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六十四章 尸玉神效

第六十四章 尸玉神效

  我先把尸玉塞进了夏月的嘴里,按照仇天的笔记,只需要在月光下让尸玉慢慢融合进夏月的尸体,就能逐渐将尸玉中的精气一点点地挥散到夏月的全身,然后就可以将她身上的伤治好,把她从沉睡中唤醒。

  可是这个过程太长,最少需要九天时间,已经来不及赶在天尸族找来之前了,所以我想了另外一个办法,就是利用防腐术来帮助精气在夏月体内的流动速度,虽然不知道能不能管用,但我决定试一试。

  我先把夏月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剥掉,然后伸出手掐住她的喉咙,一点点地感受尸玉散发出来的精气,然后手指有节奏地在她的喉关节处慢慢地揉捏,同时把她喉咙的僵气吸了出来。

  果然,在半个小时后我感觉到了一丝清凉之气正一点点地侵润着夏月的喉咙,而且越聚越多,看来尸玉已经开始发挥效果了。

  我试着用手控制了一下这股清凉之气,万幸!它们真的可以被我驱动,开始慢慢地融合到夏月的脖子内。

  既然防腐术有用,那我就可以放开手脚了,先是把她头部的僵气吸收干净,然后控制着一股清凉之气慢慢地进入她的头部,用我灵巧的双手开始在她的脑袋上做起了按摩,加速吸收的过程,顺便还给她做了个美容,脸上的皮肤顿时有弹性了许多。

  接下来就是胸部和脊椎了,引导着清凉之气从喉咙下来,然后在我一丝不苟地拿捏下,成功地将工作完成,不过我现在的精神高度紧张,忍耐力都已经快到极限了,要不是还保持这一个人基本的良知,恐怕现在我就犯下不可挽回的错误了……

  下面的细节我就不再过多的叙述了,否则审核过不了大家也看不成,总之在我强烈的思想斗争和自我批评下,总算帮助夏月将尸玉的精气彻底吸收,不过两天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幸好这里是荒山野岭,否则被人误会我虐尸的话,我可有理说不清了。

  第三天,我正在给夏月做着保健,就听到一声柔和的声音说道:“小朋友?摸够了吗?”

  “还没有,有事一会儿再说。”我下意识地回答。

  不过我马上就醒悟了过来,靠,夏月醒了……

  噌地一声,我连忙后撤,跳到离她五六米远的地方,全神贯注地等着她:“你……你醒了?”

  “废话,小东西,摸得挺过瘾啊?”夏月摇了摇头,孟醒着双眼说道。

  “这你不能怪我,我整给你疗伤呢!”我辩解道。

  “等会儿再收拾你,先给我那件衣服!”夏月已经感觉到了身上的凉爽,面露不快,不过她瞬间就想到我这段时间不知道已经欣赏过多少次她的曼妙了,也就没有像那些小丫头一样失声尖叫。

  我把我的背包拿过来,掏出一套为她准备好的女装,然后扔了过去。

  “你就打算这么看着?”夏月用手捂着身体的关键部位,撇着眼说道。

  “不不不,我不是打算这么看,我是必须这么看,以防你暴起伤人。”我根本就没有转过身去的意思,如果这个时候夏月来个卸磨杀驴,我找谁诉苦去,所以我只能厚着脸皮这么说了。

  “你……”夏月瞪着我点了点头,强压住心头的怒火,站起身来开始穿衣服。

  奶奶的,简直就是天下第一等杀器,光是看了她几眼就差点儿要了我的老命,以前看尸体似的没什么感觉,现在在她的遮遮掩掩下竟然迸发了几百倍的魅力,勾地我两道鼻血喷涌而出……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叫洛西,现在几月几号?”夏月整理了一下穿好的衣服问道。

  “四月五号!”我擦着鼻血回答。

  “哦?一零年?”

  “是……是是!”我结巴着答道。

  “厉害呀,这才不到一个月呢,就找到了尸玉,你小子是个人才,仇天在哪?”夏月听了十分诧异,不过旋即笑了笑说道。

  “你认为我很傻吗?”我嘴角一翘,笑嘻嘻地说道。

  夏月被我说得一愣,随即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恩,不错,看来你还有点儿脑子,不过我要提醒你两点,第一,我们虽然是利用你,可是对你还没有什么恶意,说准确点儿是还没来得及有恶意,第二,你以为你用仇天来要挟我,我就不敢杀你了吗?”

  “这你就错了,我并没有什么要挟你的打算,我也知道你们的身份,更何况咱们之间谈不上有什么深仇大恨,所以我只是想对你说个明白,你把我变成了僵尸,这个我不怪你,我按照你们的吩咐找来了尸玉,也算是救了你们一命,我是有恩于你们,所以我的意思是,现在你告诉我一年之期如何续命,然后我帮你把仇天救活,咱们一拍两散,谁都不认识谁,如何?”听夏月的意思,他们也是仓促之下咬的我,对于我能否救活他们只不过是他们压得一个宝而已,至于救活他们后如何处置我,他们还没来得及商量,所以我打算来个以退为进。

  夏月听了挺意外,没想到我居然敢用仇天做筹码,来威胁她,沉思了片刻说道:“听你的意思,你见过天尸族的人了?”

  “没错,我还知道仇天就是血尸族的头尸,如今血尸族已经彻底被毁了。”现在血尸族的情况这么惨,作为你们两个仅存的血尸族人,除了拉拢老子,还有别的办法吗?

  “他们为什么没有杀你,难道……你已经加入了天尸族?”夏月听后有点儿紧张,双拳也紧紧地握起。

  “大姐,你也未必太小心了吧,我要真的加入了天尸族,此刻估计你应该是躺在天尸族的实验室里供人搞科研吧,至于他们为什么没杀我,山人我洪福齐天,还不至于被他们那几个歪瓜裂枣得手。”我阴笑着说。

  夏月听了没有说话,闭上眼睛站在原地思考,估计是正在捋顺思绪,毕竟她醒来以后事情的发展有些不合乎她的逻辑。

  而我也没有去打扰他,而是收拾着东西,然后把夏月以前穿的衣服都扔进了坑里,用石头埋好,省得以后被人发现。

  “哼,你除了刚才说的,还有别的事吧?如果我猜的不错,你一定是学了仇天的防腐术,而且还被天尸族给发现了,天尸族不可能就这么饶过你!”夏月突然睁开眼笑着说。

  靠,太聪明了,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想到了我话中的漏洞,几句话问得我一愣一愣的。

  “你是不是想让我帮你对付天尸族?而你自己又不好意思开口,还有就是你还不能肯定我对你是不是要利用完了就杀掉?”夏月双手抱胸,笑着说。

  ……这女子,太可恶了,竟然直接戳中了我的要害,我现在简直已经成了僵尸界的众矢之的,幸好天尸族没有把我学会防腐术的消息散播出去,否则无道族和魁宗两大僵尸家族再搀和进来,我恐怕就要被他们大卸八块了。

  “你放心,如今血尸族就剩下你和我们两个,我又怎么舍得杀了你呢,你可以想想,如果你离开了我们,天尸族会放过你吗?”夏月见说中了我的心事,走过来揽住我的肩头,然后用她那对可怕的凶器对我使用着糖衣炮弹……

  一时间我竟然有些迷离,不知道该不该在她的凶器下妥协,经过强烈的思想斗争,最后我最终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你告诉我一年之期的续命方法,一年后我帮你把仇天治好,这是我的底线,除此之外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