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三章 毛血旺

第三章 毛血旺

  他们五个人压着我来到保安室,李峰吩咐其中一个在门外守着,剩下的人将我带到了里屋。

  保安室的陈设很简单,只有两张钢丝床和一套简单的桌椅,李峰朝两个手下使了个眼色,那两人不由分说把我按在椅子上,也不知道从哪抽出来一条麻绳,三两下就把我的胳膊反绑在了椅子的靠背上。

  "哥儿几个业务挺熟练呀,以前缺德事儿没少干吧?"一条麻绳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是小意思,只要我想随时都能崩断,而且眼前这几个货估计连我三拳两脚都挨不起,所以我心里是一星半点的害怕都没有,笑呵呵地朝他们四个打屁。

  我的百无聊赖在李峰四人的眼里却变成了另一种味道,嚣张,极度的嚣张,这就是他们现在对我一致的看法。

  "洛西,没想到你小子还挺有种,爷爷今天就看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按住他!"李峰看我丝毫都不把他们几个放在眼里,恼羞成怒地吩咐道。

  我长叹口气,以四十五度角无比鄙夷地看着李峰说道:"李峰,今天我落在你的手里算我倒霉,我就坐在这儿,要打的话随你便,不过有句话说在前头,都是混日子别把事做绝了,你当你的保安,我做我的学生,真要撕破脸对你对我都没好处。"

  虽然对付这几个小保安跟捏死几个蚂蚁没什么区别,可如果真那么做了的话,我也别想在学校呆了,绝对会被开除,那样的话想要接触到古尸只能自己去盗墓了,所以为了这个,我打算任由李峰毒打一顿,反正我现在也感觉不到疼,以后再找机会好好收拾他。

  "死到临头还嘴硬!"李峰见我态度强横,手中的警棍狠命地朝我的肩膀抽了下来,啪!

  这小子用了全力,连我的衣服都被抽裂了,可是却没有让我感到一丝疼痛,就好像被妹子轻轻抚了一下。

  "李峰,你的劲儿都使在小姐的肚皮上了吗?"我轻声咳嗽一声,无辜地看着李峰。

  那三个手下见我挨了一棍居然没事,不解地看着李峰,从他们的眼神里可以看得出来对我的话表示出了极大的认同。

  其实刚才那一棍的力道只有李峰最清楚,一棍下去震得他的手阵阵发麻,现在还在抖个不停。

  "真他娘的抗揍,一块儿上。"李峰狠狠地瞪了他们几个一眼,吩咐道。

  那三人一看李峰生气了,赶忙和李峰一起把我围在中间,手里的警棍不要钱似的抽了下来,雨点一样砸在我的身上,三十棍,整整三十棍,打得我比桑拿马杀鸡还舒服,不由得舒畅地呻*吟了几声。

  "大哥,大哥,你看他这样子,怎么挨揍还能挨出高*潮来的?"一个小保安拦住李峰说道。

  李逢几人停下手,一边喘着气一边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邪门儿了,这小子的皮太厚了,歇会儿,歇会儿再打。"李峰扑腾一声坐在钢丝床上。

  就在这时,保安室的门嘎吱一声被人推开,只见在门口把风的保安端着一个大托盘走了进来:"大哥,咱们点的酒菜送来了。"

  "放桌子上!"李峰正累得够呛,见夜宵送到,赶紧吩咐手下从床下拉出一轴啤酒,然后五个人围坐在桌子前。

  "这小子真是抗揍,打了半天怎么都不见叫唤一声,身上也青红不见,真他娘的怪了。"他们几个一边喝着一边不时用眼瞟着我说道。

  "嗨,李峰,你们就好意思让我这么看着?也不说让我也喝两口?"折腾了半宿了,我也早就饥饿难忍,大声朝李峰喊道。

  李峰早就气疯了,见我又招摆他,端起酒杯来到我的面前,唰地把酒泼在我的脸上,紧接着一口痰吐在了我的脸上。

  "洛西,别以为你抗揍就牛逼,老子整人的法子多得是,等会给你来个全套!"

