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21 打车惊魂

21 打车惊魂

  挂了电话,我一个人傻傻的坐在床边上,杨超不见了、老钱的尸体也从冰棺里消失了…这一切来得太快、太突然。

  好好的尸体不可能说不见就不见了,就算是诈尸了,那肯定也要有人看到,所以我很纳闷这尸体是怎么不见了的。

  联想到之前陈冠东跟我说的话,我寻思着这尸体和杨超很有可能是苏苏给偷走了,难怪之前看到苏苏和假老钱出去了,估摸着就是干这见不得人的勾当去了。

  看来陈冠东说的确实不错,这苏苏表面看起来水灵、人畜无害,其实凶着呢。

  说实话,我真不想去趟这浑水,毕竟我和杨超不是兄弟,和老钱也没那么铁,但是我坐了会儿之后,还是决定出去看看,陈冠东说的不错,有些事如果没人去做,那就是滋长邪恶的力量,我虽然不强大,但貌似真的有让苏苏忌惮我的地方,这也许是巧合,或许是老天安排的呢,我觉得我至少得再去尝试尝试,如果太危险了,那我再去做缩头乌龟。

  想到这里,我就出门了,在出门之前我还和桌上盒子里的小鬼道了个别,这感觉已经成习惯了,不过我并没有感应到它的存在,应该如苏苏所说,这小鬼进入沉睡了,得有段时间才能苏醒,不知道等它醒了,能不能和我建立感应,我能不能见到它,而它又能不能帮我做事,不过我隐隐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苏苏将这小鬼交给我养,可能没那么简单。

  可是具体怎么不简单,苏苏到底有什么图谋,我又不知道,我寻思着等再见到大师,得让他亲眼过来看看我这小鬼。

  然后我就打了个车,先选择去杨超家看看,毕竟杨超死没死我还不清楚,人不见了我还好接受点,指不定杨超就是病好了自己出去透气了呢,而老钱不一样,老钱已经死透了,不见了的话那可就是诈尸,那着实有点让人害怕了。

  在去杨超家的路上,我一个人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上,心里想着杨超和老钱失踪的事情,后背有点凉凉的,过了一会儿,我发现不仅是后背凉,而是全身凉,凉的紧,感觉手脚都冻麻了。

  很难受,所以我就跟的哥说叫他把空调温度给调低一点,可别冻感冒了。

  我刚说完,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然后笑了笑,对我道:“小伙子啊,蛮幽默啊,我这车空调都坏了,没看到我敞着窗户吹风呢吗?你这是反讽我呢啊,要是实在嫌热,那就把窗户摇下来吹吹风。”

  听了的哥的话,我赶忙抬头看过去,这才发现的哥身旁的车窗真的是打开的,而司机脖子上还挂着条毛巾,虽然当时是午夜,但大夏天的很闷热,他时不时的还要用毛巾擦擦额头上的汗。

  看到司机的这一举动,我整个人就懵了,妈的,没开冷气啊,我咋这么冷呢?

  我赶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卧槽,真冷,不是一般的冷,感觉跟摸了快从冰箱里掏出来的猪肉似得。

  这下子我就慌了,好好的,我怎么突然就这么冷呢?

  正寻思着呢,我突然感觉脑袋都有点昏沉沉的,我赶忙狠狠晃了晃脑袋,亏得我意志力还不错,我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我脑子飞快转了起来,我估摸着我这怕是撞邪了啊!

  想到这,我赶忙掏出了打火机点燃,在手上烘了烘,因为我寻思着这要是真撞鬼了,把我弄这么冷,指定是个冷死鬼,应该怕火。

  可是烘了会儿,我只是刚开始手心热了下,很快却更冷了。

  就在我想着该怎么办,会不会是出租车的问题,要不要下车时,一旁的车窗突然哗哗被摇开了,一阵风吹了进来。

  这个时候的哥来了句:“对,这样就凉快多了吧,这自然风可比冷气舒服多了。”

  妈的,还自然风呢,我压根就没碰车窗的摇杆!我坐的这出租车是那种老式的,车窗是要手动摇的,而我压根没摇它。

  这说明了什么?我他妈的真的撞鬼了!

