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25 黒木棺材

25 黒木棺材

  正寻思着这王八和母女花的关系呢,假老钱突然一脚再次朝我踹来,我整个人在地上滚了一圈,然后就悲催的再次进了五行尸阵。

  我努力的抬起头,正对上陈大帅那失望加鄙夷的双眸,心中顿时五味陈杂,靠!老子就这么弱?这么烂泥扶不上墙?

  “那鬼,你别那么看他,以他的能耐能对付得了王八才怪!”这时,依旧抓着杨超尸体脚踝的大师突然开口说道。

  我心里那个感动啊,没想到大师竟然会为我说话,虽然不忘说我没用,但总比落井下石要好。

  陈冠东没说什么,只是那双酷酷的眼睛里透着几分悲凉,此时他的身体已经透明的好似一层薄膜般,在风中瑟瑟晃动,我真怕下一刻他就会消失在我眼前,同时更加内疚。

  陈冠东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尸体,却选择了救我,而对自己的尸体视而不见,我却这么没用,唉……我平身第一次痛恨自己的懦弱,同时暗下决心,只要能过得了今晚这关,我一定死缠烂打也要大师收我为徒,好好学点东西,不光是为了保护我自己,还为了保护我的朋友。

  对,朋友。虽然陈冠东嘴上说没有把我当成朋友,但是他救了我好几次,在这种时候还挺身而出,我已经把他当成了好朋友。所以,我更不能让他死。这样一想,我立刻扑向老钱,捡起一旁的刀子,开始一刀一刀的捅向他的小腿,尽管他不知道痛,但是我却是真切的看着他的血飞溅在我的脸上,当他的小腿已经血肉模糊时,我努力将他的双腿搬开,想从他的胯下爬过去——我多希望自己是韩信,能够成功从老钱的胯下爬过去!

  可惜事与愿违,当我刚要将头伸出去时,老钱他们又开始转换位置,不过这次因为我早有准备,所以没有让老钱甩掉我,我依旧紧紧地抓着他的脚踝,想要爬出去。他们好像知道了我的意图,五具尸体再次变换位置,浓郁的尸气扑面而来,尽管我屏住呼吸,但还是感觉自己就要死了。

  我曾回头看过陈冠东,妈的,这一看我都要哭了,只见陈大帅一直跟在我的身后,大口的呼吸着,尽管知道跟着我会遇到浓郁的尸气,他也丝毫没有要放弃的意思。要是他今晚白白牺牲了,我他妈得内疚一辈子啊!于是,我握着老钱僵尸的脚踝的手越来越紧了,这时就算谁在我的手上插一刀,我也绝对不会放手!

  老钱拖着我不停地转圈,我的身体在地上磨来磨去,感觉整个胸口都火辣辣的烧了起来。

  妈的!可别有个石子啥的,要是我下面被磨一下,不是要被生生割了蛋?

  真是想啥来啥,正想着呢,下面突然感到一阵剧痛,我感觉自己的脸都扭曲了,低头一看,我差点气尿!地上没有石子,但是有我那把用来割老钱大腿的刀,那刀刚刚正好在我的JB上……当时我就想,完了完了,我这下真要成太监了!

  而这时,古怪的事情发生了,老钱他们突然齐齐退后了一步,当然,我的身体也被拖着向前了一步,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我觉得呼吸似乎一下子顺畅了,怎么回事?

  正在这时,大师突然高兴的松开杨超的脚踝,高兴地叫起来:“哎呀,刘阿斗,原来你还是有点用处的!”

  刘阿斗?刘备的儿子?他来了?那不是千年老尸?那大师还高兴个屁啊!

  还没等我想完,大师就已经翻了几个身来到我身边,拍着我的肩膀说:“松手吧,阿斗。”

  我愣了愣神,这才反应过来,敢情是大师他是在讽刺我啊!我看着一脸青气的他,翻了个白眼,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能开玩笑。

  “不用怕,他们现在怕你咧。”大师见我还不松手,又说道。

  我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是隐隐也猜出他们刚才退后是因为什么,于是我立刻松手,这时,大师突然把我翻了个身,然后开始解我的裤子。

  靠!我真想一巴掌拍死丫的!我一边惊慌的拎着裤子,一边想难道是要死了,作为道士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所以要在临死前跟我来一场鱼水之欢?妈的!老子可不是女人,也不提供这种服务!这臭道士,没想到道貌岸然,骨子里却是这么恶心的人!

