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31 车厢惊魂

31 车厢惊魂

  温雅?我有些疑惑的站在那里,直到女神走出多远,才反应过来,她是在告诉我她的名字么?

  温雅?这个名字真好听!不过就是和她的气质不太相符,冷雅还差不多。哈哈!我一边想着,一边高兴的哼着小曲儿往山下走,只有王大师频频回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见我吊儿郎当的样子,王大师狠狠一巴掌拍过来,说:“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你就不担心自己的小命?虽然还有半个小时今晚就过去了,不过那些人显然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连忙殷勤的笑着说不是还有师傅你么?果然把王大师哄得开开心心的。

  大师说事不宜迟,让我明天一大早就去买车票。

  我觉得这件事的确耽误不得,不过,就我们两个回家的话,女神怎么办?我好不容易把她骗到我家里,可不想美好的同居生活还没开始,就这么草草结束了。

  大师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拉着我的胳膊,神神秘秘的说,女神好像从一开始就是冲我来的。

  我心中一喜,但看大师好像并不多高兴,转念一想,不由有些不安。女神当时出现在我身后,而且要住的宾馆也在我家附近,而且我抓她手腕时她也反常的没有躲,现在想起来,她好像真的在刻意拉近和我的距离。

  当然,屌丝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如果女神真的要接近我,肯定不会是因为看上我了,那么她是为了什么呢?我突然不敢去想,因为在我心中,女神是和王大师差不多身份的人,甚至比他更厉害,她会不会早就看出来我不是人,想要伺机除掉我呢?

  虽然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是我还没在牡丹花下呢,可不想做鬼啊。

  大师见我心神不宁,让我不要多想,从现在看,女神对我没有敌意,不如静观其变,而且未来这段时间危险重重,有她在身边也不错。

  我想了想,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下了山以后,大师就说自己有事,要先走了,虽然不知道大师天天神秘秘的在忙什么,但是这样一来我就能和女神独处了,想起来就有点小兴奋呢。所以,我也没有追问他一些我一直不明白的问题,就跟他说了拜拜。

  告别大师,我追上女神的脚步,她只是斜了我一眼,皱了皱鼻子,加快了脚步。

  我怎么觉得女神的神色有点嫌弃呢?我低头一看,这才反应过来,我哩个大草!我忘了自己尿裤子的事了,而且之前发生那么多事情,我至今没有洗澡,身上的味道比海边生蛆的臭鱼不遑多让,恐怕现在就是死人也能被我熏活了。

  别说是女神,就说我自己,察觉到这股怪味时,我都恨不得把全身的衣服扒光,再看身边的女神,虽然经过了几次打斗,但是她的身上依旧散发着淡淡的香气,而她那身青色的旗袍非但没有一点灰尘,而且好像比之前还鲜亮了很多。我以为是自己想多了,但再仔细一看,觉得她的旗袍好像真的比她刚出现的时候新了很多,不知怎的,我心里生出一抹古怪来。

  这时,女神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脸来,有些恼怒的瞪了我一眼,我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盯着她看了很久了,也难怪她会生气。我忙下移目光,不敢看她的眼睛,可是这一下移,我正好看到了她那挺傲的酥胸,虽然只是匆匆一眼,她就走了,但是我我还是激动万分。

  她的脸很美,以至于屌丝我压根没有去在意她的身材,可是没想到她那么清瘦,却有一对傲人的美胸,我感觉那旗袍都快被她一对胸给撑爆了。什么是“呼之欲出”?我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我赶忙跟上女神,但因为身上有味道,也不太敢靠她太近,也许是看了她的胸,我有些心猿意马,明明不敢亵渎她,一双眼睛却不由自主的飘向她那挺翘的臀部,顺着那一扭一扭的臀部往下看,她的一双修长的玉腿白的跟嫩豆腐似的,那些什么丝袜女,什么野模,跟她比简直弱爆了。

  当然,虽然女神很诱惑,但是我还不敢有什么猥琐的想法,而且女神那么厉害,还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对她的感觉,就像是杨过第一次见到姑姑时一样,心怀敬畏,不敢亵渎。

  就这样,我一路心神荡漾的跟着女神回到了家,一回家我就冲向了卫生间,好好把自己洗了洗。

  原本以为裂开的伤口现在不感染也该发炎了,但没想到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愈合了,难怪一路上我都没有疼的感觉!