  从小到大还没人朝我的脸吐过痰,一股愤怒至极的怒火无可压抑地从我的胸膛迸发了出来,也许是我根本就不想去压抑,狠狠地瞪着李峰说道:"李峰,你打我几下我认了,再敢朝我吐痰小心我跟你没完。"

  "没完?我看你怎么跟我没完,哥几个一块儿吐。"李峰见我到了现在还如此嚣张,吩咐一声和另外四个保安又来到我身前,呸呸地朝我喷起了吐沫。

  一口口痰重重地打在我脸上,却犹如刀子一样割在我心里,胸口的怒气就像火山口一样,压制不住地迸发了出来。

  "够了!"我大喊一声抬起头,像看一条死狗一样冷漠地看着李峰,然后慢慢地站了起来,绑在椅子上的麻绳在我的巨力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椅子因为承受不住先一步碎成几块儿。

  眼看着麻绳被崩断成十几节,李峰等人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打死他!"人的害怕到了极致就会转化成愤怒,李峰几人此刻就是这样,抓起警棍就朝我冲了过来。

  别说他们现在已经抓狂,就是先前也不是我的对手,三两下就被我把几人的警棍抢在了手里。

  "你们不是想我死吗,好!"我虽然愤怒到了极点,可基本的理智还是有的,绝对不能违反校规,于是举起一根警棍,狠狠地砸在我的头上,我的力量可比他们大多了,警棍咔嚓一声断成了两截。

  "不够?"见他们没什么反应,又将一根警棍在头顶砸折,这次效果不错,李峰几人的眼里已经满布恐惧。

  接着又是咔咔咔三声,把剩余的警棍也都砸断,然后举起一张椅子,双手抡起来重重地砸在了脑袋上,椅子哗啦一声碎成了木板儿,我晃了晃脑袋,把木屑从头上甩下去。

  "妈呀!"李峰几个吓得大叫一声,抱头鼠窜跑了个无影无踪,也不知道他们五个是怎么并排着挤出保安室的门口的……

  见他们吓得够呛,稍稍平息了一丝我的怒火,到水管前把脸洗干净,然后一屁股坐在桌子前,好半天后才从愤怒中回复了过来,看了看面前的酒菜,肚子咕咕地叫了几声,于是拿起一双筷子吃了起来。

  "哼,敢惹老子,老子不发威你们真当老子是病猫?,不想活了你们,菜不错呀,鱼香……毛血旺……"我一边咧开腮帮子吃菜一边骂骂咧咧。

  毛血旺,倒霉就倒霉在它上边了,吃过的朋友都知道这道菜里边的主料是鸭血,"呃!"鸭血刚一下肚,一股腐烂至极的臭气从我的肚子里反了出来,紧接着视线开始模糊,天旋地转了起来,浑身上下开始颤抖个不停,脑中突然想起夏月临死前吩咐过自己不要吃腐血,可是现在再后悔已经晚了。

  "不好,要死。"马上我就意识到了大事不妙,赶紧用手开始猛扣喉嗓,喉咙一痒呃地一下把肚子里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

  还好见机得快,否则再耽误片刻非要休克了不可,即便这样全身的力气还是消失得一丝不留,而且四肢也不停地抽搐,顺着嘴角开始吐白沫。

  总算明白了夏月的好心,可是现在还有什么用,我的意识在一点点地模糊,灵魂好像被从体内抽离出来一样,难道这就是死亡的滋味吗!

  就在我苦苦挣扎的时候,保安室的门被人从外边推开一条缝。

  "大哥,那小子躺地上不动了,八成是刚才自残过头,真残了!"

  "进去看看他死了没有?"原来李峰几个人虽然跑掉了,可还是不相信我真不怕打,认为我是凭着一时怒气支撑着不倒,所以又返回来看看,结果正好看到我倒地不支。

  小保安轻手轻脚地摸到我的身边,探了探我的鼻息:"大哥,他快没气儿了。"

  "你说什么?"李峰闻听吓得够呛,连忙推门进屋,看了看我的伤势。

  "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虽然是他自残咱们也脱不了干系……"

  李峰来回转了几圈,最后面色一狠对其他几个保安说道:"这小子不行了,今天的事只有咱们几个知道,趁着天黑,把他给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