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20 陈冠东的目的

20 陈冠东的目的

  当我看到陈冠东衬衣胸口的这血色手印儿,我整个人打了个激灵。

  我又不是傻子,我自然明白陈冠东身上这血印代表什么,这他妈不出意外的话,就是我刚才往白绫上弄的手印!

  也就是说,我刚才之所以鬼打墙,其实是陈冠东搞得鬼?

  难怪陈冠东刚才那么淡定,原来丫这是要跟我撕破脸皮了!

  我这下子慌了,陈大帅貌似要搞我了,我想要跑,但是没有,我正面面对着陈冠希,我可不想把后背留给一只鬼,然后提着之前咬破了的手指头,只要陈冠东一乱来,我就拼死一搏。

  这个时候,陈冠东突然将他那跟ipad差不多的玩意掏出来了。

  当陈冠东把那ipad掏出来,我屏气凝神的看向他,不知道他这是要搞什么。

  他轻轻咳嗽了一声,没想到这鬼还咳嗽呢,不过当他咳嗽完,我这才发现他身前的一颗花上的叶子瞬间就枯了几片,掉地上了。

  妈的,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鬼喘q啊,毒的很。

  要是陈冠东往我身上咳鬼气,估摸着我也不好受,他这是在威胁我吗?

  我一动不敢动的站在那,而陈冠东则来到了我身旁,他整了整帽子,然后示意我看ipad。

  我壮着胆子看了,原来陈冠东给我打开了一个我以前不知道的论坛,也不知道他这是蹭的谁家的无线网,这个论坛的名字只有两个字‘东灵’。

  看着这个叫东灵的论坛,我挺纳闷的,陈冠东让我看这个干嘛啊。

  东灵、东灵,这他妈听着跟东瀛似得,这陈大帅不会是个汉奸啥的吧?

  我正纳闷呢,陈冠东真正点进了论坛,网页是黑白的,页眉飘着白色的蜡烛,像是在祭奠。

  我悄悄瞥了眼帖子、还有新闻什么的,这才发现,大家都在讨论陈冠东的死。

  我扭头瞥向陈冠东,此时陈大帅的脸上也露出一丝苍凉,看他那架势,估摸着是早就知道自己死了,只是在欺骗我。

  陈冠东整了整帽檐,然后点开了一个帖子,这个帖子里有很多图,当我看到那些图时,我也愣住了,这是一组照片,死人的照片…

  照片中有一颗歪脖子树,树上挂着一条白绫,而白绫上还挂着一具尸体,这具尸体赫然正是陈冠东!

  陈冠东被吊在树上,我看到他的蹊七窍似乎还爬了虫子,而更让我诧异的是,陈冠东身上没穿衣服,而是裹了一层大红色的布,在他的脚上也吊着一块黑色的金属,他的双脚被八字形摆开,用一根白色的玻璃似得棍子撑着,再用麻绳紧紧的绑住了双腿。

  看着这些陈冠东死相的照片,我忍不住噎了口唾沫,有点渗人,我感觉头皮发麻。

  而陈冠东此时却自言自语了起来,陈冠东用很低沉的声音说:“这些照片,都是我自己拍的。”

  听了陈冠东的话,我整个人突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自己拍自己的死相,这得多大的勇气?

  我看向陈冠东,不知道他到底几个意思。

  而陈冠东却突然微微眯起了眼睛,像是自言自语般对我道:“鬼,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自己是鬼。但我一直在告诉自己这世界上没有鬼,我也想告诉你这世上没有鬼。我曾对自己说过,在没有报仇之前,我陈冠东永远活着,我不是鬼。”

  陈冠东说话时我感受得到他的怨念,我甚至看到身旁的绿色植物都有点发黄了,我也感觉全身凉飕飕的。

  也许是感受到了陈冠东的可怜,我壮着胆子问他:“那你知道自己怎么死的?这照片到底怎么回事?”

  陈冠东关掉了网页,貌似是不想承认自己死去的事实,我估摸着如果鬼老是认为自己是鬼,可能很快就会离开人间了。

  然后陈冠东才对我说:“我就是那个女孩杀死的,他之所以要将我吊在百年老槐树上,还用那样的阵法,应该是要直接送我的魂下阴间,再也没有机会还阳。”

  当时我也没那么怕了,我就继续问他:“那你是怎么拍的这些照片?”

  陈冠东继续说:“这女人先是对我下了蛊,在我中蛊后发现了她,我和她斗了一会就被她杀害了。不过她的道法并不是很熟练,而我应该灵力不错,老天也比较眷顾我,我的灵魂在被吊上树的第一时间就溜掉了,然后在不远处记录下了她对我所做的恶行。”

  听着陈冠东的话,感觉感情挺逼真的,不像是假的。

  我忍不住问他:“那苏苏为什么要杀你啊?”

  陈冠东对我道:“我早就跟你说过,这是一个狠女人,对于她想要除掉的人,她从来是不会收手的,而且她从来都是一击致命,干脆利落,从来不会浪费时间。接触她这么久,我发现你是唯一一个变数,这也是我找上你的理由。之前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她对你留情,现在我明白了。”

  我赶忙问陈冠东为什么,陈冠东说:“我想,她不是不想杀你,而是杀不掉你。”

  杀不掉我?