  看着只剩下两道细微疤痕的大腿,我心里却没有一丝开心,因为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恐怕现在就算全世界都告诉我我是人,我也不相信了。

  从卫生间出来后,我看到女神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里放的是我租的那部《午夜凶铃》,之前我一直不敢看,所以总是放放停停,没想到现在女神却在看,而且无论里面放的是什么,她都是一张扑克脸,我觉得这部闻名世界的恐怖片在她眼中和凉拌黄瓜差不多。

  “女神……”

  她突然转过脸来望着我,我连忙改口,不好意思的说:“温雅,你要不要洗澡?”

  第一次叫出女神的名字,我的心怦怦怦的跳个不停,总感觉因为这个称呼,我们之间的距离就拉近了很多。不要说屌丝我怎么突然煽情了,实在是一面对女神我就大脑短路,自动化身羞涩美少年了。

  她点了点头,起身往卫生间走去,我坐到沙发上,闭上眼睛闻了闻,感觉她身上的香味还没有散。

  听着卫生间哗啦啦的流水声,我心神不宁,压根不知道电视里放的是什么。好在她很快就出来了,刚洗过澡的她,湿淋淋的头发垂落下来,衬得她整个人多了一分楚楚可怜的味道,让人不由眼前一亮。不过她的身上依旧穿着那身旗袍,让人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从来不换衣服?

  女神没有给我提问的机会,而是直接去我的卧室,关上了门,我识趣的关了电视机,在沙发上窝了一晚上。

  可能是这几天太累了,我这一觉睡的很香。

  第二天一大早,我起来去把工作辞了,回来的路上又买了早饭,谁知回到家的时候,女神已经不见了。桌上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他们先走了,要我赶快坐车去潼关,他们会在潼关火车站等我,署名是王大师,后面还有个得意的笑脸。

  我哩个大草!大师这家伙看着道貌岸然的,关键时刻竟然抛下我,和女神一起走了,这他妈的不是挖徒弟的墙角么?关键是女神竟然选择了一脸猥琐的大师,抛下了我,这太他妈打击我了!

  我赶紧收拾了一下就出了门。

  谁知道刚走出没多远,我竟然见到了老熟人,这个老熟人正是差点要了我命的苏苏!我想到她那晚说的话,有些腿软,但又想起来大师的话,她根本杀不了我,而且她好像也没有要动手的意思,我不由又有些硬气了。

  我冲她冷冷哼了一声,装作很淡定的伸手拦车,她轻轻嗤了一声,然后就冲我诡异的笑了起来。

  不知为什么,明明太阳很大,她的笑却很冷,让我觉得她好像在跟我说:就算你走,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这时,车来了,我赶忙上了车,回头一看,她还是站在那里幽幽的对着我笑。我转过脸去,再也不敢看她,心里只想着能快点上火车,和大师他们会合。

  到了火车站,我幸运的赶在了下班车发车十分钟之前买到了票,上了车后,我才突然想起一件事,女神没有身份证,大师不会也没有吧?那他们两个怎么坐车?当然,我绝对不相信大师他们会包车,一来大师太抠门,二来,他们两个怎么看都是两袖清风的人。

  唉,看来这一切的答案都要等到了潼关才能揭晓了。

  因为并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所以火车上的人并不是很多,但是渐渐地,我就发现了一件事情,这个发现令我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我甚至想要立刻跳下火车。

  只见原本空落落的车厢里,渐渐多了很多人,这些人都用同样仇恨的目光望着我,那眼神好像要把我给生吞活剥了。

  而我清楚的知道,他们不是人,是鬼,因为除了我之外,一开始上来的那些乘客都没有发现这些人,还三三两两有说有笑的,有一个人甚至直接从一个鬼的身上穿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