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24 五行尸阵

24 五行尸阵

  俗话说千年乌龟万年鳖,这代表着长寿,但也从另一方面说明王八这玩意的诡异,说到容易成精的畜生,这王八和黄皮子、狐狸,应该是排名前三的种类了…

  难道眼前这假老钱真的是个王八精?

  如果真是,那么它和少妇家马桶里那只王八精又有没有关系?

  心里正纳闷呢,那假老钱突然从口袋里个铜铃铛,然后放到胸前摇了摇。

  那铃铛声很诡异,听得我心里很不舒服,我正要伸手把耳朵堵上呢,猛然间发现杨超和老钱猛的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

  当我看到杨超和老钱站起身,我也愣了一下,不过我也没懵,啥诡异的事我都碰到过了,不差这一茬儿。

  我刚要问问大师现在该咋办,那山洞里突然刮出来一阵呼呼的风声。

  当这阵风声刮出来,大师立刻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同时还示意我也把鼻子捂住,然后还在我的后背上贴了张符,后来我知道这是静心符,这静心符没什么大用处,也不难画,但是可以让人聚气凝神,不容易被外界干扰。

  我正要问大师这是干嘛,我突然闻到一股子腐烂的味道,并不臭,但是却让人窒息。

  大师说这是尸臭,叫我尽量别吸入,要是尸气吸进去的多了,会中毒。

  听了大师的话,我赶忙屏住了呼吸,而随着这股尸气从山洞里飘出来,很快我又看到从山洞里走出来一道人影。

  借着月光,我看到这人影慢慢的走了出来,他的步伐同样很机械,让我不禁就想到了行尸走肉。

  而当这人影走出来后,大师毫不犹豫的就对其祭出了一张符,这张符一下子就飘向了从山洞里走出来的人影,看来走出来的不是人,应该是鬼。

  不过大师的符碰到那人影后,呼哧一声就着火,然后化了。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就扭头看向大师,我看到大师的眉头皱了起来,看来是真的遇到麻烦了。

  我想要帮忙,想要帮助大师,但是我不知道从何下手,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人影从山洞里走出来,他慢慢的朝一旁走了过去,而我也看清了他,这是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不,他应该不是人,因为他面色铁青、青的发紫发黑,而且他走路很僵硬,直觉告诉我他不是人也不是鬼,它是死人,是尸体,至于是尸体的哪个级别我就不清楚了,目测是个行尸或者僵尸。

  等这个行尸从山洞里走出来后,很快山洞里又走出来一道人影,而大师同样再次朝那人影祭出了一张符,而那符和刚才一样,同样再次烧化了,而这第二次走出来的同样是一句尸体,不过这具尸体不是男人,而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女人,她的脸上笼罩着一层黑气,长得也很丑,看的我心底发毛…

  短短的一会儿工夫,从山洞里走出来两具行尸,而大师也对这僵尸做出了攻击。

  在那么个瞬间,我感觉大师在玩游戏,这他妈是最新版的植物大战僵尸?

  心里正纳闷假老钱到底把这些僵尸给控制出来干嘛呢,他妈的从山洞里又冒出来了一道人影。

  当时我都快疯了,这他妈的没玩没了了啊,哪来的这么多僵尸?

  然而,当我看到这一次走出来的僵尸时,我是真疯了,或者说是彻底傻眼了。

  这一次走出来的僵尸,不是别人,赫然正是陈冠东陈大帅!

  不过这陈冠东可不是我之前接触过的陈冠东,这个陈冠东也是一脸的晦气,显然正是陈冠东一直想要找的自己的尸体。

  很快陈冠东的尸体就走了出来,虽然是‘老熟人’,但是大师依旧没放弃‘玩游戏’,他和之前一样对着陈冠东祭出了一张道符。

  等陈冠东从山洞里走出来后,我这才发现老钱、杨超,加上从山洞里走出来的三具尸体,这五个僵尸已经以一种诡异的阵势将我们给包围了。

  虽然我不是很清楚这是什么阵仗,但我直觉很不好。

  而大师则很快说了句:“果然是有圈套,五行尸阵,看来今天真要留下点什么了。”

  五行尸阵,听名字就很屌,我心里也慌了,早知道就不跟过来了。

  而眼前这五行尸阵显然是假老钱搞出来的,看来这王八成了精,还学会了道法,真是不得了啊!

