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五十九章 龙老道的洗脑篇

第五十九章 龙老道的洗脑篇

  没办法了,我只能拼了,猛地冲到了石笋前,双手全力抱住整根石笋,用力地往下拔,石笋被我的巨力拽得一阵摇晃。

  可是绿指尸僵没有给我机会,两只爪子十根手指,狠狠地插进了我的后腰,一阵剧烈地疼痛瞬间传进了我的脑神经。

  “绿指,你个王八蛋!”我大喊着,用尽最后一点儿力气,猛地将石笋拔下,然后举着石笋回身狠狠地一扫,锋利无比地扶桑枝嗖地一声从绿指尸僵面前划过。

  他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双爪,就感觉双腕一阵冰凉,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两只胳膊前端光秃秃的,两只爪子被扶桑枝齐刷刷地切了下来,手指还插在我的后背,随着我的回身挂在我身上晃荡着。

  “啊!”绿指尸僵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眨眼间峰回路转,自己一身的本领全在这双爪子上,现在被我给废了,估计连华山都能轻松地将他干掉。

  “怎么样,这下你没招了吧,看爷爷们怎么收拾你!”我喘着气说道。

  这绿指尸僵也够果断的,见自己身受重伤,而且又身在强敌包围之下,不甘地瞪了我一眼:“小子,你等着,总有一天我要报今日之仇!”

  “你以为你还能跑得掉吗?兄弟们,把他给我围上,今天咱们要痛打落水狗!”我大声喊道。

  华山、龙虎山听了赶忙堵着绿指尸僵的去路,就连黄衫王泽凉和刘三儿都围了过来……

  “哼!”绿指尸僵冷哼一声,突然拔地而起,朝着溶洞顶端的孔洞跳去。

  “不好,怎么把那里给忘了,拦住他。”我见情况不妙,这老小子早就看准了逃路。

  龙虎山急地脱下臭鞋就扔了上去,华山也把手中的五六根注射器甩出,结果都被绿指尸僵挥动胳膊打飞,一晃身就要钻出去。

  突然,两股飓风飞涌而至,一股冰寒一股奇热,将绿指尸僵头顶的孔洞挡住,绿指尸僵嘭地被两股飓风撞了下来,紧接着嗖嗖之声不断,先前被打倒的那十八尸僵竟然全都钻了进来,不由分说见人就打……

  “靠,快拦住制住他们!”我挥动这石笋朝尸僵打去,结果他们还没近身就被那两股寒热之气阻挡,根本就没有机会下手。

  “这十八尸僵困阵看来根本就没有完全破掉,他们现在在阻止绿指尸僵逃脱,只不过把咱们也认作了敌人。”王泽凉拉着他身边的刘三儿和黄衫,轻松地左右走了几步绕开了其中的几具尸僵,虽然出不去困阵,可是暂时没有什么危险。

  “华山、虎山,咱们先帮着尸僵解决绿指,然后再破阵。”我大声地吩咐道。

  龙虎山和华山答应一声,一边应付十八尸僵,一边朝同样被困在阵中的绿指慢慢靠近。

  要说这绿指尸僵修炼的邪功真是不得了,即便是现在没了双爪,依然凭借这先前见到的那股黑气,在十八尸僵困阵中左冲右突,虽然逃不出去,可想伤他也难。

  只听他突然怒吼一声,将那股黑气祭到半空,然后不知道念了句什么,就听嘭地一声巨响,那股黑气竟然凭空爆炸,将绿指尸僵周围的尸僵全部炸得向后退了两步,同时他头顶的那两股寒热之气也被炸出了一个小洞,绿指尸僵双腿一蹬,嗖地一声从小洞钻了出去,然后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不好,被他逃走了。”我大喊一声,再想阻止已经晚了,那个小洞已经闭合,根本就出不去了。

