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四十九章 屌丝蹦极

第四十九章 屌丝蹦极

  根据王四儿所说,天坑所在的位置在西山后边的一片密林当中,由于那里蛇虫鼠蚁比较多,又没有什么像样的猎物,所以村里人很少到那里去,所以也就没人知道天坑的存在,王四儿也是在一次追捕獐子的时候,误打误撞地跑到了那里。

  这次走的山路比狐闹领得好走多了,就像黄衫这样的女孩儿,在我们的帮助下走得也挺快的,龙虎山在最前边开路,手里抓着一把点燃的香,发出一股骚气的味道……

  “龙虎山,你烧得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臭?”离他不远的刘三儿捂着鼻子问。

  “嘿嘿,这可是好东西,老虎粪,晒干了以后再制成香,其他的猛兽闻了这个味儿就不敢过来了。”龙虎山眯着眼睛说道,看样子他十分享受这摊粪便的香气。

  “我说,你的挎袋可真能称得上是百宝囊了,里边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不知道有没有女人的东西?”刘三儿嬉皮笑脸地说道。

  “哈哈哈,还真有一件,我昨天在炕头上捡的……”龙虎山伸手从挎袋中掏出一条紫色的小内裤,扬手扔给了刘三儿。

  刘三儿一愣,旋即坏笑了一声,刚要伸手去接,结果他身后的黄衫一把抢了过去,然后面色不善地瞪了刘三儿一眼,看她那要杀人的表情,如果不是因为道路太窄,这时恐怕早就冲上去把龙虎山大卸八块了。

  一路上倒也风平浪静,没有遇到什么阻碍,也没有发现邪魂的踪迹,因为带着黄衫王泽凉他们这几个普通人,所以我们的行进速度也不快,大概到了黄昏的时候,我们才到了王四儿所说的那座天坑前。

  “果然不错,就是这里。”龙虎山说道,我们站在天坑的边上,附身向下看去。

  只见整座天坑大概有十来个足球场那么大,形状不是正圆,看起来好像被一个巨人用大脚踩出来的一样,足有四五十米深,不过下边的植被非常丰富,整个坑底都被茂密的草木遮盖住了。

  “行了王四儿,你回去吧,我们自己找路下去,你先回去帮着你爷爷看好狐闹,千万别让他给跑了,知道吗?”我扭头对王四儿说道。

  “行行行,你们可小心点儿,我可听人说过,天坑地下的毒虫可多。”王四儿朝我们点点头,然后转身回村子去了。

  我朝天坑下看了一眼,问龙虎山:“你祖宗说没说怎么下去。”

  “没有,那张纸你不是也看过吗,还来问我。”龙虎山白了我一眼。

  “我是怕你祖宗知道你要来,晚上给你托梦!”

  …………

  其实为了下到天坑底部,我们早就准备好了绳子,可是我们没想到这座天坑居然这么深,绳子根本就不够,所以商量来商量去,我们只好在峭壁上找了个突出的岩石,我先用绳子把刘三儿、王泽凉、黄衫、龙虎山拴好,然后我和华山慢慢地把他们放了下去,让他们先站在那块儿岩石上,然后我和华山再抓住峭壁上的石缝,慢慢爬了下去,华山停到了坑底和岩石的中间,我则直接下了坑底。

  “龙虎山,你先跳下来,我接着你!”华山一只手插进峭壁,对头顶上的龙虎山喊道。

  龙虎山眯着眼睛往下看了一眼,离坑底大概三十米高:“你行不行啊,要是接不住我可就成壮士了。”

  “放心吧,我接不住还有洛西在底下呢!”华山喊道。

  龙虎山听了打了个激灵,缩着脖子往回退了退。

  “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儿,也算个大老爷们儿?”黄衫一把将龙虎山拉到一边儿,然后朝底下喊道:“我先来,接住了!”

