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四十四章 邪魂偷人

第四十四章 邪魂偷人

  “啪!”这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扇在了那年轻人的脸上,这小子原地转了三圈还就真的醒了过来,晃晃悠悠地没有摔倒:“我是这是哪啊?”

  我们四人谁也没有说话,一脸阴笑地瞪着他,这小子借助窗外的月光看到我们恐怖的表情,终于想起了自己身在何处。

  “各位大哥大姐,我走错了,咱们回见啊!”说完他就要溜,结果被华山一脚又踢了回来。

  “说,你是谁?到这来干什么?”华山一把抓住他的脖领子问道。

  “我……我我叫王四儿,到,到我爷爷家来睡觉。”年轻人结结巴巴地回答。

  “王四儿?咱们刚才和老大爷闲聊的时候,好像听他说他的叔伯孙子就叫王四儿,对吧。”华山扭头对我说道。

  我点点头,看了看王四儿,应该没有撒谎:“你既然要睡觉,为什么后半夜才来?还敢非礼我们黄大小姐?”

  “我……我也不想呀,我在我家睡到半夜,听见隔壁有人叫唤,我好奇扒着墙头一看,乖乖,闹鬼了,吓得我头都没敢回就跑我爷家来了,一般这个点儿他早睡着了,我就翻墙头跳进来了,谁知道刚一上炕就被这个姑奶奶给踹地上了……”王四儿哭丧着脸说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们四个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黄衫拍了王四儿脑门一巴掌说道:“你家在哪呢?”

  “村西头的老槐树下边,怎么了?”王四儿奇怪地问。

  “没事,你爷爷在西屋睡觉呢,你也过去吧。”黄衫瞪了他一眼说道。

  “哦!”王四儿捂着脑袋屁股朝西屋跑去。

  见他进了屋,我小声对他们几个说:“听到了吧,闹鬼儿了!”

  “恩,看来邪魂已经到了,后天就是十五,这魔头一定会抓几个活人来替她破阵,咱们怎么办?”龙虎山说道。

  “黄衫你在家呆着,华山你今晚就守在院子里,保护他们的安全,我和虎山去看看,如果明天早上我们还没回来,那你们就去村里打听天坑的下落,然后直接去,不用等我们。”我想了想说道。

  “好,你们注意安全。”华山和黄衫点点头。

  我拿着工具箱和龙虎山出了屋,打开院门左右看了看,四周一点儿声音没有,十分安静,头顶上的月亮因为临近十五,所以特别地亮,我们两个侧身潜在阴影里,悄悄地朝村西头走去。

  由于这里是山村,没人盖楼房,所以我们一眼就看到了王四儿说的那颗老槐树,看起来至少要有百十年的树龄了,宽大的树冠把下边四五户人家都遮盖住了。

  “一会儿进去我在前边,你给我压阵。”没多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槐树下,龙虎山悄悄对我说。

  只见其中一户人家的破门敞开着,一看就知道是王四儿的家,这小子被吓得连门都忘了关。

  我点点头,那邪魂毕竟是龙虎山的祖宗抓住的,想必龙虎山也有对付她的办法,不像我,只是会使蛮力。

  紧挨着王四儿家的只有一户,看来在这个村子里还算有钱的,别人家都是木门或者是栅栏,这家却装上了两扇大铁门,而且房子也是红砖房,比起其他人的石块儿房档次要高了不少,难怪王四儿喜欢扒人家墙头。

  我们两个悄悄摸到这家大门前,龙虎山从他那个装宝贝的挎袋里边抽出一根儿弯曲的细铁条,慢慢地插进门缝里,然后左右一扭,就听嘎达一声轻响,里边的门栓被轻轻地顶开。

  “靠,你小子以前干的绝对不是好路子。”我在他后边说道。

  龙虎山扭头朝我笑笑,然后把铁条收进挎袋,把手伸进挎袋里,严阵以待地推开大门……

  结果门后的院子里连个影子都没有,更别说邪魂了。

  “王四儿那小子是不是骗咱们的?”龙虎山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户人家,根本就没有异常,连里边房屋的门都关得严严实实的。