  大师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解释说:“我要你的血帮我画符对付这群行尸!”

  我的血?大师见我愣住,一把扒掉我的裤子,拖了我的裤兜,凉飕飕的风吹过来,那被刀划过的地方疼的更厉害了。

  “啧啧,幸好刀子偏了,只是伤在大腿根部,别动!”大师一边说着,一边从衣服里掏出几张符,然后捡起刀子在我的腿上就是一扎,疼得我嗷嗷直叫,他看也没看我,而是快速的用手指沾了我的血,在符纸上画下奇怪的造型。

  “去!”他一扬手,五张符纸立时朝着那五具行尸飞去,看来他就只会玩植物大战僵尸啊!我一边捂着腿一边紧张的盯着那五张符纸,期望这次能够一举突破。

  只见那五张符纸在五个僵尸的头顶定格住,那五具尸体突然被定在那里。

  我心中大喜,刚要站起来,大师就一把将我按住,说道:“现在尸气还没散,你别乱动。”

  我不敢再乱动,不过下一刻眼前发生的事情令我感到毛骨悚然,同时心里极其不是滋味。

  只见老钱那被我划得血肉模糊的小腿此时正在朝外喷着黑气,同时他腿上的肉正在快速的脱落,露出一截截白骨……月光下,那白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好像即将断裂一般。

  我虽然知道老钱已经成为行尸,留着也是为祸人间,但是看到他这样,心里依旧难受的不行,更何况,如果不是我,他至少还能保留个全尸。

  “就是这时候!”大师突然一声大喝,旋即我的屁股上被狠狠踹了两脚,靠!原来是老钱和陈冠东两人一起将我踹出去了!

  这一次我被踹出很远,直直朝着那洞口砸过去,而那老王八精立刻朝我走来,这时,陈冠东像一阵风般飞了过来,又在我的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这他妈是要表演连环踢么?

  我回头看去,只见王八精怒吼着朝陈冠东扑去,我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本以为王八精会把陈冠东打的魂飞魄散,一道符纸就飞了过来,原来是大师又开始对付老王八精了!大师牛逼!

  我见陈冠东没事,就捂着伤口爬起来,可是一抬头,我就一屁股狠狠的拍坐在了地上。当时我的视线刚好投进了眼前的山洞里,当我看到山洞里的场景时,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只见黑漆漆的山洞里,一口厚重的黑木棺材摆放在那里,棺材上空悬浮着两点鬼火,幽幽的火焰就像是两只眼睛般,直勾勾的盯着我,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听到“嘎嘎”的声音,好像是棺材在缓缓开启的声音。

  难道,这口棺材里还躺着一具千年老尸?这时,我脑子里立刻出现一个披头散发,白衣飘飘的女鬼,她缓缓的从棺材口爬出来,一双血红的眼睛正在望着我,就像是那两团鬼火一样,她舔着长长的舌头,然后朝我扑来……

  一股热流从我的双腿间流下来,我的伤口立时疼的更加厉害,我低头一看,妈的!我是真被吓尿了,现在尿混着我的血,骚骚的,腥腥的,粘着我的大腿,说不出的难受。我顾不得处理伤口,立时爬起来,一边抓着裤子一边朝着山洞下方奔去。此刻恐惧战胜了我的大脑,我好像连大腿上的疼都感受不到了,只知道一路狂奔。

  身后传来“铿锵”的声音,我匆匆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大师正拿着桃木剑和王八精打斗,而陈冠东飘忽的好像是风中的影子,此刻他正目光幽幽的望着我,那深邃的眼底带着几分欣慰,看得我鼻尖一阵心酸。

  正当我以为自己会成功逃离这块鬼地方时,从深林深处突然走出一个人,让我顿时挪不开步伐。

  苏苏!

  此时苏苏就站在我的眼前,她依旧穿了那件会让人误会她在裸奔的衣服,玲珑有致的身材暴露无遗。不过此时我却没心情欣赏她的身材,因为我知道,她今晚来,一定没好事!

  她杏眸圆睁,先是愤恨的朝我的身后望了一眼,不用想也知道,她此时在看大师,毕竟大师可能已经杀了她妈妈,虽然苏苏不知道这件事与我有关,但我还是没来由的心虚。

  而这时,我看到她的右手拿着一个红木盒子,那木盒子不是我装小鬼的盒子么?

  当时我就纳闷了,她把我的小鬼拿来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