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四章 老子被活埋

第四章 老子被活埋

  这几个兔崽子,真就要把我给埋了,我能清楚地感觉到他们把我塞进了麻袋,然后抬着我转了几圈,最后扔在了一处湿嗒嗒的地方,好像是河边,只听他们几个小声说了几句,就传来了铁锨锄地的声音。

  "你们这群混蛋,老子还活着呢,被你们一埋岂不是小命都没了?"我经常接触古尸和发掘现场所以很清楚,人只要埋在地下深度超过四十厘米,就很难再翻动拍实的泥土,到时候就算有多大的力气都不可能逃出来,古时候很多古尸都有过挣扎的痕迹,有的离地面很近,可惜没有借力的地方,只能饮恨地下。

  不能被他们埋下去,此刻我虽然意识模糊,浑身无力,可求生的欲*望却突然无比地强烈了起来,死命着挣扎着想活动一下身体,好引起他们的注意,别把我埋下去,可是挣扎了半天四肢没有任何动静,不过一口怨气

  却随着急火从我的身体中后偏下方被挤了出去……

  "噗!"

  这么静的夜里,除了几个保安手中铁锹的声音,四周没有一丝声响,突然从我身上发出的这道声音顿时让他们几个停下了手,然后战战兢兢地回过头来看着死猪一样躺在地上的我。

  "大……大哥,刚……你放屁了吗?"

  "去你麻的,过去看看!"李峰给了那个保安一巴掌。

  那保安毕竟心虚,哆嗦着双腿用手中的铁锹推了推我:"喂……是你吗!"

  "是我是我,我还活着!"我心里不停地呐喊着,可就是发不出一点声音,急得我差点儿诈尸……

  那该死的保安,也不知道谁给他的勇气,见我没什么动静,举起铁锹啪啪地拍了拍我的脑袋,两铁锹下来晃得我的脑袋更晕了,意识彻底地没有了,只感觉到无穷无尽地天旋地转……

  接下来整个黑夜就只剩下了李峰几人铁锹的声音……

  我被活埋了……

  一天,准确地说是一晚的时间,就改变了我的整个生活,我变成了僵尸,此刻又阴错阳差地被当成死人埋进了土里,虽然我还没死,不过身上越来越沉重的压迫感告诉我死神已经渐渐来临。

  "难道真的就这样死去了吗……"脑海中闪过这最后一个念头,所有的感觉都消失殆尽,一切都归于黑暗和虚无……

  此时,我的灵魂好像离开了躯体,漫无目的地在黑暗中游荡,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下雨了?"

  不知过了多久,好似一滴雨水轻点在我的额头,虽然极小,但雨水的冰凉此刻却无比清晰地传遍了我的每一根神经。

  "好清凉!"透彻心扉地凉意不断地袭来,一开始是脸部,最后整个身体都被包裹在了其中。

  动了,我感觉到了我的手指已经能够轻轻地卷曲,身上的无力感也正在逐渐地消失,脑袋的眩晕也一点点地减弱,一直悬空的我好像又回到了陆地,我能清楚地感受到鸭血带给我的创伤正在一点点地痊愈。

  只不过现在的我仍旧裹在麻袋中,四周的空间狠命地将我压挤,能够容我活动的空间极为有限,而且现在正在被冰凉的水一点点地充斥。

  "幸好他们没把我身上的麻袋撤掉,否则哪里还有命在。"凭借麻袋的阻隔,和缝隙之间的一丝空气,我竟然顽强地活了下来,这也得益于我僵尸的强悍体质,要是个常人早就憋死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我感觉胳膊上的力气已经恢复了不少,微微用力挣扎了一下,身下的泥土突然间一阵松动。

