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防腐师

返回首页僵尸防腐师 > 第五章 吓你没商量

第五章 吓你没商量

  "在里边,跟我来。"那人摸着黑抓住李峰,然后拉着他朝工地深处走去,由于太黑,他根本没发现我就跟着他们的身后,于是我们三个来到了一座大坑前。

  "就是这儿?坟在哪呢?"李峰朝五六米深的大坑里看了看,除了土块儿根本没有别的东西。

  "在坑底呢,下边有个大石板,白天我开挖掘机刨土的时候一挠把石板掀起来了,看得清清楚楚,下边是两具黄木大棺材,不过就是被水给淹了。"李峰的姐夫嘿嘿笑着说。

  听到这我也弄明白了,李峰的姐夫是这个工地的工人,白天干活的时候发现了坑下有古墓,然后动了歹念,又把石板放了回去,再叫李峰晚上过来和他一起把古墓里的东西偷走。

  "那还等什么,赶紧干活吧!"李峰性子还挺急,拎着手中的旅行袋顺着坑边溜了下去,他姐夫紧随其后。

  "哼哼,正要找机会收拾你,你就自己跑这儿来作死。"我冷笑一声,转身朝远离大坑的地方走了几步,然后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一零……

  当我再回来的时候,李峰两人已经用随身带的铁锹把盖住墓室的几块石板翘了起来,石板下是用青砖码的墓室,从正中间分为两个墓室,每个墓室里都有一副棺木,不过却已经被地下水把整个墓室给淹了。

  "原来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墓,就一个正妻,连个妾都没有,穷鬼一个。"我打量了一眼,就知道了这座古墓的底细,一般这种青砖墓里葬的人不会太富有,也不会有太多的随葬品,最好的也就是一些普通的陶器和铜钱,能随身有两块儿玉就不错了。

  李峰两人见了棺木,却欣喜异常,打开旅行包从里边掏出两根长绳和几把斧子锥子什么的,然后用长绳拴住其中一具棺木的一头,两人开始用力往外拉。

  看来李峰的姐夫有点儿经验,知道在水里用不上力,很难把棺盖打开,就算开了被水冲进棺材也不好寻找宝物,所以要李峰带绳子来把棺材拉上来再开棺。

  "这俩笨蛋,就你们这点力气,也想把这么大的棺材拉上来?"我仔细地打量了一下那两具棺木,左边那具已经被泡烂了,只是还保持着棺材的形状,而李峰他们拉的这具可就不一样了,虽然不知道被水侵泡了多少年,可木质竟然没有丝毫腐朽的样子,表面黄油油的,光是这具棺木少说就有三四百斤,更别说加上里边的东西和水了。

  见他们拉得费劲,我突然灵光一现,嘿嘿笑了一声跳下土坑,然后全速从李峰两人的头顶越了过去。

  要不说做贼心虚呢,李峰正全身心拉棺材,突然感到头顶一阵阴风吹过,好像什么东西飘了过去,吓得两手一松,嗷地嚎叫一声,抱头蹲在地上。

  他是松手了,他姐夫可惨了,那么重的棺木根本就不是他一个人能拉得住的,噗通一声棺木摔回了水里,李峰姐夫被棺木猛地一拽,大头朝下戳进了墓室的水中……

  只见水面上咕嘟咕嘟地冒了几个泡,李峰的姐夫连滚带爬地从水里爬了上来,呕了半天吐出来半只死耗子,然后喘着气指着李峰骂道:"李峰,我知道你和你姐看不上我,可你也不该这么害我,咳咳!"

  李峰听了,哆嗦着双腿对他姐夫说:"不怪我,刚才你没见有个什么东西从咱们头顶飞过去吗?"

