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13 认主

13 认主

  很快我就冲到了裸奔女的面前,可是丫居然没躲,看她那水灵的脸蛋儿,我当时都有点心慌,不好意思动手了,真是个软蛋。

  不过已经刹不住了,我两只大手真的捏住了她的胸,软软的,好像都没穿内衣。

  我当即一阵脸红,可是她居然笑着问我手感好不好。

  草,这娘们不要脸啊!

  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而她则突然猛的提起脚,一脚踹在我裤裆上,我当即就捂住胯下摊在了地上。

  妈的,这娘们劲道居然这么大,我感觉她可能还是个练家子。

  我趴在地上爬不起来了,感觉jb都不属于自己了,那种疼太难受了,甚至让我对这娘们产生了心理阴影。

  很快,她来到我面前一脚踩在了我的小肚子上,对我说了句:凶啊,你再凶啊,本来想给你温柔点解决问题的,偏偏要闹成这样,自己作死。

  看来是真的要撕破脸了,我忍着痛就欲反抗,可是假老钱已经上来了,已经软了的我两只手被他给抓住了,别到了后腰上。

  我心想完了,不知道陈冠东啥时候来,难道只能寄希望与鬼婴了吗?

  一想到鬼婴,我也豁出去了,我就大声喊:小鬼啊,你有眼睛没有啊,你可能不会思考,我就告诉你吧,他们把我弄过来,肯定是要害你啊,你快对付他们啊。

  你还别说,我说的好像还真的管用,反正我听到那鬼婴‘唧唧、唧唧’的声音好像更阴沉了。

  想到这我就继续在那说谁害你、你对付谁,快快快。

  说完,我还扭头看了过去,我看到的那场景挺渗人的,死婴的脑袋昂了起来,但它的身体还拖在地上,它就那样慢慢的往前爬了起来…

  看到死婴往前爬,虽然感觉它除了恐怖,看不出什么厉害的地方,因为它爬的速度比较慢,但我寻思着这毕竟是个小鬼,也许厉害的地方我看不出来罢了,要不裸奔女这厉害的角色也不会把我扯进来。

  如此想着,我就继续喊死婴快点。

  可是很快我就慌了,死婴不知道是耳朵不好使,还是没方向感,它完全没理会我,也没管我们这方向,它只是朝屋子里其中一个方向爬了过去,那方向就是昨晚我看到富婆尿尿的屋子。

  而且,这死婴边往那屋子爬,她的眼角依旧在流着泪…

  很快,这死婴就快爬到了房门口,而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推开了,是富婆走了出来。

  当时我有点傻眼了,少妇她没穿上衣,上身赤裸着,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裸睡的习惯。

  本来我的注意力是要集中到少妇的胸脯肉上的,但是不得不说她身上还有一个地方更吸引人,或者说更吓人,那就是她腰上的那道疤。

  那道疤应该就是老钱撞了后留下的伤口,真的很长,让我胆寒的是,此时疤痕在动,裂开了一道口子,就像是少妇的腰上张开了嘴…

  血一个劲的从疤痕处往外流,而且血并不是很鲜红,而是紫黑色的…

  看着少妇腰上的裂口,我心里一阵翻涌,挺渗人的。

  而少妇此时看起来也很吃力,很痛楚,她扶住了门框,身体一个劲的在那抽着,那足足有两斤重的胸脯肉也是跟着一颤一颤的,如果不是我傻眼了肯定要给她抓拍下来,绝逼是一部牛逼的恐怖青色电影。

  少妇张开了嘴,嘴唇一个劲在那蠕动,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而这个时候裸奔女开口了,她对着死婴说:不要乱来,我给你找一个新的更适合你的主人!

  听了裸奔女的这句话,我才反应了过来,妈的,骗我过来,是要给这死婴找个主人?

  可是为什么是我?因为我的身体适合小鬼?

  我不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但是裸奔女已经开始行动了。

  她的劲真的挺大的,她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如果只是她一个人,我也许能反抗掉,但是假老钱在那配合她,很快我就被拖到了死婴的身旁。

  裸奔女突然一脚踩在了我的裤裆上,甚至还做出了一副要碾压我命根子的架势。

  然后,她对我说:“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成为太监,一个是按照我说的去做。”

  这个选择对我来说太简单了,当然是保住命根子啊,我赶忙说我听她的。

  然后在她的要求下,我快速走到了死婴的身旁,此时死婴正昂着脑袋看着少妇,她眼角虽然在流泪,但是眼神看起来挺恶毒的,看起来很想报复。

  而少妇也变得越来越难受的样子,应该是和死婴的报复有关。

  很快,裸奔女就抓住了少妇的手指头,把少妇手指头掐破了,一滴血滴在了死婴的脑袋上,然后裸奔女就开口说:从今以后她不再是你的主人。

  裸奔女刚说完,我在她的要求下也赶忙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头,一滴鲜血滴在了死婴的嘴角,我同时按要求说了句:从今以后,我会好好待你的。