  "怎么回事,凭感觉我现在明明是趴着呢,为什么上边的土那么结实,下边的却松了呢?"我试着又动了动,只听哗地一声,大股大股的水从我的身下涌了上来。

  "有门儿。"我憋住气,加大挣动的幅度,把身边的泥土硬生生地挤向两边,涌进来的水也越来越多。

  就听噗通一声,我身下的泥土竟然从中间裂开一条大缝,我也从缝中掉了下去,顿时被冰冷的浑水包围。

  我屏住呼吸,双手狠命地抓住麻袋,用力一撕,把麻袋撕开一个能够容我钻出的大洞,然后摸着水里的水草爬上了岸。

  "噗噗,麻的,还好老子命大,这群白痴把河床子快挖穿了。"我一上岸,把嘴里的淤泥吐出来,再也支撑不住,翻身躺倒在河岸边。

  眼珠子左右看了看,原来是离学校不远的护城河边,这里平时很少有人来,而且这条河已经存在了数百年之久,从表面看河面不宽,可河道下方早就被河水冲刷得成了个梯形,李峰他们的坑挖得比较深,也正是如此才让我落到了河里,逃了一命。

  "李峰,你敢活埋老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这次死里逃生,真是让我后悔对李峰太仁慈了,如果教训他们一下的话估计他们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唉,结果弄得自己还差点丧命。

  所以我不打算再忍了,我要去教训李峰,我要打断他两条腿,我要出这口恶气!

  从兜里掏出我的国产防水山寨手机,按了下解锁键看了看时间。

  "靠,现在都是第二天了?"原来我已经在坑里被困了一天,现在已经是第二天深夜。

  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手脚,虽然还是四肢无力,可是对付李峰他们五个没有问题,这下我可知道吃腐血的下场了,真是后悔没有把夏月的话放在心上,这才让自己吃了个大亏。

  迈开步子朝学校走去,幸好现在是深夜,我现在两眼通红,再加上浑身无力,走起来一抽一抽的,如果配上满头白发我就是个脑血栓患者,如果配上满口白沫的话,我就是个羊癫疯病人,很不幸,我现在配上的是浑身干硬的泥浆,此刻就像个刚从坟头里爬出的丧尸,如果不是因为深夜没人,早就被人报警抓起来了。

  离学校大门还有一百米远,已经看到了保安室的灯光,我咬了咬牙顺着墙边朝保安室走去,现在满脑子都是报复李峰,校规什么的早就扔到了脑后。

  就在这时,只见保安室人影一闪,钻出一个全身黑色休闲服的人,两只小贼眼四处看了看,手中提着个旅行包,后背背着一根一米长的短铁锨。

  我微微一愣:"这不是李峰吗?他这么晚了去干嘛?"

  看他贼眉鼠眼的样子,就知道没好事,这小子整天学校社会两头跑,从来就没干过什么正经事,这大晚上的溜出去一定有蹊跷。

  虽然我现在很想冲上去打折他的腿,可好奇心还是让我强压住心中的怒火,打算先搞清楚他的意图再动手,于是紧跳两步跟在了他的身后。

  前边不远处的李峰好像特别紧张,一步三回头,生怕自己被人发现了似的,这更加勾起了我的好奇。

  只见他转过学校的围墙,从一个黑不溜秋的胡同里推出一辆摩托车,狠踩两下把车打着火,一偏腿坐了上去。

  我没想到他居然还在这里藏了辆车,这要是被他跑了可就追不上了,于是我一咬牙平地跳起,几乎与李峰同时落在了摩托车的后座上,我极力地控制着身体下落的速度,不过还是使摩托车轻轻晃了晃,还好李峰没有发现。

  现在的情形就有些诡异了,李峰把旅行包挂车把上,开车朝前走,而他的身后站着一个浑身是泥浆,恶狠狠地僵尸……

  李峰傻呵呵地开着车,带着我在市区转了两个圈,然后朝东郊走去,在靠近二环边的一处建筑工地挺了下来。

  只见他把车推进路边的一片小树林藏了起来,而我却早已经从车上跳了下来,紧紧地贴在了他的身后,虽然他好几次感觉后背冷气直冒,然后回头观瞧,可在我的左躲右闪下根本没发现我的存在……

  李峰狐疑地挠了挠头,抓起旅行袋翻过工地的围墙跳了进去,我自然也跟在了他的身后,围墙后边没有一丝灯光,简直就是伸手不见五指。

  "姐夫?你在哪呢?"李峰突然停下脚步,小声地喊道。

  "嘘,小声点儿,我在这呢。"就在李峰右手边不远的地方,一人轻声说道:"东西都带齐了吗?"

  "都带了,那座老坟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