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六十章 劫个老头儿

第六十章 劫个老头儿

  我没有搭理龙虎山,勉强站起身来,来到那十八具尸僵的面前,把手按在其中一具的丹田处。

  “我靠,真的有尸玉!”我大喜道,单手一抓将他的肚皮抓破,探手进去抓出一块瓶盖大小的黑亮玉片,散发着最为纯正的僵气。

  没想到,我只用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找到了夏月他们需要的尸玉,看来我还真有当僵尸的天分,这次总算没有白来,得到一年之期续命方法的日子就要来了。

  不过这还仅仅是惊喜的开始,一十八具尸僵,竟然每一具里都有一块尸玉,虽然目前只知道它能救夏月这样陷入昏迷的僵尸的命,可是我还是知道这下我发达了。

  “洛西,你就打算扛着这根石笋走吗?”龙虎山看着我手中一米多高,柱子一般粗的石笋说道。

  我诡异地朝他一笑,说道:“我有办法!”

  说完去从怀中掏出绿指尸僵的爪子,然后捏着一根手指,在石笋上轻轻地划了起来,只见偌大的一根石笋被我像削豆腐似的削断,最后在扶桑枝的一端留下了一个仅供一只手握着的刀把,然后用切下去的石笋做了一个刀鞘,两头一插,正好把扶桑枝完全扣住,这样它就彻彻底底地成了我的一把锋利无比的手刀!

  本来我是想留个长把,把它做成一杆短枪的,可是考虑到携带不方便只能作罢。

  简单收拾了一下,总算是有惊无险,虽然最后绿指尸僵跑了,可是却消灭了邪魂,而且还得了这么多的宝贝,我也顺利地进化成了飞僵,可以说收获颇丰,至于绿指尸僵,现在他身受重伤,估计一时半会也害不了人,等以后再收拾他。

  “不好,我身体僵了。”华山突然浑身上下挺直动弹不得。

  “靠,你大姨妈失调了?我说怎么大十五的你大姨妈还没来呢!”我啐了华山一口,然后给他来了一套大保健。

  出了溶洞,我让他们手拉手,然后我带着他们直接飞出了天坑,这一次的除魔之行总算是画上了一个句号。

  可是当我们回到王四儿爷爷家的时候,出事了……

  “这事儿都怪我,狐闹非要上茅房,是我给他松的绑,结果让他给跑了。”一回到山村家里,老头儿就哭哭啼啼地对我们说道。

  “不怪我爷爷,是我偷懒睡觉,才让那小子钻了空子,要罚就罚我吧。”王四儿一副英勇就义地样子说道。

  我们被他逗得噗嗤一笑:“罚你?怎么罚?罚点钱吧,这是诈骗,打你吧,是滥用私刑,杀了你更是重罪。”

  “那你们说怎么办,我王四儿决不皱眉头。”王四儿说道。

  “这样吧,村子里不见了几个人,估计他们是回不来了,你一定要照看他们的孩子和亲属还有你爷爷,然后再为我们留意狐闹的消息,一有他的动静就打电话告诉我,知道吗?”我扔给王四儿两千块钱,然后给他写下了我的电话。

  “是是是,多谢大哥!”王四儿喜滋滋地拿着钱说道。

  只要狐闹不祸害村里人,他跑到哪我都不担心,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解释他爹被火狐狸吃掉的经过,这样让他误会我是杀他娘的凶手,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不过这次找到了尸玉,我大喜之下也就把这件事丢到了脑后,和其他人辞别了王四儿爷俩,然后骑着驴赶到了县城,龙虎山和我们辞别要去寻找绿指尸僵的下落,完成他祖宗爷爷的遗志,虽然这小子不着调,可是猛地这么一走,让我们心里很是别扭,不过还是要以正事为重,依依惜别后,我和黄衫、华山、王泽凉、刘三儿踏上了回家的火车。