  说完,我的鲜血也滴到了死婴的嘴上,那鲜血滴上去后,很快就融入进了尸体,消失不见了。

  当时我其实已经反映了过来,我以前就听说过再香港、泰国这些地方,流行着养小鬼保平安一说,但是小鬼请回去后很难送走,很显然这死婴就是少妇养的了,可能现在因为某些原因不想养了,想把它送走,可是送不走,所以就把我弄了过来,也许我的身体特别受小鬼的欢迎吧…

  难道我很快就要成为一个小鬼的主人了?可以看到它了…?

  可是几秒钟后,我依旧是一点反应没有。

  而这个时候,裸奔女突然又拿出来一个更加精致的红木盒子,打开了它,我好奇的看过去,草,又是个死婴,这个死婴我认得,就是从云南的老财主那偷出来的那个婴儿!

  此时这个婴儿的眉心处扎着一根银针,裸奔女毫不犹豫的将银针给拔了出来,同时用着银针扎破了富婆的拇指,将富婆的拇指压在了死婴的眉心处。

  当时裸奔女口中念念有词的,叽里咕噜的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还是像录像里看到的她那样,像是念咒。

  当她念完,她往木盒子里放进去几条虫子,然后就合上了木盒子,而少妇此时也慢慢的恢复了气色,腰上的疤痕也不再流血了。

  看到这我彻底反应了过来,少妇貌似身体不太好,需要养小鬼保命之类的,但是之前养的那个可能不中用了,要换一个小鬼养,可是小鬼岂是说不养就不养的,弄不好它生气了它就反噬了,得给它找个好下家,所以我就悲催的被选中了…

  妈了逼的,我可不想和这歪门邪道打交道啊,母女花都不要的小鬼肯定不是善茬儿啊!

  真是倒大霉了,摊上了这么个事。

  不过我转念一想,能养小鬼的都是达官显贵,我这算不算变相的狗屎运逆袭?可是我压根不知道怎么养啊!

  正蛋疼呢,裸奔女已经将第二次偷来的死婴放到了餐桌底下,然后又将地上那个死婴装到了另外一个盒子里,此时这个死婴已经不再动,重新干瘪了,就连那眼珠子都塌陷了,没有了神采,就像是彻底死了,没了灵魂一样。

  我下意识的接过这个装了死婴的木盒子,然后厚着脸皮问裸奔女,我要怎么办。

  她说小鬼已经认主了,如果我不好好对它,那我就会被反噬,没多少日子了,可把我吓尿了。

  我可不想死啊,虽然仇恨裸奔女,但我还是厚着脸皮问她我该怎么办。

  她说我暂时也不用做太多,因为我这小鬼已经沉睡了,要唤醒它得好几个月,这几个月里我只需要把它放在家里,吃饭的时候给它准备一副碗筷,睡觉时跟它说个晚安,出门时和它道个别,平时经常给它带点礼物回来,等小鬼跟我建立了感情,它就会苏醒了。

  我问裸奔女苏醒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小鬼就活了,还能长大,要知道我这小鬼可是个女的,要是长大了,我可咋办。

  裸奔女说那倒不是,苏醒的意思指的是灵魂上的,等小鬼苏醒了,我可以感受到有一个小鬼跟着自己,而不是指盒子里的尸体,盒子里的尸体只是小鬼的一个寄体。

  听了裸奔女的解释,我基本是听明白了,讲的还挺详细的。

  当时我感觉也没那么仇恨裸奔女了,我就问她叫什么名字,我问她冲进以后我不再找她,也不把这事说出去,她还会不会对付我。

  裸奔女凶的时候凶,不凶的时候倒挺水灵的。

  更重要的是她脸皮厚,不害臊,她冲我眨了眨眼睛,问我咋滴,是不是看上她了。

  我没说话,但是为了讨得她好感,我做了个自我介绍,我说我叫李白,我并不想和她成为敌人。

  当时少妇正恶狠狠的盯着我看,我赶忙补了一句,回头我可以送一只大王八过来。

  这个时候裸奔女咧嘴笑了一声,然后说她叫苏苏。

  苏苏,名字挺好听,不知道人咋这么凶。

  我心里正嘀咕呢,房门突然被猛的给撞开了,同时从外面扔进来一黑乎乎的东西,滚到了我脚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