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18 斗富婆(下)

18 斗富婆(下)

  这虫子不像是我之前看到的那些黑虫子,这虫子是青色的,圆滚滚的,有点像是我小时候见过的豆虫,梧桐树上也会有,这玩意很恶心,只要你碰它,它就会挣扎着蹦来蹦去的,反正我对豆虫有心理阴影。

  正寻思着这虫子怎么藏在少妇衣服里呢,它们已经沿着少妇的腰爬到了我裆部,当时我就慌了,真想伸手去拍打它们,但是我这要是松了手,感觉少妇不得翻身给我一大耳光子啊。

  一时间我有点不知所措,而少妇她娘的摇晃的更厉害了,蹭来蹭去的,试想一下,一个死了十年的老尸蹭我,那我是什么感觉啊?说没快感吧,那不可能,说有快感吧,感觉又不是…

  但是身体出卖了我,我感觉小腹一缩一缩的,整个人都快有点不受控制了。

  就在这个时候,大师开口了,大师跟我说:“快,快松了,离开这虫子,这是精牛!”

  精牛,这名字听着够霸气的,不知道是啥玩意,但我听从了大师的话,赶忙松开了少妇,一掌将精牛从我裤裆上给拍下来,然后跑到了一旁。

  后来我才知道,这精牛是虫蛊里的一种,是对付男人的绝佳武器,很多懂蛊的恶毒女人对付负心汉时就会用,只要把这玩意放男人胯下,配合一点点挑逗,保准让你一泻千里,要命的是如若不解蛊,这精牛就会一直吸,保准掏空你的身子…

  俗话说,精髓精髓,要知道男人的精代表着生命力,一旦被掏空了,那就算不死,基本也废了。

  想想我也是一阵后怕,要不是大师见多识广,我得栽在少妇手里。

  而这些精牛似乎没有放过我的意思,还在朝我爬,少妇也在那继续念着虫咒。

  尸确实是尸,即使她看着像人,但是她不懂得礼义廉耻,因为少妇她娘的突然脱衣服了,看那架势今晚是非要配合这精牛把我给废了…

  少妇一把将上衣给扯了,动作干脆利落,也不知道是谁教她这样做的,我估计是苏苏,如此想来,苏苏也够不折手段的,确实,之前我对她使出了抓乃龙爪手,就没伤害到她,这对母女花真是够奔放的!

  当我再一次看到少妇的身体,我很想完全做到耳清目明,但是我发现根本不太可能,就算是老尸,那也是异性,而我一旦有反应,这精牛就发挥了作用,我隐隐间已经有种要尿尿的快感了,可把我吓得不轻。

  我想让大师快来帮我,赶忙扭头看向他,这不扭不知道,一扭吓一跳,卧槽,大师的道士帽已经掉到了地上,他丫的居然还是长发,那长发此时飘起来了,要知道房间里并没有风,也就是说,有不干净的东西在揪他的头发…

  用脚趾头想,我也能知道那是小鬼在作祟了,能揪起大师的头发,足以证明它的实力,难怪大师说这刚出生的阳婴不能随便养,确实厉害。

  不过大师也不是等闲之辈,他随手就往身后飘了张道符,那张符很快就定在了空中,在那个瞬间,我突然看到了一张脸,一个身体,正是我之前在陈冠东视频里看到的那个老财主家的婴儿,不过此时肯定是小鬼了。

  这小鬼骑在了大师的脖子上,正用他的双手扯着大师的头发,小手肉嘟嘟、白嫩嫩的,加上这小鬼一脸纯真的笑容,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反差,让我整个人后背发凉…

  我咽了口唾沫,赶忙提醒大师:“快,那小鬼骑在你脖子上呢。”

  大师自然是知道的,他叫我做好自己,一定要守住本心,可不能被精牛给害了,大师还说如果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那就出去,跑出去,在楼下等我。

  听了大师的话,说实话我蛮感动的,其实我们才见面第一天,我们不是朋友,但是他却不想我送死,这说明大师本身是一个有正义感的好人,虽然他浪荡不羁加贪财,但是并不影响他的本心。

  我正感动呢,少妇突然把手放到了胸口,几步就来到了我身前,开口跟我说:“你想吗,我可以。”

  奶奶的,还在那蛊惑我,我正要一脚把她踹走,突然感觉胯下一热,像是尿裤子了似得,我知道,可能是被精牛得手了。

  这下子我突然就慌了,双脚打起了哆嗦,我赶忙喊大师救我,大师貌似脱不开手,只是给我说了句:“快,狮子吉祥卧。”

  亏得我并不是哥什么也不懂的吊丝,吉祥卧我倒是听说过,这是佛家的一种卧姿,没想到大师这道士还推荐我这个时候用,看来大师真不是一个拘泥的人。

  听了大师的话我赶忙卧倒在地,侧躺,右手拖着脑袋,双腿叠加,左手垂于大腿和膝盖上,静心凝神。(屌丝们睡觉时可以试试这姿势,可以固精凝神!)

