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11 盒子里的死婴

11 盒子里的死婴

  陈冠东问我在哪,说要过来戳破阴谋,我说坐车呢,怎么告诉他具体地址,我要是拉长路程,那老钱鬼不开心了,搞我咋办。

  这个时候吊丝的智慧就派上了用场,我跟陈冠东说兵分两路。

  我等会就下车,和老钱鬼走,如果他是鬼,那陈冠东就错了,如果他不是鬼,是人假扮的,我也可以将计就计,看看裸奔女到底想骗我干嘛。

  至于陈冠东,既然他是灵探,手段还是有的,他直接找到我这辆出租车,审问的哥就可以了。

  然后我就把这辆出租车的号码给陈冠东发过去了,发完就提前下车了,老钱也下来了,当时的哥不知道故意还是有意的说下去尿尿,反正老钱下车没在他视线范围内,这让我越发的气了疑心,他们真像是商量好的。

  下了车,老钱就在前面走,没一会儿功夫他就进了附近的一个巷子,那里没啥光线。

  有了陈冠东的提醒,我还真觉得他有点怪,冒充的可能性很大。

  当时我真想冲上去逮住他,在他脸上狠狠蹭蹭,看他有没有化妆还是啥的。

  而且我和老钱一起去洗过澡,我知道老钱做过阑尾炎手术,小肚子上有伤口,如果他没有,那就不是了。

  可是问题来了,谁知道鬼身上有没有疤,话又说回来,鬼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啊?不是灵魂吗?肉体也可以触碰吗?

  心里正寻思着呢,老钱给我递来了一张纸条。

  我好奇的接过了纸条,想看看上面写着什么。

  打开一看,上面写着我遭报应了,还了十年前的债,我不怪任何人,死是一种解脱。但是你是无辜的,你现在已经要倒霉了,我得帮你解决掉问题。

  草,看到这,如果没有陈冠东,我肯定很感动,可是现在我越发怀疑了。

  尼玛的,怎么不讲话,还给我看纸条,之前明明还简单讲了两句,显然是怕讲多了,露馅啊,毕竟长得像已经很不容易了,声音跟老钱肯定不太像!

  我装着很惊讶的样子问他:“老…老钱…你现在是鬼吗?你怎么不能说话了?是不是车祸撞到了嗓子,声带撞破了,所以做鬼,不能讲话了?”

  我问完,他立刻跟我点了点头。

  当时我心里真想笑,卧槽,这呆逼,被我绕进沟里,之前他在值班室还给我讲过腰疼两个字呢,看来他智商不咋滴啊。

  不过他很快似乎反映了过来,他用根笔在纸上继续写:不完全是声带撞破了,主要是我车祸死的,好不容易聚集了鬼气,灵力很弱,如果讲话会太快泄露鬼气,我的灵魂很快就散了…

  老钱写的倒是很漂亮,很有道理,如果我不怀疑他,肯定就信了他了。

  但是我现在可不再信他了,这货十之八九就是假的了。

  我很想把它揪住了,质问他到底想干嘛。

  但是我忍住了,冲动不好,我得看看他想干嘛。

  然后我就问老钱我现在该怎么办,老钱就在纸上又写了一句话:我现在是鬼,所以能看到你看不到的,她们家在养小鬼,你去把小鬼杀了,就害不到你了。

  听到这,我就纳闷了,假老钱和母女花不是一伙的吗,干嘛让我去对付母女花家的小鬼?

  我就问老钱,什么小鬼,我说我就一普通人,怎么能对付小鬼呢。

  老钱给我写字说这就交给他了,只要我跟他走就是了,他说他可以帮到我。

  我没直接戳穿他,就跟着他走,当时已经快到小区了,然后我们走进了小区,大半夜的我们轻车熟路的就进去了,那个顶替我的同事都睡着了,也就没看到我们。

  很快我们到了富婆家楼下,我没直接上去,我就问老钱,上去不会被别人看到吗,他说他现在可是鬼,是有能力的,有办法把我弄进富婆家。

  听到这我就惊了,卧槽,不会是我自以为是了,这真的是老钱鬼吧?