  说完两眼一闭,纵身跳了下来……

  底下的华山早就全神贯注了,见黄衫落下,伸出手去轻轻一搭黄衫的腰,把她揽到了怀里。

  “呼!”黄衫和华山同时吁了口气,简单调整了一下情绪,华山一松手,黄衫从他手中落下。

  下边的我早就全神贯注了,看准了下落的黄衫,轻轻往前跑了两步,横向里用力一带,用手一推她的小蛮腰,黄衫就由下落变成了平飞,在地上跑了两步站住了身形。

  而我则双手一挥,来了个野马分鬃,俨然有股张三丰的架势……

  这时岩石上的三个人看着黄衫平稳着陆,纷纷挑起大拇指,王泽凉说道:“汉子,绝对的汉子,接下来是谁!”

  “你!”

  刘三儿伸手在他后背一推,王泽凉惨叫着掉了下去:“刘三儿,你生儿子没屁眼儿!”

  经过我和华山一倒手,王泽凉平稳着陆,喘过气来的他在坑底跳着脚骂刘三儿。

  岩石上的刘三儿现在已经没时间再搭理他了,因为他看到了一脸阴笑的龙虎山正朝自己慢慢地走了过来。

  “不用你推,我……我自己来还不行吗?”刘三儿知道自己反抗也没用,哆哆嗦嗦地站到了悬崖的边上,好半天才下定决心,用力一跳掉了下去。

  结果,他用的力气大了,当他落到华山面前时,身体已经超出了华山能够够到的范围,眼看就要直接摔向地面了,虽然我在下边接应,可这么高掉下来的冲力太大,接住他还是有些难度,弄不好还要受些伤。

  这时半空中的刘三儿也发现了,吓得他大声喊叫,身子像大蛆一样使劲儿往华山这里鼓丘,而华山也全力朝刘三儿伸手。

  还得说华山,不愧是武林高手,一招鹰爪手抓住在了刘三儿的裆部,然后扯着一根皮带似的东西拔他拉了过来,这才避免了他直接落下的厄运……

  刘三儿嚎叫了一声没了动静,然后就被华山扔了下来,再被我推到了一旁。

  现在就剩下龙虎山了,这小子平时看着挺有种的,可是到了这个时候还真不如个女孩儿,在岩石上来来回回踱步,就是下不了决心往下跳,最后实在被逼得没辙了,用手比划了半天,怕遭到刘三儿同样的厄运,贴着峭壁跳了下来。

  下边的华山算准时间,把身子探出去接人,却没发现龙虎山落下,结果抬头一看,龙虎山离峭壁太近,被上边的树杈直接挑破了裤子,光着腚挂在了半空……

  最后还是华山把他给救了下来,总算是有惊无险,我们平安地到达了坑底,等刘三儿恢复了体力,已经到黄昏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天坑中更是黑得可以,再加上四周都是茂密的植被,简直就是伸手不见五指。

  “大家不要散开,手拉着手,刘三儿,打开一个荧光棒。”我吩咐道。

  刘三儿连忙掏出一把荧光棒拧了两圈,光线虽然微弱,可是还是能够照亮我们的四周,于是我们开始在坑底摸索着前进,寻找溶洞的下落。

  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不时还有一些野鼠獐子等等动物蹿过,而且在坑底根本就辨别不了东西南北,所以我们在坑底转悠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能找到溶洞的下落。

  “麻的,不走了,龙虎山你祖宗有谱没谱,是不是骗着咱们玩儿的?”我往地上一坐,说道。

  “我也不知道呀,那张纸条是你给我的,要骗也是你骗。”龙虎山答道。

  “得了吧,我又不是你祖宗……”

  就在这时,刘三儿突然指着头顶上的峭壁喊道:“你们快看,那是什么?”

  我们抬头看去,只见在离地二十多米高的峭壁上,点点白光正从那里闪现,而白光发出的地方,正是一个黑漆漆地大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