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四十八章 剥皮喝血

第四十八章 剥皮喝血

  狐狸血一入口,却没有想想中的那么腥臭,反而还有一种甜热的感觉,好像我喝下去的不是鲜血,而是石榴汁……

  既然味道不差,那我就不客气了,用力地嘬着火狐狸的脖子,火狐狸的四条腿儿扑通了几下,全身的血就被我抽油烟机一样的大嘴吸了个干净,顿时浑身上下舒畅无比,尤其是我的小肚子,感觉阵阵火热,好像现在有使不完的力气。

  “意犹未尽,再来两条狐狸就好了。”我吧嗒吧嗒嘴说道,然后把手中的死狐狸扔在一旁。

  也许是因为火狐狸已经死了,刚才晕过去的龙虎山晃了晃脑袋坐了起来:“洛西?你还没死啊?”

  “我去你麻的,你盼我点儿好行不行,要不是我解决了那只骚狐狸,你小子早就见你祖宗去了。”我给了龙虎山一脚说道。

  龙虎山听了大喜,一骨碌站了起来:“你说什么?那火狐狸死了?尸首呢?”

  我懒得理他,朝扔在一旁的死狐狸努努嘴。

  谁知道这小子哈哈大笑着跑了过去,从挎袋里掏出一把小刀,一刀割开了火狐狸的肚子,然后把手伸进去摸了一会儿,好像在找着什么,没一会儿,突然面色大喜,从狐狸的肚子里掏出一颗小巧的暗红色珠子,正是我们刚进来时看到的那颗。

  “哈哈哈,果然是这宝贝。”龙虎山把珠子在身上擦了擦,举到眼前仔细观瞧。

  “这是什么东西?那会儿好像听你说是什么什么珠?”我凑上去说道。

  龙虎山撇了我一眼:“是燃魂珠,千年火狐狸才能炼出来的火珠,专门烧人魂魄,难怪刚才我一见这珠子头就晕了,你小子受这东西影响不大,全部归功于你的僵尸之体,也叫至阴之体,这次能活命你就偷着乐去吧,哈哈,宝贝啊宝贝!”

  龙虎山小心翼翼地把燃魂珠收进了挎袋,然后神秘地对我说:“有了这个,咱们对付邪魂就事半功倍了,你也不会驱使,所以这宝贝就归我了。”

  “连我都对付不了,还叫什么宝贝,给我也不稀罕。”我撇撇嘴说道,然后拿起了那只火狐狸:“这身儿皮不错,拿回去做个披肩,屌炸天了!”

  我拿过龙虎山的小刀,三两下把狐狸皮剥了下来,然后塞进了我的工具箱。

  “狐闹呢?”龙虎山问道。

  “外边去了,原来他就是这火狐狸养大的,不过以我看来,这火狐狸对他也没按好心,真是个苦命的孩子。”我把火狐狸在狐闹背后说的话对龙虎山学了一遍。

  龙虎山点点头:“估计火狐狸想要把狐闹留到最后才吃掉,而且还需要他给自己引人来,所以一直没有动他,那现在怎么办?是擒住他还是?”

  “先擒住吧,如果咱们悄悄走掉,估计他见了火狐狸的尸体,很有可能会迁怒于村里人。”我想了想说道。

  “恩,你在这儿吸引他,我在他身后偷袭,速战速决,天快亮了,咱们还要抓紧时间寻找天坑。”龙虎山说完藏到溶洞口的一块巨石后边。

  我见他藏好,把火狐狸的尸体埋了起来,然后大声地喊:“狐闹,狐闹,你娘不要你了!”