  当时我很犹豫,又有点动摇了,我想拖延时间,等陈冠东的消息。

  可是这要是等久了,不管这老钱是假的还是真的鬼,都要怀疑我动机了,对我很不妙。

  就在我犹豫间,陈冠东当了回及时雨,他给我来短信了,他说审问过了,假的,是老钱鬼给了那司机两百块,合起伙儿来骗我的。

  卧槽,真是假的,这下我没那么怕了,既然没鬼,我怕个屌!

  我给陈冠东发了个短信,叫他来小区底下随时准备支援我,然后我就和老钱鬼上楼了,我倒要看看他们玩什么把戏!

  我和假老钱一起上了楼,来到富婆家门口的时候,假老钱嘱咐我,等会进去了之后,要随时保持跟他三米远的距离,这样我就不会被别人看见了。

  卧槽,这样的玩笑和谎言也敢跟我开。

  我装作很惊讶的问他为什么,他写字说鬼其实没有多大的能力,并没多可怕,唯一厉害的就是可以用灵力去影响人的精神,改变周围的脑磁场,这就像是障眼法似得,让对方看不到,或者短暂的变成精神病,没有正常的思维。

  老钱还说刚才他下车子,的哥没看出来有他在,就是改变了的哥的精神。要是老钱没跟我提这茬儿,我都没在意这一点,看来我智商还是不够,考虑问题还不够全面。

  奶奶的,虽然我知道这是假老钱,但是丫说的还蛮有道理的样子,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鬼,估计也是这样害人的,我可听说过什么鬼打墙,让人迷路之类的说法就是和磁场有关的。

  我很认真的跟老钱点了点头,然后就全神贯注了起来,我倒想看看他要怎么表演,这么大个门,他一冒牌鬼,难道还要给我表演穿墙术?

  我正认真看着呢,假老钱突然一把推向了门,然后就把门推开了,肯定是早就商量好的,门没关上。

  我日,真是简单粗暴啊,还以为能看到啥魔术似得表演呢,没想到就是个这,真把我当白痴吗?

  假老钱直接走进去了,我只得跟了进去,然后他居然还把门给关了。

  进去之后,我却没看到屋子里有人,估计母女花在房间里吧,她们肯定是不想出现在外面,怕自己演技不好,不能和老钱配合好,怕露馅了。

  进了屋子,老钱径直就往餐桌的方向走,我看到上次那枯萎了的玫瑰花还在呢,心里难免有点毛毛的,不知道老钱来这干嘛,不过我还是跟了上去。

  很快,老钱突然一下子钻进了桌子底下,跟条狗似得。

  我就纳闷了,你丫的钻桌子底下干嘛?我就好奇的蹲下去看。

  我这才发现,原来餐桌底下贴了一个不是很大的黑色木盒子,长约半米,宽度和厚度差不多都是三十厘米。

  废了不小的劲道,老钱把这黑色的木盒子给弄了下来,放到了餐桌上。

  老钱叫我把他打开,我心扑通扑通的跳,隐隐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但是我现在要是不照着老钱说的做,要是露馅了,老钱一喊,母女花一起出来,三个人,就算没有虫子,没有蛊,我也打不过啊!

  奶奶的,还是有点冲动了,得忍,估摸着陈冠东很快也要赶过来了。

  然后我就壮着胆子,慢慢的挪开了黑盒子的盖子,当我看到里面的东西时,我倒吸了口冷气,整个人打了个寒颤。

  木盒子里躺着一个死婴,整个身体都有点发青了,甚至有点干瘪,像是死了有些年头了,但是奇怪的是,它却并没有腐烂。

  最让我心悸的是,身体虽然干瘪了,但是他的眼睛却是睁着的,甚至还透着灵光,就像活人的眼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