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17 斗富婆(上)

17 斗富婆(上)

  很快我就朝大师追了上去,大师貌似真的对我挺有意见的他叫我别跟着他。

  不过我寻思着可能真要倒大霉了,脸皮还要了干嘛啊,我就死命跟着他,我不信你还弄死我呢。

  最终大师伸手狠狠在自己脸上扇了一个大耳光子,自言自语道:“不作死就不会死,好好的观里不待,偏要下来做点好事想积点阴德,这下摊上大事儿了。”

  听了大师的话,我心里挺鄙视他的,丫脸皮儿也够厚的,明明是要赚钱,还说是给自己积阴德。

  不过我嘴上可没说,我对他道:“大师啊,话不能这么说啊,你换个思维想下,是老天让你出现,让你拯救我,让你收我这么个徒儿啊!”

  大师听我这么说,做出一副很无语的表情,最终对我道:“跟着我可以,但别想我帮你,这一劫我帮不了你,还是那句话,过了你明天生日,我主动收你。”

  说完,大师就到了少妇家楼下,上楼去了。

  我寻思着不帮就不帮,至少有个人作伴,还是个大师,我没那么怕了。

  然后我跟在大师屁股后面问他这是要干嘛,大师说趁着苏苏这奇怪的女人不在,得去把那老尸给办了,可不能留下这祸害。

  卧槽,大师这是要去收拾少妇了啊!

  我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之前我就对少妇有点阴影,现在知道了她是个死了十年的老尸,我怎么可能不怕她,但我还是跟了上去,我想看看大师是怎么搞的,也好学两手。

  路上我想到了同事杨超,我就问大师:“大师啊,对付那老尸固然是好事,但是杨超儿的事咋办?我们其实是为杨超的事儿才来的啊。”

  听了我的话,大师叹了口气,然后才颇为无奈的跟我说:“不怕告诉你,其实杨超已经没救了,他是我用七星灯吊着命的。之前我以为他只是被下蛊了那么简单,到了这里我才知道,给他下蛊是为了吸他阳气,这人的阳气要是被吸了去养尸,那就是不可逆的,粗期也许还能补回来,但杨超他已经彻底泄了真元,无力回天了,唯一的办法就是照葫芦画瓢,再养杨超为尸,去吸收别的阳气。但是这种邪术是逆天的,会遭天谴的,我是不会让他发生的。”

  当大师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得出来他身上是有正气的,这让我对他多出了一丝莫名的信任。

  同时,我心里对杨超也很惋惜,年纪轻轻的碰上这么个事,真是倒霉,相比于杨超,我貌似幸运多了。

  很快,我们就到了少妇家门口,大师叫我等会办事的时候把门关上,可别惊动了别人,还让我等会给小区那门禁打个招呼,毕竟我们这把人办了,要是条子查过来,我们不好去解释,指不定把我们当邪教徒给抓了呢,也许这也是为什么真正有本事的高人几乎很少出现在我们市井生活中的原因吧,着实麻烦。

  大师从背上的布袋子里掏出了三张黄符贴在了门口的地上,说是要压压小鬼的邪气。

  然后大师就示意我敲门,我就敲了,一会儿工夫门开了,是少妇,她冷冰冰的看着我,那眼神很凶,比前几次都要凶…

  看着少妇凶凶的眼神,就算有大师在一旁,我心里还是毛毛的,即使这少妇胸大臀圆,但我已经没了什么欲望,毕竟这可是死了十年的老尸!我估摸着她虽然外表保持年轻,身体里的器官可能已经老化了,要是我跟她搞,老b要么夹死我,要么腐蚀我!

  正这么想着呢,大师突然将我往前面一推,好家伙,我一下子就扑到了少妇的怀里。

  我的心当即咯噔一跳,卧槽,大师这是弄啥呢,难道要害我?