  所有人都气得破口大骂,这次走了绿指尸僵,凭借他的能耐,说不定又会炼成什么邪功,到时候不知道跑去哪害人,再想抓住他可就难了。

  “先破阵再说。”我虽然沮丧,可是眼前还是先脱困的好,等出去后再寻找绿指的下落不迟。

  于是我和龙虎山华山三人在王泽凉的指示下,利用扶桑枝的锋利,把十八尸僵的头顶全部开了个小洞,然后把事先准备好的十八枚朱砂山鬼打进了他们的脑袋,十八头尸僵扑通扑通全部摔倒在地,十八尸僵困阵自然就被破解,连带包围我们的那寒热二气也消失地无影无踪。

  …………

  “黄衫,来给我把后背上的爪子拔下来。”我见他们都累得躺在地上,而我只能趴着,实在是不舒服,于是叫黄衫来给我包扎伤口。

  黄衫把两只绿油油地爪子拽了下来,然后扔在一旁,赶紧用纱布把我的伤口包上,我也不用什么消毒,要把伤口勒紧不流血就可以了。

  “这个你可别扔,我留着还有大用呢!”我俯身捡起那两只爪子,揣进怀里说道:“咦,龙虎山,你祖宗是不是有藏私房钱的癖好,怎么到哪都有他藏的盒子?”

  原来就在我的面前,刚刚拔起石笋的下边,出现一个暗红色的盒子……

  龙虎山走过来,把盒子拿在手里:“不知道,也许他老人家受过什么刺激也说不定。”

  刚要打开,我拉住他的手,然后笑着说道:“你说这里边会不会有螟虫呢?”

  “我靠,还是你来开吧!”龙虎山听了吓得一哆嗦,把盒子扔给我,然后跑到一旁远远地看着。

  我没管他,伸手把盒子打开,结果里边除了一张纸外其他什么都没有。

  “你祖宗的,就会故弄玄虚。”我拿起那张纸念道:“如果你们能看到这张纸,说明绿指尸僵已经被邪魂救出,最好的结果是绿指尸僵已经被铲除,不过依老夫看,八成是被他跑掉了,哈哈哈哈,你祖宗算的还挺准。”

  “如果老夫算的不错,这次赶来铲除绿指尸僵的人中,一定有我的后辈孙子,你祖宗我隔着几百年甚至几千年跟你这孙子问声好……”我读到这儿,顿时对龙虎山的祖宗形象大打折扣,看来绿指尸僵说的对,龙虎山和他祖宗一样不靠谱。

  “如果绿指尸僵逃走,想要找到他就千难万难了,不过老夫有一套功法,而且在绿指尸僵身上做过手脚,学会功法就能在十里范围内感知到他的下落,虽然很渺茫,也很繁琐,可毕竟还是有一些希望。”我们几人互相看了看,这哪是渺茫啊,这根本就是不肯能啊,要接近到尸僵十里范围内才能感觉到,天大地大谁连他的大概方位不知道,上哪去感觉……

  “老夫知道你们心中有疑问,当初老夫既然身怀扶桑枝,为什么没有把绿指尸僵杀死,唉,这就全怪老夫粗心了,扶桑枝虽然厉害,可它却又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只有在存活的时候才能发挥出它的威力,只要它干枯,就与普通的树枝没什么分别,想要它存活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它不能离开它身下的那棵石笋,第二,它每个月十五都需要吸收月亮精华来延续他的生长,老夫就是因为喝多耽误了,所以捉拿绿指尸僵的时候没有发挥出扶桑枝的威力,只有通过百年的孕育才能让它恢复。”

  看来这课扶桑枝一直被龙老道放在这里,每个月吸收月亮精华,已经不知不觉好几百年了。

  “后辈孙子,如果你还有点儿良知,如果你还有点儿人性,那么你就去找出绿指尸僵的下落,将他彻底消灭掉,除魔卫道,当身先士卒,切记切记!”

  接下来就是那篇寻找绿指尸僵的法诀,读到这儿,我们几个虽然讥笑于龙老道的不靠谱,可在真正的是非大事上,他老人家是在是值得我们去敬佩,毕竟他是为了天下苍生,把自己和后代们的终身都搭了进去。

  “我祖爷爷说的好,我要去除魔卫道了!”龙虎山被龙老道的言语瞬间激励了起来,从我手中抓起那张纸,然后颠颠儿地钻出洞去,结果没多大一会儿他就又跑了回来:“洛西,天坑太高,我……我自己爬不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