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四十一章 梦回前朝

第四十一章 梦回前朝

  “别逗了洛西,你当我爷爷是和尚?他老人家爱清静,在关帝庙后边不远有个宅子,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在这儿静养。”王泽凉说道。

  “哦,我说呢,你爷爷要是和尚你小子是从哪蹦出来的。”

  王泽凉知道我说话不着边,也就没搭理我,带着我们直接从关帝庙的侧墙穿了过去,又向前走了大概一百多米,来到一处古朴的大宅子面前。

  整个宅子足足有五六亩大小,像个小足球场似的,青砖楼阁,红木金漆,俨然一副古代深宅的意思。

  王泽凉啪啪啪拍了三下门,就听吱嘎一声,一个身穿长褂的老头儿把门打开,见到王泽凉笑着说道:“小少爷来啦,老爷在正堂喝茶。”

  我靠,顿时我和龙虎山、华山三人被人家的气质给震慑住了:“拍电视剧呢?想返古也不用来真的吧,一个看门儿的老大爷都弄得跟过去的下人一个模样。”

  不过这话我却不敢说出来,毕竟一个人有一个人的生活习惯,人家有钱爱怎么瞎搞就怎么瞎搞,只是不知道这王仁天老爷子是不是也像过去的土财主一样,弄一身金边土豪装,再或者是个古板的老学究,如果他老人家口味重点儿,是不是还要搞一身西门吹雪的衣服穿穿……

  王泽凉招呼我们一声,当先进了院中,我们三个赶紧跟在他的身后,听说过去的古宅九曲十八盘,一个跟不紧就容易走丢了,我可不想让人家误会我是来图谋不轨的。

  一进门,果然和电视里一样,随处可见青竹花草,古树石桌,布置得十分清幽,不时还有丫鬟来回走动,让我仿佛置身于古代大户庭院之中,就是不知道这家有没有两个漂亮的大小姐让我勾搭勾搭。

  “泽凉,你爷爷家太夸张了吧,有钱也不用这么遭呀。”我悄悄在王泽凉的耳边说道。

  王泽凉得意地笑了笑:“这算什么,我老爹家比这儿厉害多了,他是个西游迷,在岭南买了座山,弄了个花果山水帘洞,整天跟一帮猴子深居简出。”

  我不由地朝他伸出了大拇指:“牛,这么说来你也跟你老爹一块儿钻猴山了?”

  “哪啊,我自己有房子,叫‘酒池肉林’!”

  “……”

  我们几个在王泽凉的带领下,没走多远就来到了正堂,王泽凉轻咳了一声,然后带着我们三个走了进去。

  只见内堂中的陈设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奢华,反倒十分简朴,左右摆放着两排博古架,上边陈列着一些瓷器和玉雕,随便扫了一眼就能看出,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正前方的墙上挂着一幅大字:琴心剑胆,写的十分气势,铁钩银划,如果我猜的不错,必定是出自王泽凉的爷爷王仁天的手笔,看来这老爷子是个果敢异常的人。

  字的下方是一张条案,上边摆放着三对瓷瓶和一架鸣钟,寓意着终身平静,条案的前方是一张八仙桌,两张太师椅分为左右摆放在八仙桌旁,在左右两边的博古架前一米远处,各摆放着三张小一点的太师椅。

  而就在八仙桌旁,一个满头银发,面若朗星,穿了一身浑白的长衫,灯笼裤,脚穿靸鞋,正端着茶杯轻抿。

  “爷爷!”王泽凉上前几步,站在正堂中间弯腰道。

  我一旁的华山双手抱拳同样弯腰拜见,龙虎山则是单手掐了个不知道什么诀,朝王泽凉的爷爷弯腰问好。

  “靠,这都是什么路数,我改弄个什么手势才对。”我见他们各不相同,也不知道跟谁才好,只能右手一搭左手,抱拳弯腰。

  只见王仁天老爷子略一错愕,随即轻笑了一声,继续喝茶。

  我一旁的华山看了我的手势,满头大汗地小声说:“错了,左手搭右手是拱手礼,右手搭左手是凶拜,你是要恭祝人家家里出祸事吗?”