  短短十来天的时间,谁都没有想到,陵阳市已经乱了套……

  “你说什么?我爷爷被绑架了?”我们刚回到王泽凉爷爷家,就发现大批的警察正在王府进进出出,而且那些家人们个个面带急色,找了个人一问才知道,王老爷子居然在前天晚上被人从家里给劫持走了……

  “这里边肯定有问题,华山走,去问问你儿子。”我带着黄衫刘三儿和华山去了王老爷子为我的那些僵尸兄弟们安排的后院,王泽凉着急,先去了前厅。

  刚进了后院,只见华天阳正和其他人愁眉苦脸地坐在天井里晒太阳,一个个没精打采的。

  “儿子!”华山大声喊道,结果所有人全都抬起了头……

  “爸,老大!你们回来了?”华天阳颠颠地跑过来,拉住华山的手问道。

  “恩!”华山点点头,把华天阳抱了起来问道:“王老爷子被人劫持了?”

  华天阳点点头。

  “到底怎么回事,说说!”我挥手让他们进屋,然后大家围坐在一起。

  “其实这事儿挺邪乎的,王老爷子有个习惯,就是晚上九点左右要走两趟拳,然后才去睡觉,前天晚上他和平时一样,到了我们这里,和兄弟们较量了两路,然后笑呵呵地回去了,结果没多久就听人说王老爷子失踪了,从这里到他的房间总共连三十米不到的距离,你说这么大个活人,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唉!”大汉王义叹口气说道。

  我和华山听后沉默不语,确实如王义所说,这里距离王老爷子的卧室也就是三十米左右,而且不时还有下人走动,这老爷子平时也挺注意自己府上的安全,专门雇请了十个保安,天天围着自己的府邸巡逻,尤其是夜里,防卫更是森严,要说一般的毛贼根本就不可能潜进来,更别说带个大活人出去了。

  “难道是内鬼?”我想了想说道。

  “应该不会,这两天警察把所有人都调查遍了,根本就没有问题,我们若不是因为老大你前一阵把我们的身份证送来,恐怕现在都要被关进局子了,不过对于我们这些外人,府上的人还是十分怀疑的,警察也不许我们离开,要随叫随到。”何沫冰揪着头发说道。

  其他人也是颇有微词,看来这几天没少受王家人的白眼。

  “大家放心,谜团终会解开的,到时候会还大家一个清白的。”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学着电视上的情节安抚大家的情绪。

  王义等人这才稍稍平静了一些,一个个闷闷地坐在椅子上不说话。

  大概情况我已经了解,吩咐众人安心在这里住着,然后带着华山、黄衫和刘三儿直奔前厅。

  等到了这里才发现,刑警队的警察几乎都把一百多平的前厅给挤满了,尤其是王老爷子的家用电话前,好几部监听设备摆放地溜齐,十来个小警察带着耳麦,警惕地盯着王老爷子那部复古手摇电话机。

  “好家伙,市长丢了也就是这样儿的阵仗吧。”黄衫咋了咋舌说道。

  “王老爷子丢了,比市长丢了还可怕,他老人家可是咱们省的首富,你当他只是倒腾些古玩玉器?人家旗下的产业多的是,在陵阳市放眼望去,随处都是他老人家的工厂,他老人家一失踪,整个陵阳市至少有一半儿工厂要受影响。”刘三儿摇晃着脑袋说道。

  “妈爷子,难怪他老人家这么有钱,搞这种全复古的庭院,先前我只知道他是个古董商,没想到他还是个企业家……”黄衫说道。

  “先别讨论这个,走,去问问情况。”我当先朝王泽凉走去。

  此时的王泽凉已经快急疯了头,在前厅来回地踱步,而他的旁边,一个大白胖子正坐在椅子上抹眼泪,从长相上看就知道,这白胖子是王泽凉的老爸,王老爷子的儿子。

  “泽凉,情况怎么样?”我上前问道。

  “没有进展,绑匪还没有索要赎金,这都第三天了,唉!”王泽凉叹道。

  就在这时,叮……王老爷子的复古电话机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