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四十六章 白毛男

第四十六章 白毛男

  龙虎山一手抓住黑影,另一手从挎袋里掏出一个白乎乎地小蜡丸,捏碎后是个红灿灿的小药球,然后往嘴里一扔,咔吱咔吱地嚼了几下,呼地朝黑影吹了一口气。

  这口气和普通的气不一样,闪着红光,而且十分凶猛,吹到黑影身上立马把包裹他的黑气冲了个无影无踪,黑影的真身也就显露了出来。

  我和龙虎山仔细一看,却大吃一惊,只见这东西说是人也不像人,说是妖怪也不是妖怪,周身上下全是白毛,不过四肢和脑袋却是人的没错,披肩的白发,两只眼睛血红血红的,双手双脚无力的垂在半空,指甲最起码有一寸长。

  “洛西,白毛女是不是就这样子?”龙虎山扭头对我说。

  “看样子挺像,这东西没准就是人,没吃过盐,就成了现在这德行,不过他这头白发可是够屌的,回头我也搞一个。”我点点头答道。

  “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到这儿来,那户人家里的人是不是你抓走了。”龙虎山大声问道。

  谁知道那白毛男根本就不搭理他,依旧双眼流泪。

  “虎山,你这么问不行,对待畜生不能来硬的。”我把那东西从龙虎山的手中接过来,然后放到地上,用手指指着他说道:“小东西你听着,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解开你一条胳膊,全答完我就放了你,知道吗。”

  说完我先用手抓住他的肩膀,轻柔了几下,把肩关节的僵气收了回来,然后问道:“村里那户人家里的人是你抓的吗?”

  白毛男略微活动了一下肩膀,发觉已经完好如初,虽然还是对我们充满敌意,不过还是摇了摇头。

  “恩,不是你抓的你怎么会在他家的房顶上?”我见白毛男妥协,自豪地朝龙虎山挤了挤眼睛。

  “害怕!”白毛男看了看我们,犹豫了半天说道。

  “害怕?”我和龙虎山不解地相视一眼,然后用询问的目光看着白毛男。

  白毛男说道这儿,浑身上下开始打起了哆嗦,冷汗顺着他的双颊流了下来,看样子他没有说谎,肯定是见到了什么让他恐惧的事情。

  “我去找吃的,那家养着几只鸡,我刚钻进鸡窝,黑风就冲进了屋子,抓人走了!”白毛男断断续续地说道。

  “没错了,是邪魂,当时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就是隐身在一阵黑风里的。”我回想了一下,拍着大腿说道,然后给白毛男解开了另一个肩膀。

  “看来咱们还真是找错人了,你到底是人是妖?”龙虎山看着白毛男问道。

  “人,我从小被扔进山里,靠抓些动物活着,这几年山里的动物都快绝了,所以我就晚上到村里来偷。”白毛男说道。

  我和龙虎山点点头,这白毛男虽然是个异类,不过听他所述也没犯过多大的过错,说起来他也算是个苦命人,当初村里人把他扔掉,现在他来偷村里人,也算是一报还一报。

  “你叫什么?”我笑了笑问道。

  “我叫狐闹!”

  我和龙虎山听了哈哈大笑:“你确实是够胡闹的,这样吧,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老老实实回答的话,我就放了你。”

  “你说!”狐闹听了高兴地说道。

  “你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见没见过天坑?”我问道。

  狐闹听了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歪着脑袋仔细回想,好半天后抬头说道:“你们说的天坑是不是四周是峭壁,直削削地一个大圆坑,下边都是树木和溶洞?”

  我和龙虎山听了大喜,终于找到了天坑的下落:“天坑在哪?”

  狐闹见了我们急切的样子,谨慎地说道:“你们先放了我,我就告诉你们!”

