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四十章 这是个组织

第四十章 这是个组织

  “我能有什么阴谋,咱们是互助互利的友好关系,你拉起了队伍,就可以跟我一块儿去天坑,到时候咱们二十来个人围殴绿指尸僵,说不定就能得到你一直寻找的尸玉。”龙虎山尖着嗓子喊道。

  “就是就是!”所有人都附和道

  我听了松开了手,心里一个劲儿地嘀咕,对呀,这么多僵尸去天坑的话,胜算的确大了很多,而且那里有十八具尸僵和一具绿指尸僵,极有可能找到尸玉,况且我现在钱也有了,基地也有了,队伍也有了,只要登高一呼,立马群起而应之……

  而且看他们跃跃欲试的样子,大有我不答应决不罢休之势,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了一个僵尸防腐师对于一个僵尸族群的重要性,难怪天尸族的丁宁见了我的手段就开始拉拢我呢。

  “好,既然大家都决定了,我再反对就太没意思了,以后咱们就是血尸族的新贵,等咱们找到尸玉,将头尸救活,再铲除天尸族,报仇雪恨!”我看着面前的众人说道。

  “头尸不头尸的,我们只听你洛西的话,对吧!”华山大声地问身后的人们。

  “没错,你就是我们的老大!”所有人一起大声喊道。

  防腐师,多么有号召力的一个职业,所有僵尸的生死都把握在防腐师的手里,我现在的心情很波澜,虽然早就知道了以我现在的防腐技术,聚拢一些僵尸在身边没有问题,可没想到会这么突然,一夜之间就已经有了十八个僵尸手下,这也让我有了对抗天尸族的底气,虽然他们的手下众多,可我们慢慢积蓄,总有一天能够超越天尸族,到时候就真正的拜托了他们的威胁。

  对于眼前的这些人,我丝毫不用担心他们的忠心,将心比心,如果有人也冒着生命危险把我从防守那么严密的实验室里救出来,我同样会死心塌地地跟着他,更何况我还能为他们解除身体上的病痛。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我让刘奇开着箱货回了省里,这小子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毕竟没有他我也碰不上这些僵尸,拉不起这样规模的队伍,所以我没有为难他就放他走了,之后又到家具城挑选了许多家具,反正我现在有的是钱,把地下室每间工作室都重新布置了一遍,华山等人自由结组,住进了自己的新家,由于这次救回来的人大部分都是一家人,或者是十分亲密的朋友,所以也就没人要求回自己以前的家,其实说起来也没有回去的必要了,既然已经成了僵尸,所有以前的东西都已经没有用了,什么工作房产,钱财保险,对于僵尸来说都是狗屁。

  学校我和黄衫一直没有回去,得罪了张教授,回去以后肯定要被穿小鞋,还是在外边呆一阵缓和一下再说,到时候只要交给刘三儿,一个电话就能让张教授屁颠屁颠地妥协。

  刘三儿和杨小姐倒是来了工厂两次,见我把这里装修的跟酒店似的,纷纷朝我投来了淫*荡的微笑,我只是一笑了之。

  转眼间,就过去了一周,这天龙虎山找到我说道:“洛西,这里的事情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这些天我一直在研究我先祖的十八尸僵的困阵,想要入阵很简单,但是如果邪魂要强闯的话,困阵就会开启,到时候咱们想进去可就难了,为了做好万一的准备,我还有一些东西要准备,但是其中有一种实在是难找!”

  “什么东西这么稀奇,连您这种浑身异宝的大仙都没有?”我还在耿耿于怀他的臭豆腐,所以借机挖苦道。

  “唉,一十八枚八卦山鬼花钱,其实这山鬼花钱有的是,一般的古玩店里都能找到几枚,不过我需要的不是这种普通货,必须是生坑罐装朱砂锈山鬼,这朱砂锈不是平常所说的锈色,而是真正的朱砂,所以十分难找。”龙虎山叹口气说道。

  我是学考古专业的,他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一般出土的钱币很少有花钱,即使有很少同时出土同一种,更何况要一十八枚这么多,还要带着朱砂锈,可以说是万中无一,即便是真有这种东西,也早就你买一个我买一个,不知道分散到谁家里去了。

  “这可难了,几天的时间太仓促了,没有这个不行吗?”我摇着头问道。

  “行是行,只怕到时候困阵开启,咱们不是被困死在里边,就是被挡在外边,眼睁睁地看着邪魂放走绿指尸僵。”龙虎山说道。

  “好吧,我来想想办法。”我掏出手机,拨通了刘三儿的电话,毕竟这种出土的东西,这小子是最在行的。

  电话接通后,我把需要的东西向他描述了一边,结果这小子直接告诉我不可能找到,因为数量太多了,气得我直麻他娘。

  “嘿嘿,你再骂我也没用,反正这种东西我是找不来,不过别人也许有办法。”刘三儿坏笑着说。

  我一听就知道有门儿,这小子太鬼道了,连忙问谁能找到这种东西。

  “这种偏门儿的东西我们土官儿是不要的,你真要想找的话就找老二。”刘三儿说道。

  “老二?咱们宿舍的老二?”我不可置信地问道。

  “没错,老二王泽凉。”

  “你麻的,怎么一有事你就推给别人。”让刘三儿气得我破口大骂,宿舍的老二我是最清楚不过,一天到晚除了泡妞就是自己琢磨学习,怎么这种偏门儿地再也不能再偏的东西他能找到?

  “老大,现在这个年代什么最重要,人脉!人脉!还是人脉!听我的没错,他小子绝对能帮你,我现在就去找他,一会儿给你消息。”刘三儿急匆匆地挂了电话。

  我傻了,跟我同宿舍的都是些什么人呀,贼二代、官二代、还有个不知道什么身份的神秘人,如果我不是阴错阳差地变成了僵尸,那么我就是宿舍里唯一一个纯屌丝……

  没多一会儿,刘三儿就传回消息,说老二王泽凉明天带我去拜会他的爷爷,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爷爷可以帮我找到我想要的东西,当我问他爷爷是谁是,刘三儿回答:“王仁天!”

  乖乖,我们全市,乃至全省最大的古董书藏家,光是他老人家名下的古玩店就不下六十家,遍布在全国各地,而且时常出现在各类电视收藏类节目里,真没想到一直在宿舍里不显山不显水的老二(这个称号实在不好听,以后就直呼姓名吧)居然是他老人家的孙子……

  看来我想的没错,我是个纯屌丝,还是个一直被蒙在鼓里的纯屌丝。

  第二天一大早,我刚要出去,憋了好几天的王义等人都要跟着我出去放放风,被我无情地拒绝了,答应回来的时候给他们每人带串糖葫芦后,只带着龙虎山和华山出了工厂,坐着城郊直达的305路赶往事先约好的地点,唉,不会开车真不方便,现在虽然大把大把的钞票在口袋里,可是出门之后连个比都装不了,我发誓,等我从天坑回来一定要去考个本儿,而且绝对不交保过费!

  我们在关帝庙下了车,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和卖冰棍儿的小姑娘打屁的王泽凉。

  “老二!”我挥着手朝他打着招呼,引来无数路人侧目。

  王泽凉满脸尴尬地喝小姑娘告别,然后颠颠儿地跑了过来:“怎么才来,这些天你小子跑哪去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

  “哈哈哈,你现在不是见到尸了吗!”我笑着说。

  “搞屁啊,跟我来吧,我爷爷家就在前边!”王泽凉带着我们几个朝关帝庙的方向走去。

  “你爷爷住庙里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