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七十二章 龙虎山勾走张慧珊

第七十二章 龙虎山勾走张慧珊

  苏麃锋这一拳势大力沉,要是普通人被砸上恐怕直接就成丸子了,就算是我这样的飞僵不死也要残废,螟虫虽然皮壳坚硬,可在如此猛烈地巨力下,估计也好不到哪去。

  可是那螟虫却丝毫没有畏惧,反而在半空变换了方向,照着苏麃锋的拳头就扑了上去。

  “完了!”我心头一沉,估计螟虫这次是凶多吉少了,本来螟虫作为我保命的手段,用起来得心应手,实在是我的一大助力,如果这样被苏麃锋给打死,那是实在是太可惜了,可是现在再想驱使它逃走已经来不及了。

  我两眼一闭,心疼地不行。

  可是结果却大大出了我的意料,就在拳头和螟虫即将碰撞到一起的时候,苏麃锋突然把拳头松开,然后屈指一弹,中指狠狠地敲在了螟虫的背壳上,就听铛地一声,螟虫竟然被苏麃锋中指上的巨力给弹地倒飞了出去,摔在地上滚出了六七米远。

  眼见螟虫没有丧命,我心头一喜,挺身朝苏麃锋冲了上去,这样的好机会我又怎么能够放过,一边继续围着他转圈,一边伸出双手手指在他周身上下一通乱点,虽说无招无试,不过却无迹可寻,刚刚朝肩胛骨点来,转眼间又戳向了脚踝。

  于是凭借我的盲打,再加上苏麃锋还没有从乍见螟虫的震惊中恢复过来,我倒也和他打了个平手,只不过他没有给我机会,让我点中他的关节。

  先不说我和苏麃锋暂时僵持住,夏月这边情况可不妙了,也不知道张慧珊从苏麃锋这里学了些什么古怪招数,竟然偷袭得手,一拳打在了夏月的小肚子上,夏月噗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接连后退了三四步才稳住身形。

  “夏月,你给我死吧!”丁宁见夏月受伤,面目狰狞地说道。

  然后猛地窜起,一脚朝夏月的面门踹了过来,同时张慧珊也一拳打向了夏月的左胸,此时的夏月虽然受伤,不过还没有丧失战力,让她对付丁宁和张慧珊其中一人那是绝对没有问题,但是两个同时上的话,估计最多超不过十分钟,就有可能丧命在二人的联手之下了。

  “我来了!”突然从操场的围墙上传来一声贱兮兮地叫声,紧接着一个人扑通一声从墙上跳了下来,然后朝着我们这里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举起了右掌,然后大声喊道:“嘿!掌心雷!”

  对于这个声音,我是最熟悉不过了,一听就知道是说话和办事最不着调的龙虎山,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这个人就是这么离奇。

  “咔嚓!”只听平地里一声闷雷,张慧珊被一雷劈了出去,在地上滑了十来米才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尤其是张慧珊,当她听到掌心雷这三个字的时候,本能地浑身上下打了个哆嗦,不过还没等她做出任何反应,就已经着了道。

  夏月也吓得够呛,她没有见过龙虎山,本来以为又来了敌人,心头猛地一沉,刚想后跳躲开眼前的攻击,就看到张慧珊被一雷劈飞,这才知道是来了帮手。

  “姗姗!”苏麃锋见张慧珊受伤,大声喊道,不过有我的纠缠,他没有机会过去查看。

  我听了他对张慧珊的称呼,顿时恶寒一个……

  “为什么又是我……”张慧珊挣扎着站了起来,这次不错,没有被劈晕,不过在她心里已经对龙虎山仇恨至极了,咬牙切齿地瞪着龙虎山问道。

  “不,不好意思啊,谁让你离我近来着……呵呵!”说起来这次龙虎山真不是有意要劈她,夏月他还是认识的,而且他也知道丁宁和张慧珊是天尸族的人,所以扬手一雷朝离得比较近的张慧珊劈了过去,想要先解了夏月的围再说。

