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一章 都是搭讪惹的祸

第一章 都是搭讪惹的祸

  我被美女扑倒了……

  那晚是个猫都不愿意出来叫春的黑夜,我们宿舍四个人喝多了,确实是喝多了,因为他们三人手中挽着的都是对方的女朋友,而一向老实巴交的我,虽然文学气质强烈,眼神犀利,可仍没有深度接触过任何小于三十岁女性,这自然就成了他们的笑柄。

  "快看快看,对面来了个小野猫!"突然同宿舍的老二流着口水,两眼发直地叫唤。

  我们几个回头一看,瞬间感觉从头酥到了脚后跟,只见对面马路上正走过一个喷火女郎,一身短小精湛的连衣小裙,勉强能够阻挡住男人们冒着烈火的目光,精致而又使人迷离的面容,身材玲珑有致,走起路来颤颤巍巍,让见到的人不由得握紧双拳。

  看到我们四个这副嘴脸,他们三人的女朋友可不干了,拧着他们几个的耳朵开始严加管教,而我却一直没有把目光收回来。

  ”洛西别看了,你要真的有胆子,就直接点上!“

  "就是,你要敢约她去月下耕耘,下个月的饭费我给你掏了!"

  "下下个月的我包……"

  这群天杀的,知道我禁不起这样的诱惑,也是我酒精上脑,也许是长久以来的不如意,让我做下了改变一生的决定:"你们等着,老子还就不信了,不就是个小野猫吗!"

  我站起身来,脚踏迷踪步,以常人认为绝对不可能做到的步伐和速度飘过马路,然后拦住了小野猫的去路。

  我是背对着她的,扭头露出半张脸,以自认为最帅气的口吻和语速说道:"嗨,小野猫!"

  话一出口,顿时感觉冷汗直流,娘的太紧张了,一不小心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这让我这个从来没有如此大胆勾女的宅屌瞬间就僵住了,不敢回头看小野猫的表情……

  不知道她的反应如何,也许是被我的气场震慑到了,小野猫没有任何多余的语言,我能清晰地感觉到她在向我靠近,而且越来越近,最后整个儿贴在了我的背上。

  触电的感觉让我不禁长吸了一口气,马路对面的那几个货甚至比我还夸张,老二还以为是做梦,用手狠狠地掐了一下肉,掐的是怀里老三女朋友的。

  这时小野猫的手很自然地揽上了我的腰,然后慢慢地勒紧……

  而且越勒越紧……

  感觉到后背的温暖,我情不自禁地用力蹭了蹭,顿时感觉生活是如此地美好,心底一个曼妙地声音在唱着:"小白兔,白又白,蹦蹦跳跳真可爱。"

  不过小野猫却丝毫没有因为我的唐突而生气,继续用力贴近我的后背,一只小手也在我的八块腹肌上来回抚摸。

  这一刻,地球停止了运转,时间停止了流逝,任何人也不能阻止我继续享受这片刻的温存,从来没有过的刺激让我的每一根汗毛倒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胸腔的丝丝憋闷将我从梦境里拉了回来,低头一看,小野猫的胳膊正一点点地收紧。

  我慢慢地开始喘不上气,也许是因为刚才的整个过程太慢了,当我发觉肺里的氧气都被硬挤出去的时候,四肢已经因为长时间缺氧而失去了挣扎的力量,我只能勉强地朝对面那几个天杀的挥手,求他们来救我。

  天杀的,他们真的就是天杀的,因为他们以为我在跟他们挥手告别,所以他们十分配合的给我做了个拜拜的手势,而且还齐声喊道:"出门安全是第一,别忘带上小雨衣!"

  小野猫笑眯眯地朝对面几个天杀的来了个飞吻,搞得对面几个货嗷嗷直叫,然后扶着两脚腾空的我,顺着大街向东走去,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单凭右手就把我这个一百四十斤的大小伙子抬起来的。

  我们两个就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一样,腻腻呼呼地走着,引来街上众多男子羡慕和嫉妒的眼光。

  可是他们哪知道我的苦楚啊,小野猫留给我的空间仅够我呼吸用的,连发出一声求救都不可能,只能用眼神向他们表达我的请求,可是看在他们的眼中却成了另一种意思。

  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是本市某中文大学考古系的研究生,专攻古尸防腐专业,虽然品学兼优,可仍然是孤家寡人一个,这也难怪,整日与尸为伴,所以很少有女生能够忍受。

  小野猫带着我转了两条街,然后找了家小得不能再小的旅馆开了间房,进房后一把将我扔在床上,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就直接掀起被子将我和她盖住……

  "大姐……我还没有思想准备……"本来拿定主意反抗的我,突然感觉自己被小野猫合身抱住,四肢也被她缠得不能动弹,而且感受着小野猫在耳边呵出的热气,瞬间让我整个人都酥了……

  小野猫没有停止,我也没有反抗,整个意识都已经到了仙境,渐渐地模糊了起来,依稀还能感觉到小野猫在被窝中爬上爬下的,再然后……我就晕了过去……

  "好冷……"不知道过了多久,昏迷中的我突然感到一阵奇寒,打了个激灵醒了过来。

  擦了擦有些模糊的双眼,结果发现床前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小野猫,正坏笑着看着我,另一个则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脸色煞白没有一丝笑容,穿着一身土得掉渣的中山装……

  "你们是谁?我刚才怎么了?"我晃了晃还有些晕的脑袋,问眼前这两人。

  小野猫见我清醒了,笑着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夏月,是个僵尸,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将你带到这里,对此我们深表歉意。"

  "僵尸?毛屁的僵尸,你们是想劫我点儿钱吧,这下你们可找错人了,我是个穷学生,身上就这点儿……"我伸手往衣服兜抹去,结果却直接碰到了自己的大腿,掀开被子一角看了看:"靠,我的衣服呢,你们想干什么?"

  这下我可吓坏了,顿时联想到前不久看到的几篇报道,说有人出去找女人,结果被人下了迷药,把肾给切了……

  想到这我赶紧手忙脚乱地摸了摸后腰,发现一切安好,这才长出了口气。

  夏月看着我紧张的样子,笑得前仰后合:"行了,别闹了,我们没有时间跟你胡扯,现在不仅我们是僵尸,你也被我用我族中秘法改造成了僵尸,这位是族中首领头尸仇天,我两个被仇家暗算,受伤极重,马上就要陷入沉睡,你的任务是将我俩的尸身藏好,然后在一年之内找到两块尸玉来救我们,如果逾期不能找到尸玉,我俩就会彻底死去,而你没有我们的指导,一年后也将死去。"

  我傻了吧唧地看着眼前这个叫夏月的女人,鄙夷地说道:"你丫精神病吧,出门带证了吗?"

  "哼,不信你可以看看你的周身关节,凡是能活动的地方都已经被我咬过了……"夏月见我不信,叹了口气说道。

  "切!"我压根不相信她的话,抬起胳膊观瞧,却发现正如她所言,自己的每一个关节上都有两个小巧的齿痕……

  "凡是能活动的地方!"我突然意识到不妙,大喊一声把脑袋扎进两腿之间,然后仔细地寻找了起来……

  "啪!"满脸通红的夏月一巴掌打在我脸上:"想什么呢,看你挺老实的个人,怎么满脑子歪七扭八的想法,现在你相信了吧?"

  见到自己的宝贝没事,我终于长出了口气,不过还是对夏月的话很是怀疑:"僵尸不都是力大无穷,坚硬无比吗?你要能证明我就信你?"

  "怎么证明?"

  "胸口碎大石,鸡儿顶大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