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29 鬼勾魂

29 鬼勾魂

  我忙站起来,想要找找这次有没有什么可以给我抹血的,毕竟上次我就是在白绫上抹血才破解的鬼打墙,可是这次情况完全不同,只见四周黑漆漆的一片,看起来好像我四周并没有什么,可当我往前走几步时,脚就好像碰到了什么一样,生生被挡住了去路。

  走了一会儿,我感觉浑身冰凉,脑袋昏昏沉沉的,就连看东西都有些恍惚。四周黑漆漆的,好像开始生出了几缕烟雾,虽然没有味道,却呛得人连眼睛都睁不开。

  渐渐的,我连呼吸都觉得困难,最后只能坐在椅子上大喘气。可喘息了一会儿,我又想到这无端生起的烟,虽然没有味道,但是也许是什么诡异的东西呢?这样一想,我赶忙捏住鼻子,屏住呼吸。

  找不到突破口,又不能呼吸,我心急如焚,我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所以开始大声呼救,因为不知道女神的名字,只能扯着嗓子大喊“女神”“女神”,可惜外面一点回应的没有,而我的声音在这小小的空间里一直回荡着,似乎在嘲笑我的没用,那声音一声声落在我的耳朵里,到最后感觉都不是我的声音了,诡异的可怕。

  努力遏制心中的害怕,我再次站起来,开始细细的观察这个小小的空间,想要看看到底有没有什么突破口,而就在这时,我感觉脖子上突然变得很重,那感觉就好像是有什么突然落在脖子上似的。

  这种感觉让我心中一凉,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这时,一缕黑发在我的眼前飘来飘去,我整个人僵硬的站在那里,心脏险些跳出嗓子眼。这……真的有鬼骑在我的脖子上?

  我想抬头看看那鬼的样子,可是又怕一抬头对上一张恐怖的脸,我就不敢抬头,只是觉得自己快被吓尿了,如果女神待会儿救了我,却发现我裤子湿了,屌丝我就再也没脸出现在她面前了。这么想着,我咬紧牙,憋着尿,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问道:“鬼啊鬼,我和你井水不犯河水,你为啥要害我呢?要知道我身边可是有两个厉害的人呢,你不怕他们收了你啊?”

  可是面对我的威胁,这鬼非但不怕,还发出了嘻嘻的笑声,这笑声尖利刺耳,听的人脊背发毛,而我眼前的黑发越来越多了,看来,那个人正在低头。我心中一紧,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接下来我却没有感觉到有人出现在眼前,反而是我脖子上的重量突然就消失了。

  我松了口气,难道是女神终于破了鬼打墙?可一个念头还没转完,我就感觉到脑袋更重了,而且好像有什么在叫嚣着挣扎着从我的身体中出来呢。这个感觉惊出了我一身冷汗,也不知道是不是汗出来了,我反而没尿了,我小心的睁开眼睛,下一刻便吓得一屁股拍坐在了地上,刚刚消失的尿意瞬间袭来,然后我就真的尿了!

  不是屌丝我太胆小,而是眼前这个情景实在是太可怕了。我竟然看到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就站在我的面前,只是他的目光比较呆滞,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没有灵魂的空壳一般。难道那个什么组织不但有假老钱,竟然还有一个假的我么?

  下一刻,一个低沉喑哑的声音从我的头顶传来,“还不跟我走?”

  走?走去哪里?正当我困惑时,我发现自己竟然正在转动身体,我哩个草,这是什么情况?

  这时,我看到身前不远处,一个青衣女子正背对着我站在那里,一看到这身青衣,我心中“咯噔”一声,第一个反应就是完了,这个女人铁定就是陈大帅说的那个出租车上的青衣女鬼了。

  只是她背对着我,我不知道她长得什么样子,但是我肯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和女神不是同一个人,因为虽然她也穿着青衣,可那衣服并不是旗袍,而是看起来有些陈旧的大长褂和大长裤,面料我看不出来,像是粗布麻衣,而且面料都有些发白了,看得出年代久远了。而且她的身材和女神根本无法比,显得臃肿许多,就好像衣服里塞了多少棉花似的,鼓鼓囊囊的,我都怀疑她是不是死前在水里泡过了,所以浮肿了。而唯一和女神相似的是,她有一头长长的头发,不过那头发干枯发黄,远没有女神的好看。

  不知为何,虽然还是害怕,但是我松了一口气,因为我打心眼里不希望女神和青衣女鬼有任何关系。我收起这些乱七八糟的思想,然后就想停下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停不下来,而我眼前也再不是黑乎乎的,渐渐地,我的面前出现了一片树林。

  明明是大中午,可这里还是夜黑风高的,只有呼啸的阴风和簌簌的树叶声在我耳边回荡,前面那女鬼始终没有回头,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手上多了一只白色的纸灯笼,那纸灯笼在风中摇摆不定,里面的烛火忽明忽暗,看的我越发心中难安。

  我知道我暂时逃不掉了,所以也没那么害怕了,反而开始观察起这里来,很快,我发现这里有些眼熟,当我们走出树林后,我猛然记起这里是哪里了:这里不就是我今早才逃下去的那座山么?

