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六十一章 极限蹦极

第六十一章 极限蹦极

  所有警察做好准备,由于王泽凉的老爸说话都已经哆嗦了,所以刑警队长示意王泽凉来接电话:“尽量拖延时间,先答应劫匪的要求。”

  王泽凉点点头拿起了电话,刚开口说话,然后又闭上了,接着就是一连串的恩恩恩,大概一分钟后,王泽凉把电话放下。

  “这帮王八蛋,根本就不给人说话的机会,追踪到了吗?”刑警队长放下手中的耳麦问警员。

  “查到了,在东海公园!”

  “干得好,马上派附近的兄弟过去!”刑警队长回头吩咐道。

  我拉了拉王泽凉问:“绑匪说什么了?”

  “他说我爷爷一切安好,要我们明天中午十二点,将八十斤金条挂在富天大厦的信号塔上,而且只许一个人去……”王泽凉叹口气说道。

  “他没搞错吧,挂在那上边,他们怎么取下来?”我对绑匪的勒索方式很是奇怪。

  “一般情况下,绑匪会多次变换交易地点,关键的问题不是这个。”这时刑警队长走过来说道:“关键是这八十斤金条怎么筹备,以我看这伙绑匪经验很丰富,如果不让他们见到确确实实地八十斤,我想他们是不会露面的,而且王老爷子也有肯能有危险。”

  “这个你不用操心,金条家里就有,我想知道的是你们会有什么安排。”王泽凉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和刑警队长互相望了望,同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八十斤金条……家里就有,这是什么气魄,寻常人家再怎么有钱也不会在家里随随便便地扔着八十斤金条呀。

  “既然这样,明天中午我来安排人手,一方面把富天大厦控制起来,然后派人按照绑匪的指示跟他们周旋,另一方面安排好另一波人马提防绑匪随时变更交易地点。”刑警队长看来经验相当丰富了,马上就作了安排。

  “我有个条件!”王泽凉突然打断刑警队长说道,从他的眼神中,我隐隐间有种不好的感觉。

  “一切都听队长您的安排,不过去送金条的人必须是我的这位兄弟!”王泽凉用手一指满脸黑气的我说道。

  “靠,我就知道你小子在打我的主意!”我从沙发上蹦起来说道。

  “怎么样,你去不去吧!”王泽凉毫不客气地看着我问。

  “我去!”我脑袋一耷拉,坐回沙发里,谁让王老爷子对咱有恩呢,其实这事儿我本来就该出手,照我的意思,明天暗地里出手把那些劫匪解决了就算了,结果王泽凉却直接把我给摆在了明面上。

  这下刑警队长可就为难了:“他?这件事可是很危险的,再者说了,我们的同志都是有多年反劫持经验的,对成功解救人质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你这个朋友……好像还是个学生吧!”

  本来刑警队长不同意王泽凉的建议我十分赞同,可是他最后居然敢蔑视我,让我的心里很是别扭。

  “队长,恐怕您的手下没人可以扛着八十斤的金条爬信号塔吧!”我微笑着站了起来,轻轻松松地抓起一把木质精雕春秋椅,在手中掂了掂然后又放了回去,少说有一百多斤中的大椅子,在我手中如同玩具一样,顿时让刑警队长瞪大了眼睛。

  “好,我同意了!”刑警队长点了点头,然后凑到我的耳边小声说道:“有没有兴趣报考警校?到时候我挖你来我这儿!”

  “噗!”我差点儿没喷出来,这刑警队长的脸变得也太快了吧,这刚小小地漏了一手,就要挖我去他们队,如果我告诉他我还会飞,那我岂不是要肩负起包围全人类的光荣使命了,我可不想把内裤穿在外边,本命年也不行!

  接下来就简单了,我跟着王泽凉来到他爷爷的卧室,然后从一个柜子里扒拉出来一百来根金条,然后用旅行箱装好,黄灿灿的金光,闪地我直眼晕,这么贵重的东西,就被人家随便扔在一只破柜子里,果然不愧是首富、土豪。

  第二天,我扛着满满一箱子金条,坐着刑警队长的车,来到了福天大厦的楼前,临近中午十二点的时候,刑警队长街道了王老爷子家警员的电话,说让我把金条一摆在富天大厦的楼前,然后再装进箱子。

  这就是绑匪在验货了,没有办法,我只能下车照办,结果我这一摆不要紧,呼啦一下子围上来几十个路人,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要不是王泽凉抄着砍刀冲出来,他们还不走呢……

  刑警队长赶紧把他又拉回了车里,然后缴了他的械,对他一通教育。

  接着重头戏就开始了,绑匪吩咐我带着金条上楼,而且不许坐电梯,我靠,八十八层,就说我是个僵尸也不能这么溜达我呀,这要是换了别人,估计二三十层就归西了。

  可是没有办法,谁让王泽凉可怜巴巴地看着我呢,我只好收起金条,然后朝楼顶跑去。

  “你到多少层了?”刑警队长通过微型对讲机问我。

  “三十五。”

  “别逗了,这刚两分钟你就到了三十五层了?你确定你没坐电梯?我可跟你说,现在咱们还没见到绑匪,不能激怒他们……喂?喂?”

  这小子太麻烦了,我直接把对讲机关掉,然后大步流星地跑上了楼顶。

  太爽了,我还是头一次站在这么高的地方,整个陵阳市的最顶端,只不过我现在没心情欣赏四周的美景,来到楼顶正中的信号塔下方,一手抓着信号塔的角铁,另一只手拽着装金条的箱子,一步一步地朝信号塔顶端爬去。

  好家伙,这上边的风最起码有六七级,而且越是往上,就感觉自己能够活动的空间越有限,好像两只脚都悬在空中一样,如果不是我现在已经是飞僵,对高空的免疫强了许多,就算是在十天前我也要吓个半死。

  好不容易爬到了最高处,一只手抓着那根比筷子粗不了多少的钢尖在空中来回晃,估计现在在远处用望远镜观察情况的刑警队同志们已经看到了我的优美身姿,只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被吓死。

  我刚按照事先说好的,把旅行箱挂在钢尖的顶端,就发现原来在我手握的地方,被人用小刀刻了几个字:“挂好之后跳下去!”

  “麻的,这就是传说中的过河拆桥吗。”我看着这一行字,越想越不对,从王老爷子失踪,再到绑匪要求要八十斤金条,再到让我扛着走八十八层楼,再到现在要我跳下去,想过来想过去每一件事好像都太不寻常,根本就不像一般绑匪能干出的事,而且好像还都是针对我的……

  我用手抓着钢针没有动,然后偷眼朝四周观瞧,如果这帮劫匪真的是对我图谋不轨,现在肯定在一旁窥探。

  结果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最后毛都没发现一根……

  “看来我不当一回壮士是不行了。”我打开对讲机,马上就听到了刑警队长正在喂喂个不停,看来这么一会儿的时间都快把他急疯了。

  “队长,是我,别急别急,绑匪没有出现,不过他们留言要我从信号塔上跳下去,我马上跳了啊,你们注意周围的动静!”我对刑警队长说道。

  “喂喂,你疯了吗,那是自杀,赶紧给我下来,把金条也拿回来,这是他们在耍咱们。”刑警队长吼道。

  “永别了各位,我跳啦……”我两脚一蹬冲出大厦的护栏,直直地朝下方落了下去,八十八层……两百多米高……真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