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22 偷尸眼

22 偷尸眼

  听陈冠东说他查出来了关于少妇和苏苏的资料,我一下子也感起了兴趣,关于这对必定不是常人的母女花,我自然是很好奇她们的过去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于是我就叫陈冠东赶紧给我讲讲,陈冠东说富婆在户籍科是有登记的,长安人,今年真实年龄已经是四十二岁了,以前是做服装生意的,十年前就从人间蒸发了。至于苏苏,陈冠东好不容易找到个曾经和少妇关系不错的人,才打听到苏苏的存在,就连少妇苏香水身边的朋友都不知道她到底和谁谈的恋爱,但是在苏香水二十二岁的时候她怀孕了,周边的朋友问她孩子的父亲是谁,她从来没对人讲过,后来也是独自将苏苏给生下来的,所以苏苏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

  二十二岁生的苏苏,少妇今年四十二,如此说来,苏苏跟我倒是同一年出生的啊。

  苏苏生的很水灵,少妇的朋友见到她也很喜欢,但是少妇几乎从来不带她出去耍,也没给娃上户口,不过大家都能感觉的出来少妇很喜欢闺女苏苏。

  然而在苏苏三岁的时候,少妇的朋友就再也没见过苏苏了,当时朋友们还以为跟以前一样,少妇不带苏苏出来玩呢,直到后来少妇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最后甚至还患上了轻微的精神方面的疾病,经常念叨着女儿不见了,被偷了,被恶魔带走了…

  恶魔,没想到那时候少妇就喜欢用恶魔这个词,如此说来,我倒不是她口中的第一个恶魔。

  本来朋友都以为少妇是骗人的,不过后来真的再也没见到过苏苏,再后来少妇的精神就更加失常了,最终还被朋友送去精神病院治疗过,在精神病院住了好些年。

  而老钱撞死少妇苏香水的那晚,其实是苏香水自己从精神病院溜出来的,当时她的神智已经不正常了。

  如此说来,十年前的老钱,也许并没有太大的事故责任,很有可能是少妇乱跑呢。那么老钱死的倒是挺冤的,不知道老钱下了地狱能不能知道真相。

  关于母女花的资料,陈冠东所打探的差不多就是这些了,并不是很多,但是要想打听出一个十年前从人家蒸发的人的消息,作为鬼的陈冠东已经干的很厉害了,不愧是生前是一个厉害的灵探。

  当时我心里是有很多疑问的,既然苏苏在三岁时候失踪了,为什么会在少妇被撞死的那晚上又出现了?

  而且那时候十岁的苏苏还去医院将少妇的尸体给背走了,再后来还将少妇养成了老尸。

  苏苏到底是怎么知道少妇被撞,又是怎么学会养尸的?

  作为一个十岁的姑娘,不可能是自学成才,难道在她消失的十年里,她一直在学习养尸之法?

  面对心中的这些疑问,我一个也解答不了,而陈冠东显然也没法子回答我。

  最终我也没在这些问题上纠结,当务之急还是先去弄清楚杨超和老钱尸体的事情,然后我就将这尸体失踪的事情给陈冠东讲了。

  陈冠东听后也是眼前一亮,他说对于这事他很惋惜,但这次是个机会,他让我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看看对方到底将尸体偷哪儿去了。

  然后,陈冠东居然很认真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相信我有这个能力,一定能查出来真相。

  也不知道陈冠东这是为了给我信心忽悠我呢,还是真的相信我有这个本事。

  我对于自己是没啥信心的,但是不知道怎么滴,我感觉一下子多出了丝使命感,有了责任感,我觉得我得硬着头皮上。

  然后我就重新打了车去杨超家,陈冠东跟我一起,不过那出租车司机看不到他,这种和鬼一起打车的感觉,倒是挺新鲜的,顿时让我觉得自己够屌。

  很快就到了杨超家楼下,刚要上楼梯,陈冠东突然停下了脚步。

  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有高人在,他说他不能上去,我问他什么高人,他说就是上次追他那个道士,也就是王大师。

