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23 王八作祟

23 王八作祟

  眼珠子,偷尸眼。

  大师的话着实让我全身凉飕飕的,这偷尸眼是个啥玩意?透视眼倒是听过,但这偷尸眼我真是闻所未闻。

  我壮着胆子又往不远处的眼珠子看了过去,那两只眼珠子就在老钱和杨超的头顶约莫十几厘米的地方飘着,慢慢的往前飘,而杨超和老钱则一步步的跟着这眼珠子往前走。

  看来是这眼珠子在引着尸体走,以前我听说过赶尸,而这显然比赶尸牛逼多了,这是引尸!

  妈的,要知道这眼珠子周围就是空气,完全没东西支撑着它,不知道它怎么会飘在那的,难道眼睛都能成精?

  当时我真心全身的鸡皮疙瘩,要不是身旁有大师在,我肯定扭头就跑了。

  我下意识的往大师的身边靠了靠,然后给大师递了根烟,叫他给我说道说道这古怪的偷尸眼到底是个嘛玩意。

  大师接过了我给他发的烟,然后扭头朝四处张望了一番,然后才对我说:“那家伙应该就躲在附近。”

  听了大师的话,我赶忙扭头朝四处看了一圈,这里是郊区蛮偏僻的,四处掩体也多,反正我没看到有谁躲在附近。

  我就问大师他什么意思,谁躲在附近,大师说那对眼睛的主人。

  听了大师的话,我再一次打了个激灵,这尼玛太吓人了,一个人还能把眼珠子脱离眼眶飞出来?这不科学…要是让我看到一个大活人只有血肉模糊的眼眶,眼眶里却没眼珠子,那我得吓疯!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这眼珠子的主人真的在附近躲着,那他没了眼睛还怎么看东西?要是还用那偷尸的眼睛看东西,那么我和大师岂不是被他发现了?

  我正纳闷呢,大师则继续对我道:“不要想太多,这偷尸眼是降头术里的一个分支,是一个很邪的邪术,也很难练,不过还不至于像飞头降那么夸张。”

  我虽然没学过道术,也没本事,但是对于这飞头降我还是听说过的,所谓飞头降其实就是一种降头术,不过他不是普通的降头术,这种降头术得降头师用自己的头颅亲自去练,也不知道是不是假的,反正我听说如果一个降头师真的能把飞头降给练好了,那么他可以在大晚上将自己的头颅飞出去,遇人吸人血、遇狗吸狗血,更夸张的是,据说降头师的脑袋飞出去时,还拖着长长才气管内脏,能把人恶心死…而正因为此,一些蛮夷之地的建筑上都会插一根尖尖的倒刺,为的就是防止飞头降来害人,戳破他们的肠子…

  既然大师提到了飞头降,难道这偷尸眼和飞头降一个道理?

  我正寻思着呢,大师继续对我说:“这偷尸眼比飞头降简单些,因为练这玩意的降头师不会用自己的眼珠,一般都会从刚死的人的眼窝里挖出眼珠,然后用特制的符水浸泡,因为眼睛是人的心灵之窗,当一个人死了之后,那么全身尸气最重的地方那势必是眼珠,所以这眼珠可以很好的控制尸气,一旦将偷尸眼给练好了,那么就可以控制它去控制尸体的尸气,引着尸体走。这和赶尸的道理差不多,但是赶尸者太过暴露,得亲力亲为容易出事,所以赶尸者往往都是征得家人同意后光明正大的去赶尸,而偷尸眼则不一样,利用偷尸眼去做事的人往往是邪恶的,不安好心的,这当中尤以盗墓贼居多,他们经常花大代价从降头师那购买这偷尸之法,然后冲尸体身上偷宝…”

  听了大师对我讲的这些,我当时真心是拜服了,大师牛逼、学富五车啊!这也更加深了我想拜他为师的决心!