  这小东西,还跟我耍心机,不过有我和龙虎山在也不怕他跑了,于是我三两下把他脚上的僵气收了回来,狐闹高兴地一跃而起,活动了一下四肢。

  “那地方我也说不清楚,就在咱们的正南方向,如果你们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带你们去。”狐闹笑着对我俩说道。

  我和龙虎山对望了一眼,没想到这从山里长大的孩子也学会趁火打劫了,那些一直生活在花花世界里的小朋友们又该机灵成什么样,顿时我俩就产生了一种危机感。

  “什么条件?”我问道。

  狐闹看了看我们,说道:“把你刚才定住我的功夫教给我!”

  靠,居然要学我的防腐术,这小子可不是一般的黑,比我这向来贼不走空的贼祖宗还黑。

  “这个你学不来,虽然你身体很壮,可是你还是个人,你看看他,哪里还像人?那种功夫只有不是人的东西才能学。”龙虎山掏出一把弹簧刀,用刀尖在我身上乱捅着说道。

  我一把把他的弹簧刀抢了过来,嘎嘣嘎嘣地嚼了个稀烂,然后吐在地上:“换个其他的吧!”

  狐闹看着我咋了咋舌,说:“要不就把你的蜡丸给我十几个。”这回狐闹把主意打到了龙虎山身上。

  “你知道那个蜡丸做一个要多少钱吗,三千块,还十几个,美死你!”龙虎山掏出两个扔给他:“给你俩玩儿去。”

  狐闹身手接过,笑嘻嘻地揣进了怀里:“好吧,我就带你们走一趟吧,不过路不好走,你们可跟紧了。”

  说完,狐闹转身朝正南方向跑去,不过速度不是很快,看样子没有要逃跑的迹象,我也就任由他从我的身边跳了过去,我抓起工具箱和龙虎山紧紧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狐闹回头看了看我们,然后直接朝前方的一座高山跑了过去,这座山晚上看起来黑漆漆地,在月光的照耀下能够看到上边全是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而且山势奇陡无比,看起来平时也很难有人在山上穿行,如果天坑真的是那里,却也印证了村里人不知道天坑的事实。

  所以我和龙虎山不疑有它,跟着狐闹就上了山,只见他左窜右跳,在山涧中来回穿梭,就连那些只有一指宽的羊肠小道他也能行走如飞,就像在自家后院散布似的,我还好一点,凭借身躯的灵巧和力量勉强能够跟上狐闹,龙虎山可就惨了,一些地方根本就下不去腿,让他用手指抓着峭壁过吧,他又没那么大的力气,气得我一把抓住他的脖领子,跟抓小鸡子似的在悬崖上跑着……

  “洛西,你可千万要抓住了,否则我就直接成仙成佛了,到时候抢了你主角的风头可别怪我。”龙虎山紧张地对我说道。

  这不能怪他胆小,每次我在岩石边转弯的时候,他都会在空中来个九十度大漂移,同时他还能看到自己身下的万丈深渊,有时候为了安全的通过险壑,我还要把他扔上半空,等我跳过去以后再接住他,也有时根本就不能同时过两个人,我就折下一根粗树枝,然后穿在他的脖领子上,把他插在悬崖上挂着……

  一个小时后,我们终于从山上下来了,龙虎山的脸都已经吓得像白纸一样,在落地的一刹那就瘫软在地,好半天才缓了过来,狐闹左右看了看,用手一指前边的一处山涧:“从这里穿过去,尽头有一个溶洞,溶洞的另一个出口就是天坑的底部,我走了,你们自己去吧。”

  狐闹说完转身就要走,我一把将他拦住:“别呀,送佛送到西,里边的道路我们也不熟悉,你带我们走一遍再走也不迟啊。”

  光是山涧我还不怵,关键是那个溶洞,里边千穿百孔,鬼知道怎么才能走出去,所以听了狐闹的话我就想让他带着我们进到天坑,然后我们再原路返回带黄衫他们过来。

  “好吧,跟我来……”狐闹转身朝山涧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