  我问他王大师屌吗,他点了点头,他说他能感觉的出来大师是有真本事的,他还说如果没有真本事,刚才大师不可能从苏苏手底下脱身。

  我又问陈冠东大师可不可信,陈冠东点了点头,说他感觉大师是有正义感的。

  既然陈冠东这鬼都感觉大师不是坏的,我直接问他那还怕个卵啊,叫他跟我一起上,指不定还能和大师成为朋友呢。

  陈冠东压低了帽檐,用酷酷的低沉声音跟我说:“你见过鬼和道士是朋友的吗?一个道士越是有正义感,他越不会愿意看到一个鬼魂停留在阳间,哪怕那个鬼并不会为恶人间,因为这就是秩序。”

  这就是秩序,我突然感觉陈冠东身上真的有很多地方值得我学习。

  然后陈冠东就独自一人撤了,他说他会保持一个不会被发现的距离跟着的,叫我相信自己,好好去查,他还说如果有可能的话就把大师拉入伙,他说大师绝对是有本事的。

  我点了点头,然后就一个人上楼去,刚走到半路,大师迎面从楼上走了下来。

  当大师见到我,他眉头一皱,然后直接跟我说:“外日,你这只年轻的瘟神,别的本事没有,这跟踪的本事倒是一顶一的啊,这是不连累死我不放手的节奏?”

  我摇了摇头,对大师说:“怎么会呢?我可不是来连累大师你的啊,我是来帮你一起除魔卫道的。”

  他捋了下道士帽,然后对我说:“少废话,你那鬼友呢?刚才在老尸家里,是他救你走的吧?”

  啧啧,陈冠东说的不错,这大师确实有本事,一切逃不过他的法眼。

  我挠了挠头,本想搪塞过去这话题的,但是转念一想,我得为陈冠东说说好话,为他争取点机会,所以我立刻对大师道:“大师啊,我那鬼朋友不少坏的,一身的正气,跟你一样,你们其实是可以成为朋友的,而且他留在阳间其实是想帮助更多的人,对付邪恶的势力。”

  大师晃了晃手中的桃木剑,然后对我道:“年轻人,你又来秀下限?不管怎样,鬼就是鬼,我们道士是干啥的?就是对付他们的!等我摆平手上这事,我一定亲手将他送走!”

  唔撇了撇嘴,看来道不同还真是不相为谋。

  我也没在这个话题上揪扯,我就问大师杨超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大师说杨超不见了,我问他是怎么不见了的,杨超妈不是在家吗,怎么杨超不见了她都不知道。

  大师说有个杨超的领导过来看他,她妈妈和那领导谈话呢,出来后杨超就不见了。

  卧槽,杨超的领导,那就是假老钱啊,肯定是假老钱搞得鬼。

  联想到老钱的尸体也消失了,估摸着也是假老钱去找老钱媳妇了。

  看来这假老钱还是苏苏的得力帮手呢,难怪他讲起鬼的事儿来一套一套的,估摸着也是个有本事的家伙。

  我正寻思着呢,大师突然很得意的掏出个铜铃,在手中晃了晃,然后又在耳朵上听了听,这才对我道:“丢了又何妨,我能找到它!”

  说完,大师就继续走了起来,我赶忙跟上,大师知道赶不走我,就没赶我走,他还给我讲起了刚才那铜铃宝贝,他说那叫听风铃,是用来追踪的,大师说他之前在离开杨超家的时候就在杨超身上下了风符,所以不管杨超去到哪,他都能靠手中这听风铃找到杨超。

  听了大师的话,我不得不佩服他,看起来浪荡不羁,心思倒是很细腻,如果真愿意收我这徒弟,就好了。

  诶,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过明天最后一天的大劫呢!

  跟着大师一直走,走了好久,差不多有一个多钟头,都离开市区,到了郊区了。

  我正要问大师,我们这到底要走到哪,啥时候是个头,会不会是他的听风铃坏了呢,我猛然间发现身前的乡间路上,走着两个人。

  我只能看到这两个人的背影,他们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而且同手同脚,看起来很僵硬,有点像是电影里的行尸走肉。

  而从他们的背影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杨超和老钱。

  当时我就愣住了,这两个人是怎么在走的,这有点像是赶尸,但是我没看到赶尸人,也没看到赶尸仗啊。

  我正纳闷呢,大师突然叫我注意这两个人的头顶。

  然后我就去看他们的头顶,很快我就看到在他们的头顶又两个圆球,由于离得有些距离,我看的不是很清楚,感觉是黑白的。

  我正要问大师那是什么呢,大师说了句让我整个人丢了魂,让我毛骨悚然的话,大师对我说:“眼珠子,偷尸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