  "飞个屁,我就知道你小子心黑,以后有好事别指望我再叫上你!"李峰姐夫狠啐了李峰一口,回身去拉栓在棺木上的绳子,可是抓了两把都没抓到……

  就在这时,一阵阵嘎吱嘎吱声突然从棺材里传了出来,好似里边有人正在用指甲一下一下地挠着棺材板,紧接着整具棺材突然慢慢地浮起,然后升到了半空,仔细一看,原来棺木的下方,一个浑身泥浆,两眼通红的僵尸正一只手托举着棺木站了起来,另一只手还在棺材上嘎吱嘎吱地挠着……

  没错,这个丧尸就是我,刚才趁着李峰和他姐夫分心,我悄悄地潜进了墓室的水中,然后把棺木托了起来。

  李峰和他姐夫瞬间就被我狰狞的面孔吓傻了:"妈呀,这是……妈呀!"

  两个人哪见过这阵仗,本来就够心虚的了,现在又被窝一吓,扑通扑通摔倒在地,跟螃蟹似的开始口吐白沫。

  "妈个屁呀妈,有你们这样的儿子可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我跳上岸把棺材放到一旁,然后用脚踢了踢李峰二人,结果没有任何反应,虽然还有气,可是受的刺激太大了,估计醒了以后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都会产生严重的障碍,让我不由得为李峰的姐姐长叹了口气。

  找了个水管把自己身上的泥浆冲了冲,虽然还是脏兮兮的,不过已经能够辨认出来是个人了,然后在土坑的旁边找了个预制板躺下休息。

  过了一会儿,天也亮了,警察也赶到了,后边还跟着市文物局的两位专家,让我高兴的是总算报了李峰活埋我的仇,而且还没有犯殴打学校保安的校规,在我的指认下警察带走了李峰和他姐夫,估计这俩小子最少要关上五六年了,有句话说的好,别装蛋!装蛋必被办!希望李峰在监狱里老实点,否则必定贞节难保。

  之后警察封锁了土坑,我也做好了笔录,避重就轻地把自己跟踪李峰,发现他们盗墓,然后他们心理素质低被吓晕的经过告诉了警察。

  那两个专家则围着墓室转了两圈,与我的看法相同,认为这是个古代小农的墓葬,没有什么科考价值,所以吩咐工作人员把岸上的棺材打开。

  两个考古队员把撬杠插进棺盖的缝隙,用力一翘,只听嗤地一声,棺材里边好似真空一样,将外边的空气吸了进去,两个考古队员有些纳闷,停下手来等着专家的指示。

  两个专家却丝毫都不当回事,不耐烦地吩咐考古队员继续。

  这也难怪他们两个不重视,本来听说有人盗墓,火急火燎地跟着警察过来,结果就是个普通的墓葬,就算棺材里东西保存再完好,也不会有什么好东西在里边,所以也就不太上心了。

  不过在一旁看热闹的我听到棺材发出的声音却心中一动,毕竟我是研究古尸专业的,棺木中的宝物虽然主要是些金银玉器、字画印信之类的东西,可还有一件价值更高,那就是不腐的古尸,甚至比那些随葬品更有科考价值,这个墓穴已经被水淹没,而且棺材这具棺材不腐,刚才略微撬动能够看得出里边已经形成了真空环境,极有可能保存有完整的古尸……

  "住手!"我大喊一声阻止两个考古队员继续撬动棺盖,然后两步跑到那两个专家的面前:"棺盖不能打开,里边极有可能有不腐的古尸!"

  我错了,我不该这样莽撞的,因为我忘了一件事,对面的两人是文物局的专家,我这句话不仅否定了他们的权威,而且当着这么多警察和看热闹的人,极大地伤了他们的面子,所以……

  "你是谁?警察,把这小子轰出去,捣乱!"其中一个胖点的专家满脸通红地朝警察喊道。

  没办法,我只能任由警察把我推出封锁圈,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考古队员用撬杠把棺材盖打开。

  噗,大股的空气涌入棺材,棺盖被一掀而下,除去那两个专家,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棺内。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再把目光挪动,所有人的嘴巴都不能合拢,还有几个甚至口水都流了出来,两个专家也注意到了周围人的反应,好奇地用眼角瞟了一眼棺材内的尸体,结果差点没把他们两人给噎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