  “我跟你没完!”张慧珊飞到半空,猛地朝龙虎山冲了过来,两人激战在了一处。

  这边夏月看见来了帮手,心中大喜,一撇丁宁,然后合身冲了上去。

  这下两人的高低立马见了分晓,丁宁根本就不是夏月的对手,要不是因为刚才夏月受了张慧珊一拳,恐怕现在早就把丁宁收拾掉了。

  龙虎山这里就更别说了,现在张慧珊一见到龙虎山抬掌,两腿都不自然地发软,所以两人离远了龙虎山就扔一些臭豆腐汤或者石灰粉辣椒面什么的,离近了就抬掌把张慧珊吓跑。

  张慧珊越打越气,越气就越挨打,没多一会儿浑身上下就沾满了又臭有粘的汤汁,从头到脚都是白粉,满脸的辣椒酱……

  其实龙虎山挺不好意思的,所以没有下重手伤她,可是张慧珊又不依不饶,只能用那些拉七八糟的东西把她给逼开。

  “洛西,我先撤了,这娘们儿疯了!”龙虎山见张慧珊死缠烂打,一把辣椒面把她逼退,然后飞身窜上墙头,趁着夜色消失不见,张慧珊估计已经打魔障了,也跟着龙虎山翻墙而去……

  “回来!”丁宁和苏麃锋同时喊道,不过张慧珊已经听不到了……

  没办法,两人只能继续应付眼前的对手,只不过丁宁的落败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了,而我虽然不能击败苏麃锋,勉强支撑到夏月胜利还是没问题的。

  片刻后,我就发现苏麃锋好像有些心不在焉,明明可以攻击我的时候却犹豫了一下丧失了先机,然后有时候他会不经意地用眼神扫视墙外……

  “原来如此,你小子不长记性呀,为了个女人连自己的小命都不顾了。”如果我猜得不错,苏麃锋一定是在担心张慧珊的安全,她追杀龙虎山是极不明智地选择,本身就不是龙虎山的对手,而且还有伤在身,更何况龙虎山一看就不是个正经人,满脸淫笑,保不齐张慧珊就要被龙虎山非礼,苏麃锋一定是想到了这些,所以手脚都迟钝了许多,更何况这么半天都没回来,心里越发地没底了。

  上一次苏麃锋差点被我给搞死,就因为张慧珊,这次他心神不宁还是因为张慧珊,我要是不给你留点儿纪念,都对不起你的这份痴情!

  这就叫趁你病要你命,此时不下狠手,等到张慧珊回来了,我可就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受死吧!”我大喊一声,两脚连踢把苏麃锋逼得后退两步,然后一拳朝他的小腹打了过去,苏麃锋心急得都无心应战了,一弯腰躲过我的重拳,可是他没想到我此刻已经把身体前伸,同时张口一喷,把刚才收回来的螟虫照着他的脸吐了过去。

  “啊!”苏麃锋一个不注意,被螟虫两嘴咬破了脖子上的皮,然后飞速的钻了进去。

  这时苏麃锋已经顾不了张慧珊了,螟虫钻进去的后果他是很清楚的,于是他两只手狠狠地往自己脖子上一抓,连带自己的喉管和螟虫全都攥在了手里。

  与此同时,夏月一记重拳将丁宁打翻在地,丁宁口吐鲜血晕了过去。

  “夏月,接住,用这个砍他!”我大喊一声把扶桑枝逃出来扔给夏月,然后反身猛地抱住了苏麃锋,现在他为了制止螟虫连自己的喉管都快掐折了,可却不敢有丝毫地放松,直接导致他浑身上下的力气在飞速地消失,再被我这么狠狠地一抱,登时站在原地不能动弹……

  夏月喘着气接过扶桑枝,把用钟乳石做成的刀鞘拉开,见到了里边的小木棍儿:“用……这个?捅他哪里?”

  “别捅,砍……砍……”我几乎用上了我的全力才制住了苏麃锋,只能断断续续地说道。

  夏月不知道这石头上插个小木棍到底有什么用,不过一想出人意料的我已经给她带来了太多的震撼,所以就没有多想,拿着小木棍走到苏麃锋的面前,从脑袋正中劈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