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30 我是谁

30 我是谁

  正当我想回头看看是不是女神又来救我了时,一声稚嫩的声音差点将我吓得魂不附体。

  “爸爸。”

  我全身僵硬,不可置信的回头望去,却只看到一个模糊的婴儿的影子,然后他就消失不见了,只是我似乎看到了他亲切的对我笑。

  他那一声“爸爸”难道是喊我的?我什么时候多了个两三岁的儿子?而且,虽然我从没见过他,却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却让我感到很不舒服。

  我突然想到刚刚他就在我的身后,难道将我从棺材里拖出来的就是这个小不点?想到这,我浑身直冒冷汗,这么说,我的这个“儿子”,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个法力高强的小鬼啊!可是,我明明是人,什么时候养了这么一只小鬼?再联想到这段时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我渐渐开始怀疑自己,我真的是人么?

  一个正常人,身上的血怎么可能那么强大,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养一只法力如此高强的小鬼?而且看那小鬼的样子,对我的感情已经很深厚了,这说明我养他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可我竟然一点记忆都没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究竟是谁?是人是鬼?还是不人不鬼的东西?

  心里莫名的烦躁起来,我颓然的坐在地上,矛盾非常,想要知道这些答案,却又害怕知道这些答案。好像一旦解开了我身上的秘密,我就再也不能过回之前平静的生活了。

  被弄来这里之前,我已经做好了过一段跌宕起伏的人生的觉悟,毕竟我已经被牵扯进来了,但是我心底始终都有一份渴望,那就是回归风平浪静的生活。之前就算知道我的血异于常人,我也只是以为是自己天生体质问题,可是现在,我知道自己注定无法过上平凡人的日子了,而且我必须变得强大起来,因为现在有人想要我的命。

  正想着,眼前突然地转天旋,下一刻,我头脑一昏,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我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骂骂咧咧的说:“倒霉!真倒霉!”

  这不是王大师的声音么?我高兴的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家的沙发上,对面坐着面色有些苍白的女神,女神身边就是气的直跳脚的大师。

  我连忙坐起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狠狠扇了自己一耳光,嘶——真疼!我他妈第一次发现疼痛也是一种快乐!我又回来了!虽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但是只要我的魂魄还是自己的,一切就都好说。

  女神看到我醒了,沉黑的水眸中好似有些情绪波动,虽然并不明显,但依然让我很开心,看来她还是很关心我的!

  我还没开口说话,就见王大师恶狠狠地瞪着我,那样子好像我欠了他多少钱似的,不过我此刻能看到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因为我相信,他是担心我才过来的。

  “大师,你果然没那么薄情,我太感动了。”

  我刚说完,大师就气急败坏的朝我的头上狠狠拍了一巴掌,吹胡子瞪眼地说:“你还说,我要知道你也是那么个逆天的玩意儿,我才不说那些话呢,噫!我以为自己捡到了宝贝,没想到是个更大的麻烦!”说着,他又一脸焦躁的在房间内走来走去,一会儿低声嘀咕着什么,一会儿拍自个儿大腿,脸上的表情要多懊恼有多懊恼。

  不过我没心情研究他的心情,因为我一直都在琢磨他那句“那么个逆天的玩意儿”是什么意思?我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一旁的女神,她微微蹙眉,古怪的看了我一眼,别过脸去,那样子好像也已经知道了什么。

  我心里“咯噔”一声,突然难受极了,看来他们都已经知道是小鬼救了我了,那么我也知道大师气的是什么了。他说过,只要我逃过大劫,就收我为徒,大师那么正直,在他眼中妖魔鬼怪都是邪恶的,我自然也是邪恶的,要他收我当徒弟,可不是为难他么?

  唉……屌丝我突然有种要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

  这时,大师来到我面前,拖了一把椅子坐下,脸色凝重的问道:“李白,你实话告诉我,你之前有没有见过那个小鬼?还有,你是不是小时候发生过什么事情?”