  ……这下可丢大人了,顿时我就感觉整个后背冷汗直流,赶紧把手势换过来。

  “你们来了?都坐吧。”王老爷子笑着看了看我,然后吩咐道。

  我们四个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分左右坐下。

  “你们的事儿泽凉都在电话里对我说了,十八个同样朱砂锈的山鬼,这可是不太好凑,需要点儿时间,你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儿,估计一个小时以后就会有消息。”王老爷子淡淡地说道。

  “为了我们这些小事儿,还要麻烦您老人家,实在是汗颜。”我学着电视里的强调说道。

  王老爷子听了,虽然没有笑出声,可我能够看得出他憋得很难受。

  “你们都是泽凉的同学,来了我这儿就不要太拘束,平时怎么说话现在就还怎么说,你这孩子要不就是心思比较重,要不就是脑筋太直。”

  “爷爷说的对,他绝对是后者。”龙虎山听了王老爷子的话,连忙帮腔道。

  众人听了哈哈一笑,气氛立马不像先前那样尴尬了。

  “如果我看的不错,你师承太平道,又叫五斗米,现在还能有人传承,实在是难能可贵。”王老爷子看着龙虎山说道。

  龙虎山听了马上站起:“您老真是慧眼,小子龙虎山!”

  王老爷子点点头,又对华山说道:“这位小友体型匀称,下盘略显轻浮,不过步伐进退有致,双臂挥动如风,应该是练过技击一类,而且还学习过国术,我说得可对呀?”

  华山听了顿时大喜,起身拱手道:“爷爷果然眼力非凡,我是市散打队的华山,小时候学过两年的鹰爪拳,而且时有练习。”

  王老爷子示意龙虎山和华山坐下,然后看了看我,摇着头说道:“你这个人,浮夸中略带稚嫩,轻浮中略显直刚,用句现在的话说,你就是个矛盾综合体!”

  “爷爷您好,我叫洛西!”我傻眼了,这老爷子说的真是太对了,我看他除了我内裤的颜色不知道外,其他任何东西都被他看了个一清二楚。

  “我这个人有两个爱好,一个就是喜欢收集古玩字画,再一个就是嗜武如痴,今天既然让我碰上了散打队的高手,我可不能失之交臂,走,陪爷爷到院子里去走两圈。”王老爷子突然走过来,一把拉住华山说道。

  “爷爷,我是晚辈,怎么敢在您面前造次。”华山连忙推辞,现在的他可跟以前不一样了,力大无穷,出手就是断石裂碑,更何况王老爷子都这把年纪了,万一有个好歹怎么办,而且这次还是有求于人家。

  “华山,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爷爷这么高的身份,让你陪他练练都不行,你放心,我爷爷已经打败过好几个散打冠军了,你绝对伤不到他老人家。”王泽凉在一旁煽风点火道,

  我们三个心里暗骂了他一句,这小子真是混蛋,爷爷的命都不管不顾了。

  看王老爷子那兴致冲冲的样子,估计华山不下场是不行了,我只能悄声对他说道:“站着挨打就行,千万别反抗……”

  华山无奈地点了点头,随着王老爷子来到了院中。

  说实在的,我和龙虎山、华山心里都没底,这老爷子就算再能打也不可能是华山的对手,而华山却不能赢他,又要输地像模像样的,对于现在出手连自己都害怕的华山来说,实在是件难事。

  “好,来吧。”两个人摆好架势,王老爷子说道。

  华山犹豫了一下,没敢出手,怕一不小心把王老爷子打死,可是看在王老爷子的眼里,却成了另一种意味。

  “好,既然你看不起我这老头子,那我就来了,着家伙……”王老爷子突然一上步,一拳直捣华山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