  我疑惑的看向陈冠东,而陈冠东很干脆的对我道:”她的蛊对你并不是很管用,而通过我刚才对你的试探,你对灵力攻击的免疫力还是很强的,能够破掉我刚才的鬼打墙,至少你不像你所表现出来的懦弱。“

  陈冠东的话听得我比较模糊,我不知道该不该信他,毕竟他刚才的鬼打墙可吓死我了,他现在跟我解释说是为了试探我,要是我被整死了,那又怎么说?

  可是我又不敢质疑陈冠东,而陈冠东倒很干脆,他直接对我说:“我知道你在怀疑我,关于我的为人,你可以回去之后上我刚才给你的那个论坛看看,那是我的私人论坛,我以前调查过的案子在那里都有记录。”

  我冲陈冠东点了点头,然后问出了我一直想问但是又不知道该不该问的问题,我问陈冠东:“既然你是个厉害的鬼,能一直跟着苏苏不被发现,你为什么不直接杀死她报仇?”

  陈冠东看向我,然后问我:“你觉得我杀得掉她吗?”

  我摇了摇头,不是说杀不掉,而是不知道,但是我感觉陈冠东就算是鬼,也是个蛮厉害的鬼。

  而陈冠东这自负的家伙倒是不谦虚,他直接说:“自从做了鬼,我才知道我的厉害之处。这个世界上的人不是谁死了后都可以做鬼留在阳间的,绝大多数甚至连一秒都停留不了,就去了阴间,能够在阳间停留的时间越长,说明鬼越厉害。就像之前那个老钱,他就是一下子就散了,当然我怀疑那和苏苏有关。不过我虽然厉害,甚至有机会杀掉苏苏,但我并没有这么做,因为我还有一个目的。”

  我赶忙问陈冠东什么目的,陈冠东微眯着眸子想了会儿,似乎在寻思该不该告诉我。

  最终,陈冠东做了决定,他对我说:“我要拿回我的尸体。”

  拿回自己的身体,听了陈冠东的话,我的心咯噔一跳,草,陈冠东他这是要重生的节奏?

  陈冠东确实是个洞察力极佳的人,他看穿了我的想法,然后对我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不想他落到奸人手上,被奸人所用。更重要的是,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人,有着同样的遭遇,我想帮助他们,改变这一切。”

  刚开始我不是很明白陈冠东的意思,什么叫这世上还有很多人和他一样,什么叫改变这一切?

  我正纳闷呢,陈冠东再次给我看起了他ipad里的照片和视频,这一次我彻底的看懵了。

  陈冠东给我看的还是关于苏苏的画面,不过这次的画面显然是好些个地方的了,是陈冠东一路来收集的。

  让我震惊的是,苏苏真的如陈冠东所说,不止杀过一个人,也不止一次偷过婴儿。

  说实话看到这些画面,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这些肯定不是造假的,真的是苏苏做出来的,一个个水灵的姑娘,咋干这阴暗的勾当。

  很快,陈冠东就对我道:“这些人,包括我被杀掉后,我们的尸体都消失了,不知道去哪里了,我曾经不止一次想要去查探真相,可是我发现我根本做不到,我可以跟踪一会,但当达到某个地方时,我就难以再前进,有些地方真的是我们灵魂难以去触碰的,有强大的道法阻止灵魂的进入,所以,我估摸着苏苏不是一个人,她身后是某个组织,如果不查出来,我死不瞑目,因为可能会有更多的人和我一样。”

  听了陈冠东的话,我感觉他虽然长得酷酷的,一副装逼犯的样子,不过貌似真的很有正义感。可是他所说的苏苏背后的势力真的存在吗,那是怎样一个势力?他们需要尸体又是为了干嘛?苏苏在这个势力里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正寻思着呢,陈冠东突然将我往一旁一拉,我们躲到了一颗树后面,我这才发现大师从楼上下来了,大师看起来有些许狼狈,一溜烟的朝小区门口跑了,看那架势是吃了亏。等大师跑了,陈冠东才对我道:“知道我为什么用鬼打墙将你弄过来了吧,一是我想试试你特殊的地方,再者,我不想你趟这趟浑水。苏苏不管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是不想也好,是杀不掉你也好,至少你是最可以接近她的人,我暂时不想她对你彻底下杀心,自然不能让她看到你在害她母亲,我真的是看好你的,所以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虑和我的合作。”

  我刚要回应陈冠东,这才发现他已经走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定睛一看,原来是苏苏从楼上追下来了,陈冠东也许是为了不被发现吧。看来陈冠东没骗我,刚才如果不是他将我弄下来,我要是被苏苏发现,我就是彻底得罪她了,那我可能就很难再去接近她。

  等苏苏也消失了,我也赶忙离开了这小区,我没找到大师,又没大师的电话,只得一个人回了家。到了家,我还给家里的小鬼喊了声晚安,然后就准备休息。突然我的电话就响了,是杨超妈打来的,杨超妈妈口气很急,她问我大师跟我在一起没她说出大事了,杨超不见了…和杨超妈打完电话,老钱媳妇也给我电话了,她的声音也很紧张,他说老钱的尸体不在冰棺里了,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