  就听到洞外嗖嗖地风响,一道黑影从洞外冲了进来,不过还没进洞多远,一直守在洞口的龙虎山从挎袋里掏出一块儿黑砖啪地砸在狐闹的后脑勺上。

  狐闹两眼一翻,口吐白沫晕倒在地。

  “我靠,你别把他砸死了。”我跑过去一看,狐闹只有出气没进气了。

  “应该不会吧,我想他身体那么硬,这一砖肯定没问题。”龙虎山摸了摸狐闹后脑勺上的大包说道。

  “应该……但愿如此。”

  事不宜迟,我让龙虎山帮我拿着工具箱,然后我背着狐闹,按照原路返回,由于这次要多照顾一个人,所以过悬崖的时候废了点时间,当我们回到村子的时候,天都已经大亮了,正好在老头儿家门口碰到了黄衫几个人,看他们的样子是要出村,而且那个老头儿的侄孙子王四儿也在其中。

  “你们这是干嘛去?”把狐闹从后背上放下来问道。

  “鬼呀!”王四儿见了满身白毛的狐闹大叫一声躲到了王泽凉的身后。

  “洛西,你……你背回来个什么东西?”其他几个人也挺害怕,这么一个浑身白毛长着尖爪子的东西,谁看了都会起一身鸡皮疙瘩。

  我笑了笑,单手一举把狐闹抓了起来,朝王四儿说:“你怕什么,说起来他还是你的同村呢,只不过从小被你们村不知道谁给扔到山里了,是一只老狐狸把他给养大的。”

  “你说什么?”王四儿听了突然从王泽凉身后跳了出来,然后跑到狐闹面前仔细地看了看:“他是狐闹,他是狐闹,好家伙,他怎么还活着呢?”

  “哦?你知道他?来给我说说。”我把狐闹抓进了院子,放到了东屋的炕上,这时老头儿也挺到了王四儿的尖叫声,围了过来。

  “说起狐闹,我们村的人都知道,他爹在狐闹还没出生的时候,进山打猎一去不回,他娘勉强支撑着把狐闹生下,然后寻了短见,大伙儿看这孩子可怜,就轮流养着他,等他能走了以后,有一天自己就进了深山,从此再也了无音讯,没想到都长这么大了。”王四儿吧嗒着嘴说道。

  我们听了默然不语,看来这孩子的命还真是够苦的,想必他爹当年就是被火狐狸抓走吃掉了,而且若不是那火狐狸有伤,也不会养狐闹到今天,还让他来摄人,如果他知道自己殷勤伺候了十几年的火狐狸就是他的杀父仇人,真不知道他会是什么心情,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

  “对了,你们刚才急急忙忙出门要去哪?”我问黄衫。

  “还说呢,不是你说的白天你们还不回来的话,我们就去打听天坑的下落,然后去天坑找你们吗?”黄衫答道。

  “这么说你们知道天坑在哪了?”我一听大喜,问道。

  “那是自然,不过这还要归功于王四儿,他去过那里。”黄衫把王四儿一把提溜过来说道。

  “哦?你真的去过?”我问王四儿。

  王四儿听了连忙点头哈腰:“我向组织保证,我真的去过,就离这里不远,向西三十里山路。”

  “王四儿,你可别骗我,否则你知道后果。”我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现在你承认错误还来得及,要不然形同此砖。”

  我刚要把砖头捏碎,龙虎山一把将砖头抢了过去,然后往地上一扔:“得了吧你,除了吓唬人你还有别的招没?”

  我尴尬地笑了笑,说:“这个最有效嘛!”

  说完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钞票,然后扔给王四儿:“带我们去,这些都是你的。”

  王四儿美得屁颠屁颠地,赶紧把钱交给他爷爷,然后说道:“您放心,咱们现在就走,不把你们带进坑,我就不是王四儿。”

  “…………”

  龙虎山从挎袋里掏出一条黑色的绳子,在狐闹的身上绑了一个五花猪蹄扣,然后吩咐老头儿多叫几个人来看守,等我们回来再商量怎么处理他,而且嘱咐老头儿千万不要听狐闹的话,这小子贼头鼠脑的,说不定就骗着老头儿给他松了绑,到时候就遭了。

  老头点头应承,出去喊了一嗓子,来了两三个村民,我又充当了一回土豪的角色,让他们帮忙看守狐闹。

  一切安排妥当后,我们几人带好东西,跟着王四儿朝天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