  从大师这弄清了偷尸眼的来龙去脉,我也没那么怕了,即使知道那是从死人的眼窝子里抠出来的,我也没那么忌惮了,毕竟它是被人控制的,而不是主动出来偷尸体的。

  看来还真应了那句老话,最毒不过人心,哪怕是鬼,那也没人坏!

  这个时候,大师已经手握桃木剑,同时掏出了一张符,瞧他那架势估摸着是想上去对付偷尸眼了。

  我赶忙拉住了大师,我对大师说:“大师,慢点,这样上去就算救下了尸体,那也没什么意义啊,要不我们再跟着看看,看看对方到底要将尸体偷到哪去,看看到底是谁在偷这尸体。”

  听了我的话,大师扭头瞥了我一眼,然后对我道:“年轻人,又要秀下限?不过这次秀的不错啊,有道理,我要是上去破掉这偷尸眼,对方肯定感受的出来我是个世外高人,肯定不敢露面了!我们暂且跟着看看。”

  呵呵,大师这家伙,在夸我的时候还不忘自夸一下,不过我相信他真的是个世外高人。

  然后我们就跟着这偷尸眼,以及杨超和老钱的尸体一直走,走了约莫又是半个钟头,我们来到了个山头。

  尸体继续爬山,当它们爬山时就显得稍稍有些吃力了,肩膀下沉的很严重,双腿也很沉,跟灌了铅似得,很机械,如果是我一个人,我还真不敢跟着走。

  当我们跟到半山腰时,出现了个山洞,这个时候大师突然来了句:“不妙,好像是中计了。”

  我问大师啥意思,中了什么计。

  大师没理会我,而是紧握着手中的桃木剑,微微弓起了甚至,同时也掏出了张道符,看他那架势应该是感受到了危险。

  草四周扫了一圈,大师才对我道:“小心点,记得跟在我身旁,我们好像是落入了什么阵法,这偷尸眼好像是故意引我们来的。”

  我点了点头,紧紧的跟在大师的身旁。

  而就在这个时候,山洞里突然传出来一阵‘哈哈…哈哈…’的得意笑声。

  这声音听得有些耳熟,但又有些陌生,我正纳闷呢,山洞里又传出来一句‘地狱无门你们偏要闯!’

  随着这道声音,很快就从山洞里飘出来一道人影,借着月光我认出来了这个人。

  卧槽,这不是假老钱嘛!当我看到是假老钱从山洞里出来时,我松了口气,既然是人,那就没那么怕了,更何况还是个我打过交道的人。

  然而,当我看到假老钱的眼睛时,我整个人的身体都绷直了。

  卧槽,假老钱的眼窝子是空的,他的眼窝里没有眼珠子!

  就在我胆寒时,那对偷尸眼刷的一下子回到了假老钱的眼窝子里。

  而当偷尸眼进入了假老钱的眼窝,杨超和老钱的尸体瞬间就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我忍不住看向了大师,我心中很好奇,大师刚才不是说练偷尸眼的都不用自己的眼珠子吗,可是这假老钱怎么回事?

  我心里很纳闷,不过有一点我可以确定,这假老钱绝对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这肯定是个狠主儿!

  难怪苏苏可以将偷尸体的事情交给假老钱一个人,而自己赶回去救少妇,原来这假老钱是个黄金搭档啊!

  刚想到这里,大师突然凑近了我,然后小声跟我说:“真的落入圈套了,等会如果遇到大麻烦,你就往山底下跑,还有就是尽量别看这家伙的眼睛。”

  我点了点头,然后小声问大师:“有没有把握,如果没把握,我们就一起撤啊!”

  大师瞪了我一眼,对我道:“身不由己了,你可知道眼前的是什么玩意?”

  听了大师的问题我有点疑惑,不是假老钱嘛,不过大师没见过老钱,所以他不知道这是假老钱。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大师啥意思,而大师则继续对我道:“不是人,也不是鬼,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可能是王八在作祟!”

  王八作祟,听了大师的话,我莫名的就想到了少妇家马桶里的那只大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