在最清楚,就是我不这么做的话,我的兄弟就会死,为了我兄弟的命,这件缺德的事情我干了,所有的骂名我来背,只要能击退苏麃锋,把所有人安全地送出去。

  苏麃锋越打越窝火,只要他的拳头打过来,我就往张慧珊身后一躲,然后趁机再偷袭他一下,一向自视极高的苏麃锋又怎么能受得了这样的戏弄,越打心里的愤怒越盛,愤怒越盛手脚就越毛躁,越是毛躁就越容易露出破绽,终于让我等到了机会,苏麃锋露出了肚子上的大片空挡,我连忙抽手从后腰一抓,抽出来三只塑料注射器,甩手扔向了苏麃锋的肚子。

  苏麃锋不知道我扔出的是什么东西,下意识地挥手一挡,将其中两支注射器打落,不过最后一支准确地扎进了苏麃锋的肚子。

  顿时苏麃锋浑身一阵,然后瞪大眼睛看着我:“怎么可能,为什么能扎得进去……”

  不过我没有回答他,而是一松手把手里的张慧珊放到地上,走到苏麃锋的面前把他肚子上的注射器拔了出来。

  苏麃锋攥起拳头要打我,可惜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一阵剧烈地眩晕使得他再也站立不住,扑通一声坐在地上,满口狂喷白沫,四肢开始无规则地抽搐。

  所有还清醒的人都傻眼了,根本就不知道我是如何凭借一只小小的注射器就把这么厉害的苏麃锋干掉的,纷纷对我投来了无限敬仰的目光。

  他们不清楚,我是再明白不过,因为我就曾经深受其害,刚才我先用软化剂把苏麃锋的肚皮软化成和普通人一样,然后甩出的那三只注射器里其实都有半管儿猪血,注射器的针头部分我做了一个小巧的真空装置,一旦刺入皮肤后,装置触发,将注射器里的猪血吸到针头里,然后打入苏麃锋的身体,满满三十毫升腐血,我就不信他能挺得住。

  “洛西,你没事吧?”黄衫从小箱货里跑下来,扶住我问道。

  “没事,你先和刘奇把他们装进车里,这里太危险,咱们要赶紧离开,对了,把那些遮盖僵气的药膏给他们都抹上。”我现在精神一松,再加上固定身上断骨的僵气也在不停的损耗,疼痛感越来越强烈,只好勉强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所有人都被装进了车箱,我和黄衫坐在驾驶室里,刘奇开着车带着我们一车的僵尸朝市郊开区,然后顺着国道直奔我们学校所在的陵阳市,至于苏麃锋和张慧珊,我只是把他们两个扔到了路边了事,至于张慧珊醒后如何,苏麃锋能不能挺过那三十毫升腐血,可就是他们的事了。

  “洛西,你的伤怎么样?”黄衫见我不停的呲牙咧嘴,关切地问道。

  “我疼啊,快给我揉揉!”我不敢看她的脸,一脑袋扎进她的怀里让她给我疗伤……

  可是就在我向前边扫视的时候,顿时浑身一僵,赶紧把黄衫拉低,让她趴在了我躺倒的身上,我们现在竟然保持了一个标准的六九姿势……

  一旁的刘奇看了看我们,叹道:“现在的年轻人……”

  “想什么呢,不要看我,不要说话,更加不要紧张,好好开你的车。”我死死地透过缝隙瞪着不远处正迎面朝我们走过来的两个人,小声地吩咐刘奇。

  刘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倒也没说什么,一边开车一边还哼起了小曲。

  我们车的正前方,一男一女两个人正交谈着朝市区内走去,那男的我不认识,那女的我可再熟悉不过,一身短小精悍的短裙,丰满揉匀的身材,正是和我有过两次照面的丁宁……

  两个人和我们的车算是擦肩而过,丁宁下意识地朝我们的车看了一看,看她的样子略微有一些迟疑,不过还没等她有所动作,开车的刘奇可不干了,拉开车窗,朝着丁宁呸地一口吐了口痰,大声骂道:“看什么看,有人行道不走,跑机动车道上来找死啊!”

  顿时我的心脏就像被压路机来回碾了十次,彻底地碎了,真不知道我上辈子欠刘奇什么了,这辈子要我用命来还吗?

  我们的车和他们两个擦肩而过,从倒车镜里我能看到丁宁转过了身,然后立马就要动手的样子,我真想一脚把刘奇踹出去,让丁宁随意发落,可是我实在是不会开车……

  幸好,那个男的拉了丁宁一把,看样子好像不愿多生事端,两个人扭头继续赶路了。

  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把已经提到嗓子眼的心脏塞了回去,指着刘奇破口大骂:“你麻的,我躲还躲不及,你还敢找呗她,你找到她是谁吗?一个屁都能把你蹦出血来,我看你就是我的灾星,跟你在一块儿就遇不到好事儿,哎呦不行,疼……”我哀嚎一声又摔倒在黄衫的怀里。

  刘奇被我骂得一愣,他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了,可是又不敢还嘴,只能摇了摇头继续开车。

  之后的行程很顺利,除了龙虎山外我们所有受伤的人都是僵尸,外伤的恢复能力极强,大概快天亮的时候所有人都好了很多。

  就要进入陵阳市了,我们这么多人也没地方去呀,总不能把他们都带回学校吧,那里已经不安全了,没准哪天丁宁就会又来捣乱,所以一定要找个安全又隐蔽的地方把他们藏起来,可是这么短的时间到哪去找呢,虽然我现在已经是千万富翁,对于这种路数还是没有上道,不过我却想起了一个人——刘三儿。

  我一个电话就给刘三儿打了过去,此时他还在宿舍睡觉,电话拨后响了半分钟他才接通:“洛西老大呀,你这两天跑哪去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

  “废话少说,给我找个宽敞的地下室,最少四百平!”

  “老大,你这不难为我吗,在陵阳市我可没那么大的势力,对了,我想起一个人来,他绝逼能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