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四十七章 撑死你丫的

第四十七章 撑死你丫的

  幸好让狐闹带路,否则只有我们两个的话一定会迷失在山涧中,从外边看这条山涧不宽,可是进来以后才发现,里边竟然深有百十来米,而且越到下边越大,植被茂盛湿气散不出去,形成了浓浓地雾瘴,离自己四五米远就看不清了。

  “狐闹,你走慢点儿,我朋友跟不上了。”我一边大声朝前边的狐闹喊道,一边扶着气喘吁吁的龙虎山。

  说起来不能怪龙虎山体质弱,主要他还是个人,跟我和狐闹不一样,再加上先前在悬崖峭壁上吓了个半死,现在还能站着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洛西,这荒山野岭的,你可千万被丢下我,大不了回去我请你吃饭。”龙虎山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

  “得了吧你,上次你一顿饭干掉我一个月的伙食费,虽说我现在是大款了,可也禁不住你这么折腾,哎你说,我怎么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呢?”我撇了他一眼小声说道。

  “是啊,好像是,哪不对呢?”龙虎山摇晃了几下脑袋,想不出来。

  我压根儿就没指望他,看他现在随时都要呕吐的样子,脑袋里估计也是一锅粥。

  大概在山涧底走了一个小时,我们来到了一座大洞的门口,点点银光从里边射了出来,看来狐闹说的不假,确实是溶洞,月光透过钟乳石的折射从洞里闪了出来。

  “走吧,过了溶洞我还要赶紧去找吃的呢。”狐闹说完径直朝洞内走去。

  我和龙虎山跟在了他的身后,从外边看里边黑漆漆地,只有点点银光,可是到了里边才发现,越是往里走越亮,钟乳石也多了起来,石笋石柱石蘑菇应有尽有,十分壮观,点点晶莹剔透的泉水顺着钟乳石滴落下来。

  “真漂亮,幸好这里没被科考队发现,否则早就被开发成旅游景点儿了。”龙虎山看着洞里的美景说道:“就是空气有些不好,怎么有股酸味?”

  其实我也发现了,空气中弥漫这一股难闻的气味,刚开始还很弱,越是往里越强烈:“不好,这不是酸味,这是骚味,狐狸骚气!”

  我心中暗道不好,这种气味我以前在狐狸饲养场闻到过,只有狐狸窝里才会有,一瞬间我心里一直认为不妥的东西出现在我的脑海中,狐闹既然是自己生活在山中的野孩子,那他身上的黑气是怎么回事,而且看样子还不是什么正经路数,他把我们俩带到这儿绝对没安好心。

  这时我们前边的狐闹已经笑嘻嘻地转过了身,眼神中充满了狡黠,跟先前简直判若两人。

  此时此刻我已经可以肯定,我们上了这小子的当了,先前他对我们示弱是假,见我们找天坑然后提条件是为了迷惑我们,而且在入山涧时假装要离开也是为了让我们确信他没有恶意,这小子,完全把我们的思维都算计了一遍。

  “好你个骚包,看我怎么收拾你!”我大喊一声,一脚把龙虎山踹了出去,然后合身朝狐闹冲了过去。

  可是还没等我靠近他,只见半空中突然飘过来一颗暗红色的小圆珠,圆珠上竟然还燃着红黑相间的火焰,在看到珠子的一瞬间,我的头好像被人猛地用锤子砸了一下,嗡地一声天旋地转了起来,龙虎山和我的情况也差不多,甚至比我还惨,原本就被我踹在了地上,现在扑腾了两下,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不过他临晕倒说了三个字:“燃魂珠……”

  我已经没心思再管什么狗屁珠子了,只知道如果我俩落在狐闹的手上,八成是要死翘翘了,可是我让我现在死的话,我还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呢,手头上的一千万还没花掉,总不能刚从屌丝变土豪就直接被打成原形了吧,甚至比原形更惨,夏月和仇天也没救活,一帮子苦命的僵尸们等着我养活,学业也没完成,父母也没孝敬,唉,太多太多的事要做……