  做了吉祥卧后,我感觉好多了,但是小腹部还是一阵收缩,而少妇并不放过我,快步赶到,一下子压在了我身上,精牛也爬了过来。

  当时我可急死了,寻思着以前虫子是害不到我的,这次是怎么了,突然我意识到貌似我的血才是最管用的,我赶忙咬破了手指,然后毫不犹豫的朝精牛凃了过去。

  当我手上的鲜血碰到那精牛,精牛立刻蹦跶了起来,肉滚滚的身体真是恶心,但是很快它就慢慢的干瘪了,不动了,肯定是死了。

  卧槽,管用,我赶忙又往其它几只精牛身上涂了血,没一会儿功夫几只斗牛就都被我弄死了,而我也感觉整个人精神多了。

  当我杀死了精牛,少妇的脸彻底的阴沉了起来,此时她还趴在我的身上,我正要推开她,她却猛的低头朝我咬了过来,亏得我反应快,动了下脖子,没被她咬到脖子,但是她还是咬到了我的肩膀。

  当少妇咬住了我肩膀,我整个人都不敢呼吸了,暗道完了,以前听说僵尸咬了人,那么那个人就会变成僵尸,我不会也被少妇给咬成僵尸了吧?

  心里害怕自己变成僵尸,我就伸手去推少妇,可是少妇真不是人,比人忍耐力强多了,我都快把她肚子给踢爆了,她居然愣是不松开我,死死的咬住我。

  我感觉肩膀快断了,继续推她,她还是在咬我,感觉已经有液体流到了我肩膀上了,大师刚才可警告过我,这尸液可是会腐蚀人的。

  我气得就去推少妇的嘴,想要掰开少妇,刚将手伸到少妇脸上,我整个人都懵了。

  也不知道是我用力太大,还是少妇出问题了,我居然一巴掌将少妇脸上揪下来了好大一块肉来…

  当这块肉被我捧在手里,短短的几秒钟,它迅速的化成了一滩烂泥,最后变成了尸水滴到了地上,看来少妇真是十年老尸了,这肉离开了她身体就化了,我赶忙将手在身上的衣服上狠狠的蹭了好几下,生怕我的手也腐烂了。

  然后我再抬头去看少妇,卧槽,此时她的脸上少了一小块肉,而且隐隐间她的肉还有即将融化的架势,着实是阴森恐怖。

  而让我纳闷的是,少妇刚刚还挺猛,咋突然就这样了,是因为咬了我?难道我这么屌?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的又扭头看向了大师,我这才发现大师已经一桃木剑刺穿了死婴,然后在那死婴的身上贴了另一张符,不是黄色的,这次是黑色的符。

  当这黑符贴到了死婴身上,我才用肉眼看到小鬼的灵魂已经被封印进了尸体,然后消失了。

  原来是大师除掉了小鬼,所以少妇的灵气开始逐渐消失,人也开始要腐烂了…

  一想到好好一美少妇就要变成了一滩烂泥尸水,我心里突然有点怅然若失,算不上对少妇的可惜,就是觉得真是世事无常,不过我也知道这是少妇的命,她本该十年前就死了的,用另一种方式多活了十年,已经是幸运的,多亏她闺女苏苏了…

  正感叹着呢,大师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看到大师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水了,看得出来他对付小鬼也耗费了不少力气。

  我赶忙朝大师跑了过去,因为我寻思着少妇毕竟还没死,估摸着还有一次大爆发。

  很快我到了大师身旁,我冲大师笑了笑,很感激他。

  大师很不羁的笑了笑,然后甩了甩他的长发,整个人看起来虽然没陈冠东酷,但是很潇洒。

  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里的灯光突然一闪一闪了起来…

  好好的房子,没人去碰灯的开关,小鬼也被大师给收了,但是这灯却突然一晃一晃了起来,我的心也跟着吊了起来。

  我寻思着也许是电压不稳吧,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灯突然刷的一下子熄了,好好的房间一下子也陷入了黑暗,大半夜的,即使外面依稀有点光,算不上伸手不见五指,但是也不怎么看得清了。

  一想到一旁有个即将腐烂的老尸在对我虎视眈眈,我的心快从嘴里跳出来了,我赶忙喊大师,问大师这是啥情况,是停电了,还是遇到情况了。

  大师的语言很简单,大师说:“不好了,来了个狠茬儿,妈的,我就说你别跟过来吧,不听大师言,吃亏在眼前…”

  我日,大师意思我是瘟神,是我带来的麻烦啊…不过既然大师都骂人了,看来真是来了狠主儿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