  我茫然的摇摇头,我这人一无是处,偏偏记忆力超好,基本从两岁开始,发生的每件事情我都记得的清清楚楚,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事情,那一定是两岁之前发生的,可是爸妈也从来没有提过啊。

  大师皱眉直说不可能,又说他早看出我有古怪了,我的血也是,现在那个小鬼也是,所以他认为我一定是有什么事情隐瞒了他。

  我再三说没有,他就缠着我把从小到大的事情一件件都说出来,那么多事情,我怎么说?最后他让我把我记忆最深刻的事情说出来,我说了几件,最后连我高二时在女同学的痔疮膏里添了风油精的事情都说出来了,他也只是很不满意的摇摇头,最后确定肯定是两岁前发生了什么。

  我也这么想,于是我问大师咋办。

  大师狠狠拍了一下我的脑袋,“咋办?当然是找你爸妈问清楚啊。”

  我恍然大悟,准备去掏手机,大师却提议一起去我家走一趟,因为有些事情,电话里根本说不清楚。

  听大师的意思,他是要陪我回一趟家乡了,这无疑让我感到惊喜,以我现在的状况,如果让我自己一个人回去,我还真不敢。小心翼翼的看着大师的神色,我问了一句他还愿意收我为徒不?

  大师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然后一本正经的说,出家人都不打诳语,何况他们这种修道之人?看他那样子,很为自己的身份感到自豪啊。

  我心中窃喜,忙喊了一声:“师傅!”

  大师冷哼一声,说:“别喊得那么快,我们道家收徒可是有很多规矩的,这日子也是要精心挑选的,不过我们还是先把你身上的秘密解开再说吧。”说着,他看了一眼一直不说话的女神,跟我说要我好好谢谢女神,要不是女神,恐怕以他一己之力根本不能救出我。

  我连忙跟女神道谢,她只是淡淡点了点头,不过看我的眼神中带了几分不屑。

  我一下子想到刚刚跟大师交代事情时,一不小心把自己干的那些蠢事都说出来了,现在女神还不知道怎么想我呢!唉……屌丝就是屌丝,注定是没有形象的抠脚大汉。

  大师在我感谢完女神后,竟然又郑重的冲女神作了个揖,不过这次他不仅感谢了女神出手,还道歉了。原来大师一直都没有离开,只是躲在暗处悄悄的观察我们,因为女神出来的奇怪,他难免不放心,于是想借这个机会看看女神究竟是善是恶,结果当我出事后,女神就开始施法,不但想帮我破除鬼打墙,还和几个恶鬼缠斗了很久,也因此她才脸色苍白。

  看来为了我,她真是耗费了不少心神,作为屌丝,我何德何能啊!看来我就只能以身相许了。

  不过我很奇怪的是,要对付我的是苏苏身后的人,如果陈大帅之前说的是真的,那么苏苏身后的那个邪恶阻止,不仅养尸,还养恶鬼啊!这样的组织简直太恐怖了!他们究竟有什么目的?还有,那个躺在棺材里的男人究竟是谁?他们为什么要复活他,又为什么要选择我的魂魄去复活他呢?

  我抱着脑袋,感觉头都要炸掉了,拼命的想解开一个个疑团,可是疑团却越来越多,我感觉这样下去,我一定会崩溃的。

  大师好像知道我在烦恼什么,拍拍我的肩膀,语气也比之前柔和一些,说:“别多想了,现在我们去那个地方看看。”

  大师说的是哪个地方,我当然知道,只是现在想想,我还是有些害怕,这时,女神也站了起来,率先走了出去,大师点了点头,嘀咕了一句这丫头虽然冷了点,但是实力强大,人也热心,不错不错。

  我听了,也高兴的连连点头,现在,女神是我心中最高大的女人,大师夸她,那是比夸我还让我高兴啊。

  大师没好气的敲了我的头一下,一本正经的说以后跟着他,甭再想女人了。

  我面上连连点头,心里却在想,我放在心里想,你哪里会晓得?

  就这样,我跟大师追上女神,开始朝着那座山走去。不过令我吃惊的是,我以为只过了一会儿的时间,其实已经过了大半天,现在外面天已经黑了,看看手机,我才知道已经十一点了。

  虽然是第二次来这座山,不,确切的说是第三次,但我还是感到害怕,特别是那风呼呼的吹着,让我想起那个青衣女鬼的笑声。大师好像知道我害怕,也许因为我是他的徒弟了,他竟然不再像以前那样骂我没用,反而是跟我说话,渐渐地,我心里也就没那么害怕了。

  不久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了山洞前,不过令我失望的是,那口沉重的黑木棺材已经消失不见了,山洞中也再没有了那些可怕的行尸。

  大师皱了皱眉头说:“那些人的动作还真快!”

  女神面无表情的转身出去,我连忙追上去,喊了句“女神,等等我。”

  女神突然转过身来,目光清冷的望着我,说:“温雅。”说完,她就转身快速下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