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六十七章 装大尾巴鹰

第六十七章 装大尾巴鹰

  “还有什么事儿?”夏月怒耐烦地说道。

  “我想知道到时候你会不会出手帮我!”我笑了笑,然后问。

  夏月听了一皱眉,略加思考地说:“看情况吧。”

  说完后转身找了个房间,钻进去睡大觉了……

  “嘿嘿,我就不信你不出手,天尸族和血尸族是灭族大恨,你见了他们还不疯了?”我看着夏月的背影,心里笑嘻嘻地嘀咕着。

  傍晚,我留下夏月在化工厂休息,我到学校看王泽凉和何磊的安排情况。

  “老大,你说他们会在白天来还是晚上来?”王泽凉问道。

  “这群天尸族的狗东西,只会干些偷鸡摸狗的事儿,大白天的他们肯定不会出来捣乱,十有八九会在后半夜到我宿舍偷袭我。”我想了想说道。

  “恩,我和何磊也这么认为,只不过咱们在明,他们在暗,需要小心他们派人来盯梢。”王泽凉点点头说。

  “不会,他们知道我是不会丢下室友和朋友走的,所以他们没必要搞那些刺探情报之类的小动作,再者说了,他们那么大的势力,只要来的人实力足够,咱们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所以你们就放心大胆的去安排。”

  我从和天尸族这些人的接触看得出来,他们搞垮了血尸族,一个个眼睛都快长到脑袋顶上去了,已经嚣张到了一定的境界,而且我的实力又摆在了明面上,就我这么个飞僵带着十几个行尸,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随手可以捏死的臭虫,所以我绝对可以肯定他们会信心十足地来我的宿舍找我,然后威逼我加入天尸族。

  “恩,能进出学校的路线一共有三条,第一条是学校正门,穿过教学楼后就可以到达学生宿舍,第二条是通过教师宿舍然后穿过操场,也能到达学生宿舍,第三条是后门,需要经过食堂和花园才能到学生宿舍,埋伏的地点有两个,都可以在到达学生宿舍前阻止天尸族,只不过咱们不知道天尸族会选择哪条路进校。”王泽凉说道。

  “对呀,这帮人太危险,咱们又不可能派人去蹲梢,如果咱们两处地点都设伏的话,一来是浪费了一半的人力,二来力量就分散了许多,所以能提前得知他们行动路线,是咱们成功阻截他们的前提。”何磊补充道。

  我想了想说:“这个我来解决,你们先计划好两套方案,把两个埋伏点如何行动分别演练好,到时候等我消息告诉你们最后选取那个点。”

  “是!”两个人答应一声,去安排了。

  我笑了笑,吹着口哨朝学校大门儿的保安室走去,想要随时掌握学校的动态,自然是这里最方便,而且这儿还有熟人儿呢。

  “有人吗?”我推开保安室的门,大声喊道。

  “谁呀,进来也不敲门。”一个保安牛逼轰轰地说道,这小子正低头吃着晚饭,连头没没带抬的。

  我一看他胖硕的背影,就知道这小子就是以前李峰的手下,曾经活埋过我的其中一个,那天我踹学校大门,还是他把我放进来的。

  “兄弟正享受着呢?要不要给你添俩菜?”我随手把门关上,然后一屁股坐在钢丝床上。

  小胖子保安挺奇怪,回过头来一看,顿时浑身一僵,手里的筷子也掉了,耷拉在嘴角的半根儿方便面也忘了吸溜进去了。

  “大……大大大哥,你找我有……有什么事儿?”这小胖子还有心理阴影呢,哆哆嗦嗦地问道。

  “别紧张,也没什么大事,兄弟就吃这个呀,一点儿营养也没有啊。”说完我掏出电话,拨通了学校外的送餐电话,简单地要了几个菜。

  放下电话后我没有说话,而是直勾勾地看着他,这小子见了估计心里也没底,不敢起身,也不敢问,过了一会儿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大哥,您饶了我吧,我上次真的不是存心要害你呀……”突然小胖子跑到我面前,扑通一声抱住我的大腿哭了起来。

  故意伤人,过失致死,埋尸,这可都是重罪,要不是李峰被吓成了神经病,估计早就把他们几个给供了出来,现在这些人应该在高墙里拿着牙刷刷地板呢,其他几个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一个个都辞职不干了,只有这小胖子好像有什么难处,没有离开学校,只不过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的,现在又见我来找他,顿时就泪崩了。

  “起来吧,以前的事儿咱们先放到一边儿,今天我找你是为了别的。”我用手轻轻一扶,小胖子乖乖地就站了起来。

  “有什么事儿大哥您说。”小胖子擦了擦眼泪和口水说。

  “时间还早,一会儿再说,你先去买几瓶啤酒,再来两条中华。”我甩手扔给他一千块钱。

  “是是是,我这就去。”小胖子点头哈腰地拿起钱,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等到他再回来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满了菜,小胖子殷勤把烟酒和剩下的钱放到了我的面前,我笑了笑,从桌子上拿起酒杯,打开一瓶啤酒斟满推到小胖子的面前,然后自己也斟了一杯。

  “不敢不敢。”小胖子简直是受宠若惊,不过我就喜欢看他现在的样子。

  “先走一个,我再告诉你找你有什么事儿。”说完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小胖子见我干了,不敢怠慢,也端起酒来喝掉,只不过喝得有点儿急,中途呛了一口,啤酒沫子直接从鼻子里喷了出来……

  “哈哈哈,别紧张,坐下说。”

  小胖子流着眼泪,委屈地坐在了椅子上,静静地等候着我的发落。

  “咱们保安室平时晚上有几个值班的?”我笑着问。

  “在保安室就我一个,还有四个在校区巡逻,他们要到凌晨才回来歇会儿。”小胖子赶紧回答道。

  我点点头,继续问道:“我有件事要拜托你,不知道你能不能帮忙?”

  “大哥您说,上刀山下火海我在所不辞。”小胖子站了起来,行了个标准的军礼说道。

  “我要你在五天后,也就是下周一的晚上,把其他几个保安都留在保安室,不能让他们出去巡逻,还要把学校校区的监控给我引出一根信号线,拉倒男生宿舍楼的楼顶,你办得到吗?”我眯着眼看着他说。

  “办是办得到,只不过……只不过!”小胖子扭扭捏捏地,脸皮还有些发红。

  “有话就说!”我瞪了他一眼说道。

  “让他们几个不去巡逻,最起码要摆上一桌,那几个都是酒鬼,而且接信号线也要用钱……我家里有病人,钱都花光了……”

  这小子,我说他怎么不换工作呢,而且总是值夜班,从他那两个大黑眼圈就能看得出来,肯定是白天伺候病人,晚上在这里值班儿。

  “这些够不够!”我伸手从兜里掏出两沓子新票,连封都没开的,整整两万块!怎么说我现在也是小土豪了,身上要是不带个两三万,哪还能对得起我那一千万的存款。

  “我靠!”小胖子俩眼珠子差点掉下来,在他眼里我只不过是个穷学生,可随随便便就逃出来一万块,这在他的认知里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所以一时没把持住,连心里话都说了出来。

  “你先别急着靠,这钱除去买线和请客的钱,其余的是给你家人看病的,只要你尽心给我办事儿,好处少不了你的。”我拿起酒瓶把酒杯斟满,然后一口干掉。

  “是……是是!谢谢!”小胖子已经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

  “两天之内给我搞定,我走了!”我甩手出了保安室,剩下小胖子自己在那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