  我正感叹着呢,那包括陈冠东在内的五具僵尸已经开始动了,他们的动作并不快,甚至说很慢很慢,所以给我留出了很大的空当,我想要抓住机会先冲出这尸阵,不过我刚迈开步子,大师就拉住了我。

  大师说不可以,他说别看有这么大空当,空档处其实就是尸气最重的地方,我要是冲过去,那我肯定要被毒晕甚至毒死。

  听了大师的话,我一阵心有余悸,我赶忙问大师那现在咋办。

  大师说这五具尸生前命理分别是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让他们身上的尸气生生不息,我们现在落入了这尸阵,可以说真的是主动送死了,时间长了,就算我们不呼吸,尸气也要把我们呛死。

  难道就真的一点办法没有了?两个大活人,一个牛逼的道士居然要被五个死人给逼死?

  我感觉很不爽,很无奈,而大师突然在我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大师叫我趴下。

  当我趴到地上后,大师也应该纵身趴到了地上,然后大师在地上一个翻滚,就滚到了附近的杨超僵尸身旁,用双手抓住了杨超的脚踝。

  抓住了老钱的脚踝后,大师对我道:“快点跟我学,这最底下的尸气是最浅的,这是唯一的机会了,只要我们能在被尸气毒死前,毁掉其中一具僵尸,那尸阵就破了。

  听了大师的话,我赶忙也滚到了老钱的身旁,一把也抓住了老钱僵尸的脚踝,这个时候我想起我腰上还别着刀子呢,我赶忙将刀子掏了出来,哗啦一声就刺在了老钱僵尸的小腿肚子上,由于老钱是刚死的,流出来的血还是红的,弄得我心里挺不好受的,但我不得不用力在老钱的小腿肚子上划开了一条很长的口子,希望能把老钱的尸体给毁掉…人在绝望的边缘,真的会抛弃太多世俗的观念…诶…

  可是尸体他终究是尸体,他最让人胆寒的地方就是他们不知道疼痛,所以即使我割开了老钱的小腿,老钱已经没反应,而我则感觉脑袋越来越沉重,应该是呼入了不少的尸气。

  再看大师,作为一个自诩的高人,他比我好多了,但是他脸色也不怎好,看来也是第一次碰到这棘手的事情,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遇到如此恐怖的五行尸阵的。哪怕强如大师,一时间也有点素手无策。

  我挣扎着想要爬出去,可是每当我往前爬一会,尸体都会自由变换阵型,在我的身前就会出现一阵浓烈的尸气,让我不敢前行,大师也一样…

  就在我快绝望的时候,身前突然飘过来一道人影…

  嗯,没错,可以说是飘过来的,因为他来的太快了…

  这个飞速飘来的人,戴着一顶鸭舌帽,一脸的酷帅,此鬼正是大帅陈冠东。

  陈冠东一进入这五行尸阵后,立刻就凑着鼻子疯狂的吸了起来,随着陈冠东大口呼吸着尸气,我看到陈冠东整个鬼看起来越来越薄弱,隐约间我甚至有种陈冠东要灵魂尽散的感觉。

  我开口让陈冠东别再吸这尸气了,我们再想别的办法,毕竟我们一人一鬼一道士,总不可能一个办法也想不粗来。

  而陈冠东没理我,他再次大口呼吸了一下,然后一脚踹在了我的屁股上。

  由于陈冠东将我身前的尸气给吸取了一大部分,所以我被他一下子给踹出了五行尸阵…

  当我被踹出去时,陈冠希用他那低沉的声音对我说:“我救你不是因为我们是朋友,而是因为我希望你继续查下去,快滚,别让我们的努力白费。”

  陈冠东这像是临终遗言,我想要给他说些好话,让他别气馁,但我知道我说什么也没用。

  想到这里,我狠狠的往地上一蹬就要跑,要是下了山多喊点人来,指不定有机会。

  然而我刚要跑,小肚子就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踹我的正是那个假老钱。

  假老钱来到了我的身前,一脚踩在了我的手上,他看着我,一脸的阴沉,而他的嘴角也带着阴森的笑容。

  假老钱对我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七年前我被打回了原形,没想到七年后,仅仅是吸了你的血,我就可以再次化成人性!”

  听了假老钱的话,我的心猛地咯噔一跳,卧槽,这假老钱真的是少妇家马桶里的那只老王八啊!

  原来那晚咬了我之后他并没有死,它很有可能是沉寂了,万万没想到啊,居然因为我,他再次成精了!

  当时我心里升起了一个荒诞的念头,我日,苏苏不会是这老王八和少妇生的吧?毕竟老王八说他十七年前被打回原形,而十七年前应该正是苏苏被偷走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