  想到这,好不容易淡定下来的我再也无法淡定了,妈的,这女鬼不是要把我抓到这里来,让苏苏和那老王八报仇吧?我越想越觉得是这样,转身想要逃,却发现自己的身上好像被人用针扎住了似的,竟然无法转身,任由我的脚乱扑腾,我也只能往前走。这样的我,不像是自己走的,倒像是被人拖着走的。

  这时,我才意识到一个大问题,那就是这树林里四处都是树叶,我踩在地面上,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而且我刚刚脚动了那么久,脚底却没有任何感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我的心中生起,我强忍着害怕,低头看去。这一看,我整个人都愣住了,因为,我是飘着的,而且我的身体看起来也有些虚,和平时看起来不太一样。

  我抬手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不疼!一点疼的感觉都没有!这下我彻底急了,想到我见到的那个“假”的我,我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狗日的!那根本才是我啊,现在的我恐怕只是一缕魂魄吧!

  难道女神说的就是这个,这算什么?一只鬼竟然把我的魂从身体里引了出来?她难道是想我魂飞魄散?

  我他妈这是得罪谁了?怎么老是摊上大事儿啊?而且看这样子,就算女神也对这种情况束手无策了,王大师更是靠不住的,这么说,我今晚真的只能在这里把自己交代了么?

  这时,四周突然多了几丝光亮,我定睛一看,才看到有几团火突然从四面八方升了起来,这一刻,我感觉自己突然有了力气,当我试着转身时,果然!我能动了!可是下一刻,一条白绫突然就挂在我的脖子上,然后我整个人就飞出多远。

  我回头一看,不由冷汗涔涔,因为我现在正朝着洞口飞去,而现在我已经看到了那口半开着的大黑木棺材,棺材上面的两团火此刻明亮了很多,我似乎看到了它们在冲我笑。

  我回过头来,看到那青衣女鬼正一手拿着白绫,另一手拿了刀叉,似乎在对付那一团团火,看来这些火是女神用来救我的,只可惜……唉……

  这时,女鬼突然转过脸来看我,这一看,我的心又颤了颤,因为她没有眼睛,也没有鼻子,只有一张猩红的嘴巴,此时她正张着嘴巴,露出一口森凉的大白牙冲我笑呢。她的笑声就像是锯子锯出来的一般,听得人浑身不舒服。

  我看着她,害怕的同时,莫名的想起来了那个突然消失的小鬼,她这一口白牙和猩红的嘴巴不就像极了那个小鬼么?

  这时,女鬼把白绫松开,我一下子跌落在地上,这时,我听到身后的棺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我害怕的站起来,一边捂着胸口,一边大着胆子勾着脑袋朝棺材里望去。反正我现在也是鬼,还怕一具尸体么?

  棺盖是半开着的,不过让人意外的是,露出来的那一边并不是头的那一边,而是脚的那边,这给我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就好像是有人刻意不让我看到这个人的脸,让我有种想要把棺盖完全打开的冲动。

  虽然看不到脸,但是从这人的身形也可以看出,他是个男人,而且他的衣服和那女鬼差不多,也是长褂长裤,不过是黑色的,所以看起来更加恐怖沉重,不过让我好奇的是,这个人竟然还穿着一双翘角黑靴,给我一种他好像是古代人的感觉。

  能看到的部分都看完了,我犹豫着是不是要把棺盖推开,看看这男人的样子,身后突然响起一道阴蛰的声音:“引魂入体,进!”

  紧接着,我感觉自己被推了一下,然后不受控制的就一头栽进了棺材里,而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的腿竟然进入了这具男尸的身体里,拔都拔不出来,与此同时,一股青气扑面而来,我连挣扎都没了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没入这个人的身体中。

  我开始拼命的挣扎起来,忍不住破口大骂,妈的,要我的灵魂入住在别人的身体中,他活着,我死了,我宁愿让自己灰飞烟灭。

  可是,无论我怎么愤怒,怎么尖叫,我还是无法阻止这一切发生。

  就在我几近绝望的时候,我身后突然响起一声惊恐的尖叫,紧接着,我感觉好像有什么拽了我一把,而我竟然轻易的就从那人的身体中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