  虽然心里很怕,但我也不是第一次碰到怪事了,我免疫力高多了,我集中注意力坐好,让自己显得很有活力,因为我听说阳气重的人,鬼魂是不敢靠近的。

  然后我就准备跟的哥说下车,这车我不坐了。

  刚要开口,车门居然突然咯吱一声开了,前面的的哥赶忙喊我别开门,说这太危险了。

  妈的,哪里是我开的啊,我正要叫他停车,突然,我感觉有人在我后背上狠狠踢了一脚似得,我被踹下了车。

  在马路上打了好几个滚,我感觉自己快死了,然后我总算是稳住了身子,虽然身子稳住了,但是我感觉全身酸痛,擦破了皮,流血了,不知道骨头断没断。

  这个时候,刚才那司机也吓到了,他赶忙下了车,我看到他下了车后东张西望了一会儿,然后又朝身前身后走了一圈,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找了一会儿,那司机突然整个人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一溜烟跑上了车子,发动车子跑了。

  看到这一幕,我当即反应了过来,妈的,那的哥看不到我?肯定是的,司机下车没见到人,当时肯定以为自己撞鬼了,所以吓跑了…

  难道我刚才被推下车时我已经死了?我是个鬼魂了?

  可就算我死了吧,至少我跌下车后应该有尸体吧,我的尸体呢?

  整个人打了个激灵,然后我这才发现我的身旁多了道身影。

  他戴着一顶鸭舌帽,半蹲在我身旁,低着头耍酷,正是陈大帅!

  当我看到陈冠东时,我这才反应过来,妈的,难怪那的哥看不到我,肯定是陈冠东又用了类似鬼打墙的障眼法,所以的哥看不到了。

  我潜意识里相信陈冠东并不是邪恶的,所以明知道他是鬼,也没那么怕他了,我直接问他:“是不是又是你搞的鬼?你跟踪我?”

  陈冠东是个直来直去的人,不,直来直去的鬼,他直接冲我点了点头。

  我继续问他:“你不是要跟我合作么,怎么又害我,难道还是在试探我?”

  陈冠东压低了帽檐,摇了摇头,然后对我道:“是我将你弄下车的不假,但并不是我要害你,我是在帮你。”

  我问他什么意思,他这继续对我道:“我本来是来找你想告诉你最新进展的,但是我却刚好碰到了你危险的一幕,我刚才在你的身旁看到了一个女人,青衣女人。”

  青衣女人,哪有啊,我可没看见,的哥也没看见,不知道是不是陈冠东骗我。

  而陈冠东则继续说:“我能看到那女人,你们看不到,她是女鬼,但是我没看到她的脸,所以她应该比我厉害。当时我为了救你,我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将你弄下了车,后来她不见了,也不知道是去哪了。”

  我皱了皱眉眉头,不知道陈冠东是不是骗我,应该不是,如果是陈冠东要害我,以他的能力,我活不到现在。

  所以说,刚才真的有个女鬼在我身旁,由于她在吸我阳气,或者在伤害我,所以我才会手脚冰冷?

  可是她后来为什么不见了呢?陈冠东不是说他不是这女鬼的对手吗?

  我正纳闷呢,陈冠东则把我拉起了身,他对我说:“我们得抓紧时间了,我现在感觉很不好,我的时间可能不多了,而你貌似也遇到了更多的怪事,再不快点,可能就晚了。”

  我点了点头,陈冠东说的不错,以前我从没遇到怪事,但这两天怪事他妈的跟聚会似得,全来找我了…

  联想到大师跟我说的二十岁的劫,我真怕我就一天的活头了,我可不想死,我这还只是个小保安,还没逆袭呢…

  我赶忙问陈冠东:“那你说该怎办?我们连对方到底在干嘛都不知道,又不敢主动接近,就这样盲人摸象吗?”

  而陈冠东则很快对我道:“我查出来了一些线索,那个苏苏的所谓妈妈真名叫苏香水,未婚而孕,生过一个女儿,但那女儿在三岁的时候就失踪了,听说是被人贩子给拐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