  扑通,我也摔倒在地,眼神中满是不甘,能够看到狐闹笑嘻嘻地走到我面前,然后鄙夷地看了我一眼,伸出爪子来就要掐我的脖子,突然听到有人轻声地咳嗽了一下,狐闹顿时松开了手掌,规规矩矩地站在我的旁边。

  我现在脑袋已经短路,但是还能够看到眼前的一切,只不过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把它们组织在一起……

  “娘,您出来了,小心一些!”我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一头像藏獒一般大小的狐狸,浑身上下火红火红的毛发,两只眼睛也通红地像是要喷出火来,不过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地,好像没有半分力气一样,狐闹连忙上前搀扶住她。

  只见这火狐狸看了看我和龙虎山,朝狐闹轻轻地点了点头,眼神中出现一丝赞许,狐闹大喜,十分恭敬地扶着火狐狸围着我俩转了一圈。

  “你干得不错,为娘多年前受了重伤,现在身子虚得很,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条理好,否则也不会要你去摄两个人回来,你要记住,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千万不能听信他们的鬼话,知道吗?”火狐狸竟然开口说了人话,而且狐闹还对她唯唯是从,看样子他被人扔到山里以后,就是这火狐狸把他养了起来。

  “孩儿记住了。”狐闹点头答应。

  “恩,你出洞去吧,为娘要用他们两个的精元疗伤了。”火狐狸虚弱地说道。

  “是,娘您小心些,别累着。”狐闹轻声嘱咐,然后朝洞外走去。

  火狐狸见他出洞,眼神中却丝毫没有爱惜,眼神一眯轻声说道:“八十一个男子精元,现在已经有了八十个,等你到了十八岁,为娘就为你解脱!”

  火狐狸慢步走到我的跟前,伸出舌头舔了舔流着哈喇子的嘴唇,轻轻地笑了两声,听得我直发毛,要不是我现在思维在短路,我真想在它耳边用铁铲狠狠地铲一铲锅底,让它也知道什么是发自内心的膈应!

  咔哧,火狐狸一嘴咬住我的脖子,只听哎呦一声,它又把嘴松开了,一只爪子捂着腮帮子开始叫唤:“这小子的肉怎么这么硬啊,差点儿把老娘的牙给嗝掉。”

  火狐狸用爪子扒拉了一下我的脑袋,然后露出了我的大动脉,这次她可不敢冒失了,用牙齿比划好了,狠狠一合嘴,四颗尖厉的牙齿直接刺进了我的动脉里,鲜血顺着伤口直接嗞进了火狐狸的嘴里。

  “嗯!”火狐狸舒畅地呻吟了一声,咕咚咕咚地嘬了起来。

  我的血呀,正在以每秒钟五十CC的速度飞速流逝,我浑身的机能在飞速下降,我已经能够感觉到我的头晕在加剧,我的心跳在减慢……

  十分钟过去了,我仍然在坚持,火狐狸也还在不停地嘬……

  二十分钟……我继续坚持,火狐狸已经半天才嘬一口了……

  半小时,我的身体已经恢复了正常,火狐狸已经撑了个肚儿圆,动都动不了了。

  我居然逃过了一劫,我僵尸的体质优势在此刻迸发了夺目的光辉,火狐狸喝我血的速度竟然还比不上我的造血速度,而当着贪婪的老狐狸发觉的时候,我皮肤已经开始修复,将她的牙齿紧紧地挤在了我的肉里,再想拔出来已经不可能了……

  说来也奇怪,被火狐狸喝了我一通血,头脑渐渐地清醒了起来,等到最后火狐狸动不了的时候,我已经彻底没事了……

  “麻的,你个死狐狸,敢和老子的血,老子让你血债血偿!”我伸手把狐狸从我的脖子上拔下来你,张开大嘴咔嚓一口咬在它的脖子上,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