  当时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要是大师也害我,那我估摸着彻底完了,今晚肯定要沦为少妇的玩物或者食物了。

  不过很快大师又赶到了我身旁,将我给推到了一旁,我这才发现原来少妇刚才吐了一口水出来,要不是大师将我推到前面了,我就被这水给喷到了。

  这水看着不像是自来水啥的,蛮粘稠的,虽然味道不重,但是我感觉肯定有毒。

  大师来到我一旁,沉声跟我说:“小心点,怎么一点警觉性没有,那可是尸液,要是喷你脸上,绝对给你毁容了,虽然你本来就长得丑点,但你也不能自暴自弃啊。”

  妈了逼的,大师居然说我长得丑,我虽然没陈冠东有型吧,但自认也是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到他那就成了自暴自弃了,估计是跟我开玩笑呢,都这个时候了还能开玩笑,看得出来丫挺有自信。

  至于这尸液,我以前又没听说过,少妇之前也没对我喷过,我哪知道这玩意,话说少妇咋突然攻击我了,难道已经得到了苏苏的认可,可以搞我了?

  正纳闷呢,大师已经开动了,他叫我绕到少妇后面将少妇抱住,注意尸液就行,而他自己则提着桃木剑朝餐桌冲了过去,看来是知道养的小鬼的本体藏在桌子底下。

  大师很快就跑到了餐桌底下,一剑就将那装着死婴的红木盒子给挑下来了。

  然后那红木盒子就哗啦一声掉到了地上,大师一剑将木盒子的盖子给挑了。

  当木盒里的死婴露出来时,大师刚要动手,突然身体一僵,说了句:“我滴个乖乖,大事不妙!”

  一听大师说大师不妙,我赶忙也看了过去,可是并没有什么异常的。

  这个时候少妇也动了,她其实和正常人并没有太大的差别,这也是为什么我没看出来她不是人的原因,她貌似对我怨念很大,并没有去大师那,而是直接朝我走了过来,边走还边说我是恶魔,看来丫对那老王八还是念念不忘。

  我毕竟是个爷们,此时也豁出去了,按照大师说的一个纵身绕到了少妇的身后,然后一把就抱住了少妇的腰,不让她动,同时开口问大师怎么了,有什么不妙的。

  大师用很诧异的声音开口对我道:“生婴,这小鬼居然是生婴,而且还是阳童阴体!要知道养小鬼,一般都是养两三岁的最合适,除非有过硬的本领,没人敢养这刚出生的死婴作小鬼,因为他们的怨念太重了,今天看来我们得费点功夫了!”

  生婴、阳童阴体,这些名词我都没听说过,但是我知道肯定很厉害,我也有点明白苏苏为什么要去偷老财主家的孩子了,这孩子肯定是很难得的养小鬼,对少妇很有好处的体质。

  至于大师说的什么这种小鬼难养,苏苏肯定有办法。而所谓的这种小鬼怨念极重,我也算是领教了,想必少妇和小鬼是有精神上的沟通,也会受到小鬼的怨念的影响的,以前从没主动出击的少妇刚才就对我攻击了。

  果然,我正寻思着呢,少妇突然又开始动了,她突然伸出手抓住了我的胳膊,然后用她的屁股在我小肚子蹭来蹭去的,妈的,当时那场景我知道很不应该,但是我真的被少妇给蹭硬了…

  可耻的有了反应,而我心里则在那琢磨着少妇真不愧是有了灵性的老尸,估计就算达不到大师口中的灵尸级别,也差不多远了,居然也懂色诱,感觉比普通的女人都要聪明呢。

  可是,她蹭我jb干屌啊?老子硬了就是枪,她不怕我顶死她?

  我正寻思着呢,少妇突然开口了,不是讲话,而是发出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嘘…唔…嘘…唔…

  草,这声音古怪的,不知道的人可能还以为是谁在蹲坑撒尿了,又是嘘嘘又是唔唔的,感觉只有便秘的人会发出这声音。

  不过们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少妇这好像是在念虫咒,因为我看到从少妇的衣服里突然爬出来几条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