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14 王大师

14 王大师

  当这跟手榴弹似得黑色玩意扔进屋子,我愣了一下,妈的,啥玩意啊,大晚上的怪邪门的啊。

  我正纳闷这是啥呢,还没待我反应过来,它突然砰的一声响了,还发出阵亮光,紧接着就喷出了打量浓雾,屋子里一下子就被这浓烟给笼罩了,我一下子就看得不是很清了。

  这下子我反应了过来,卧槽,可能是高科技啊,应该是烟雾弹。

  正纳闷谁扔进来的烟雾弹时,又是一阵声音响起,刷刷、霹雳哗啦…

  一阵阵脚步声,还有枪上膛的声音,以及警告的声音,说这里被包围了,谁也不准动。

  听到这我才反应了过来,妈的哦,来条子了啊,还是特种兵,防暴警察?

  我猜很有可能是陈冠东喊过来的,他肯定也知道一个人救不到我,丫倒是想得周全。

  正这么寻思着呢,我突然感觉胳膊被人拉了一下,然后我就被拖出去了。

  被拖出房间后,我下意识的跟着这人跑,等来到了楼下我才看清了他,确实是陈冠东。

  我再扭头去看,也没看到警察啥的啊。

  我不解的看向陈冠东,而陈冠东则很淡然的嘴角一扬,然后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说了两个字:口技。

  听到口技两个字,我刚开始还没整明白,不过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

  卧槽,刚才的那些脚步声啊说话声都是他用口技模拟出来的!

  这陈冠东够屌的啊,难怪他有点自负,确实是有值得自负的资本啊!

  我跟着陈冠东一口气跑出了小区,然后陈冠东才问我刚才都干什么了,有没有得到些什么关于母女花的消息。

  我瞪了他一眼,跟他说我差点就和苏苏建立朋友关系了,被他给打搅了,我跟他说苏苏就是裸奔女。

  然后陈冠东看到了我手中的木盒子,问这是什么,我直接给他看了里面的死婴,弄得他也皱了皱眉头。

  然后我就打击了陈冠东一番,我跟他说以后别再不信世上有鬼了,我已经开始养小鬼了!

  陈冠东瞥了眼我手中的死婴,问我这到底怎么回事,我觉得也没啥好瞒的,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给他讲了,特别是鬼婴动的那一幕,我特别强调了一下。

  听了我的话,陈冠东依旧不信这世上有鬼,他问我看到了鬼没有。我说没有,但是婴儿动了啊,而且眼睛还动了,如果没有鬼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我们看不到鬼罢了。

  我都把话说到这了,可陈冠东还是不信,他跟我说肯定是蛊,是苏苏给死婴中了蛊,才让我觉得死婴在动。

  我觉得陈冠东在鬼这个问题上太偏执了,有点难以交流了,我们争吵了两句,然后我就自己打车回去了,自负的他自然没追我。

  到了家,我很认真的将那装着死婴的木盒子放在了桌子上,我租的房子不大,就一个房间和卫生间,所以我和死婴得住一个房间里。

  虽然隐隐有些后怕,但我却并不是很慌,也不知道是刚才被死婴的眼泪感染到了,还是我内心里有贪欲,因为我置顶小鬼只要养好了,它是可以帮我们做不少事的,我就听说过很多赌徒自从养了小鬼,只要去赌场就能赢很多钱,这全是小鬼在保佑。

  将小鬼给供奉好了后,我正要休息呢,电话突然响了。

  是个陌生的号码,想了想我还是接了,没想到是杨超她妈,她妈妈叫我快去她家,说有大事找我。

  我寻思着大半夜的,杨超妈找我,可能真有大事。

  难道杨超挂了?有可能,昨天看他就不行了。

  可是杨超挂了,喊我过去干嘛啊,难道他家就没别的亲戚了?

  其实我不怎么想去的,毕竟我现在已经不怎么尿频了,我的情况应该还是自己吓自己,没啥问题。

  但最终我还是去了,我平时吊儿郎当,但我内心并不坏,虽然和杨超并不是兄弟,但毕竟是同事,还是去看看吧。

  到了杨超家门口的时候,我愣住了,他家门口放了个铜盆子,盆子里点了七根白色的蜡烛…

  铜盆子、白蜡烛,大半夜的,说实话怪吓唬人的。

  我没敢跨过这铜盆,因为现在的我不再是无神论者,对这些东西蛮敬畏的。

  我绕到一旁敲了敲门,很快房门就打开了,是杨超妈开的门。

  进了门我看到杨超全身衣服被脱了,放在了地上的一张凉席上,整个人已经一动不动了。

  而在屋子里还有另外一个人,那人拿着根桃木剑在空中舞着,应该是在做法事。

  当我进来后,他突然扭头看向了我,这人戴着道帽,约莫三十来岁,留着两撇小胡子,看起来挺像那么回事的。

  又在那舞了回桃木剑,他才停了下来,杨超妈将房门关上了,给那道士介绍道:“王大师,人我给请来了,这位是我儿子的同事,你有什么想了解的就问他吧。”

  然后杨超妈又对我道:“小伙子,大晚上请你过来真是不好意思啊,可是杨超快不行了,是大师用七星灯拖着他一条命,大师得了解更多的情况才能救他,我实在没办法才请你来的。”

  我点了点头,我理解一个母亲对儿子的爱。

  然后我和大师就坐到了沙发上,他问我知不知道杨超之前接触过什么人,还问我我们小区有没有发生过怪事。

  他口气蛮邪乎的,装的很懂的样子,但是我其实并不看好他,真有本事就不用问我了。

  不过我还是点了点头,我跟他说杨超可能接触过小区里的住户,我还说小区最近死过人,不过我没说母女花的事,一来是不太敢得罪,再者王大师也没问啊。

  很快王大师说了句很没水准的话,他说看来杨超的情况和那死人有关了。

  妈的,真是个水货大师,我心里开始鄙视他了。

  不过很快他却说了句让我刮目相看的话,他跟说:“其实吧,杨超这情况除了和死人有关,还可能和巫蛊有关。”

  王大师说和巫蛊有关,其实他说的没错,不出意外的话,杨超的情况肯定是少妇家的虫子或者那王八干的。

  我不敢乱说话了,怕得罪大师。

  突然,大师凑着鼻子在我身上闻了闻,然后又低头去闻了闻杨超的身体。

  在我不解下,大师突然对我说:“年轻人,你有秘密啊!”

  这下子我彻底服了,我把大师拉到了一旁,我把少妇的事情给他讲了,我说少妇母女花很厉害,我不敢得罪,所以就没讲。

  听了我的话,王大师猛的一抖手中桃木剑,很霸气的开口道:“我一剑刺穿天下阴邪,我怕谁?”

  我正感叹遇到个不像陈冠东那样的,而是遇到了个靠谱的正义之士呢。这王大师突然扭头对杨超妈道:“大娘啊,现在有新进展了,你儿子可能中了蛊,我暂时解不掉,得找到下蛊人,所以得出去搜寻一趟,这是个危险的活儿,所以那报酬得再往上扬扬。”

  草,原来也是个掉钱眼里的主儿,我对他好感立马降了不少。

  杨超妈说不管多少钱,就算砸锅卖铁也要救儿子。

  然后我就和王大师出去了,出去后王大师才问我:“小伙子,你是不是之前接触过死人啊,怎么身上尸气这么重啊。”

  我点了点头,应该是之前接触了死婴,然后我就问他怎么闻出来我有秘密的。

  他伸手摸了摸帽檐,对我说:“因为你的身上和杨超有同样的味道,不属于人类的味道,不过你的身上只是残留,而杨超已经进入了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