  “应该不会吧,以我的阅历,这小子没有撒谎呀。”我摇了摇头说。

  “你的阅历?看来这小子八成没说实话。”龙虎山慢慢地摸进了院子,然后一点一点地朝正房靠近。

  在这种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时刻,我已经无心再和龙虎山斗嘴,握紧拳头跟在他身后,两只眼睛不停地在四周扫视。

  四周异常地安静,没有夜猫子的叫声,也没有一丝风响,树叶都没有半点动静,好像除了我们两个以外,其他所有的东西都是静止的。

  龙虎山小心翼翼地走到正房的门前,先是扒着窗户往里看了看,然后朝我摇了摇头,轻轻一推,房门吱嘎一声轻响左右分开,外边的月光顿时照在屋内,屋里的家具顿时披上了一层银光,让我浑身上下不自然了起来。

  龙虎山好像比我还要紧张,两只眼睛瞪得溜圆,脑袋左右摇摆,跟个大耗子似的,伸进挎袋的手不停地哆嗦,如果这时候我突然在他耳边大喊一声,估计他立马就要心脏病发……

  正房的布局和我们住的老头儿家的一样,也是三间,我们两个先来到东边这个屋,轻轻挑开门帘一看,里边空无一人,往床上一摸,被窝还是热乎的,刚才一定有人在这儿睡过,这下我们可以肯定一定是邪魂来过了。

  龙虎山朝西屋扬扬下巴,我们两个慢慢走到西屋门口,这时龙虎山的右手已经从挎袋里抽了出来,手中抓着一把黑色的粉末。

  我用手轻轻拉起门帘,龙虎山大喊一声冲了进去,扬手把那把黑色粉末撒向半空,我跟在他身后冲进了屋里,结果……里边别说邪魂了,就连活人也没一个,不过床上的两个被窝也同样还留有余温。

  “咱们来晚了,估计他们一家人都被邪魂抓走了。”龙虎山擦了一把黑漆漆的脸说道,刚才那一把黑色粉末全都罩在了他的脸上。

  “恩,你撒的这是什么东西呀,怎么这么臭?”我闻了闻味道,这些黑漆漆的粉末竟然撒发出一股又酸又臭的味儿。

  “这叫紫木,邪魂最怕这东西,就是味道不太好,否则我早就抹一身了。”龙虎山一边擦一边说道。

  对于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我早就已经习惯了,相对于臭豆腐、铁球之类的来说,这个叫紫木的东西靠谱多了。

  “咱们走吧,看来只能到天坑去等邪魂了。”我叹了口气对龙虎山说道,然后朝屋外走去。

  龙虎山也没有办法,只能跟在我的身后,我俩刚到院子里,突然嗖地一声,一团黑影从房上跳了下来,还没等我俩看清楚他的样子,就又猛地一蹿跃上墙头不见了踪影。

  “邪魂!快追。”我大喊一声,两脚如飞追了出去,龙虎山也使出全力跟在了他的身后。

  龙虎山这小子不知道怎么回事,跑起来居然比我还快,在村子里左窜右跳,上墙爬树,跟一只野猫似的,害得我差点儿跟丢,不过他却死死地咬住那团黑影不放。

  那团黑影也不时回头张望,好像心里也在纳闷,有意地领着我们在村子里兜圈子,而且还专挑不好走的地方跑,看样子是想借助村子里的障碍把我们甩掉。

  可是一连转了三圈,非但没有把我们甩掉,我们和它的距离却越来越近。

  黑影一看不行,转身跑出村子,朝正南的一座高山冲了过去。

  我和龙虎山此刻已经追红了眼,大有不抓到它誓不罢休的气势,所以丝毫没有松力,紧紧地跟在它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