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32 修灵者

32 修灵者

  被这么多鬼盯着,就算我之前经历了那么多诡异的事情,还是忍不住心里发慌。更何况他们穷凶极恶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和陈大帅一样的好鬼。

  想到苏苏那个诡异的笑容,我心说完了,这些鬼难道就是那个神秘组织培养出来的恶鬼么?一个念头还没转完,我就发现这些鬼一同向我扑过来,他们的手瞬间变得尖细无比,长长的指甲好像能一下就掐进肉里。

  更让我害怕的是他们那泛着青气的脸上,那一双双赤红的眼睛里充满了渴望,好像我是多么可口的猎物。

  慌乱中,我立刻爬到靠背上,想要逃,可一只厉鬼抓住了我的小腿,他的指甲嵌进我的肉里,疼的我龇牙咧嘴。

  紧接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个鬼痛苦的嚎叫起来,我回头一看,就看到他掐着我腿的那只手正冒着黑气,当他缩回手时,原本细长的手指正在一点点腐蚀。他满面狰狞,充满怨恨的望着我,那猩红的长长的舌头甩来甩去,好像随时都会伸过来舔我的脸。

  不用想也知道是我血的问题,不过我总觉得我的血之前还没这么厉害,难道随着大劫结束,我百鬼不侵了?这样的话我还怕个卵蛋啊!可是我还没得意完呢,这些鬼就再次围了上来,这一次他们没有伸手抓我,而是朝我齐齐呼了一口气。

  哇靠!集体鬼喘气,这还让不让人活了?我虽然很快的捏住了鼻子,但是还是闻到了一点味道,臭,太臭了!那感觉就像是谁好几年没刷牙了,简直比粪坑里的屎还要难闻!

  我气愤的指着离我最近的那个年轻恶鬼,心里怒骂,这他妈的口臭得多严重,竟然做鬼以后还这么臭!

  那青年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时间竟然不再哈气了,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的捂住嘴巴,目光闪烁,好像害羞了。

  这一点可把我给逗乐了。鬼也会害羞?还是恶鬼?我生平第一次觉得这些鬼一点都不可怕,反而有些可爱了。

  不过除了那个青年,其他的鬼显然还没有罢休的意思,一直在那里拼命的朝我哈气,我没办法,只好朝外面跑,这也不单是为了我自己,而是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整个车厢的人都会死。

  屌丝我虽然不伟大,但是也知道如果因为我连累无辜的人,我良心不安不说,说不定还会遭到报应。以前我是绝不会想这么多的,但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颠覆了我这么多年的世界观,世界上既然有鬼怪存在,那也一定有因果报应存在。而且,我既然是逆天的存在,这么做就当做是为自己积德吧。

  不过显然我是想多了,因为我跑着跑着,就发现车厢里的人都不见了,只剩下一条黑乎乎的,看不到尽头的车厢,和身后那群不断追赶我,朝我哈气的恶鬼。

  我知道,我他妈又遇到鬼打墙了,这些破鬼,就不能想个新鲜的招数?我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只知道无论我怎么跑,自己最后都只能回到自己所在的车厢,就算我还有力气跑,我也不敢跑了,因为空气里都是这些鬼的气息,我不可能不喘气,不然就算不被这些鬼熏死,我也得活活憋死。所以为了多活一会儿,我捏着鼻子,站在那里,求饶的看着他们。倒不是我不再害怕,而是我发现他们其实没有要杀我的意思,除了一开始是真的要扑向我之外,在追着我跑时,他们不但不愤怒,反而感到很开心。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能感受到这些鬼的情绪了,但是这个发现让我不再那么害怕了,反而想搞清楚他们究竟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我咬破手指,这时他们齐齐后退一步,本来神情自然的脸上多了一些愤怒。

  我忙摆摆手,友善的笑了笑,用血在桌子上写了几个字。

  “你们想从我的身上得到什么?”

  因为桌子并不是鬼身上的东西,所以就算碰了我的血,鬼打墙也没有消失。不过这些鬼的神情明显轻松了很多,对我也没那么充满敌意了。他们面面相觑,好像在商量是不是该跟我说什么。

  就在这时,一阵风刮过,漆黑一片的四周突然明亮很多,不一会儿,所有的鬼都不见了,我惊愕的发现自己就坐在原来的位子上,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我根本想不通是怎么回事,这时我突然发现身边多了一个老熟人,他戴着帅气的鸭舌帽,低低的帽檐遮住那双酷酷的眼睛,不是陈冠东是谁?

  见到陈冠东,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我忙问他那天晚上去哪里了,刚刚那些恶鬼是不是被他给吓跑了。

  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陈冠东说那些不是恶鬼,而是他的朋友,也可以说是他的伙伴。

  这句话彻底把我给震傻了,伙伴?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他们计划好的?我不由想起上次他为了试探我做的事情,有些生气的质问他这次又是什么意思。

  他没说话,望着我的眼神有些内疚,倒让我不好怪他了。

  见我没有那么生气了,他有些欣慰的笑了笑,用苍凉的语调说道:“他们是来试探你的,看看你是不是有一颗慈悲为怀的心,因为现在他们都知道,你可能是唯一一个可以帮我们伸张正义,拿回尸体的人,所以他们觉得这种试探是很有必要的。

  我听得云里雾里,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用这种方式试探我,而不开诚布公的跟我说?我把这个疑惑告诉了陈冠东,并郑重的告诉他,我早就把他当成我的好兄弟了,而且那个邪恶组织现在也是我的敌人,就算他不说,我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把那个神秘组织拔除。因为这样,我才可能活命,不然我只能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

  可陈冠东给了我一个让我吃惊的答案,他目光复杂的望着我,语气低沉的说:“是因为你身边突然出现的那个女人。”

  他这话指的当然是女神了。我想着大师之前不也怀疑女神是坏人么,于是寻思着给女神说几句好话。可是陈冠东突然神秘兮兮的问我知道女神是什么人么?

  我当然不知道,我也问过,女神只是说我到时候就知道了。不过看样子,陈冠东明显知道什么,我于是连忙追问起来。其实我是真的很想知道女神的身份的,因为我想跟她拉近关系。

  不过陈冠东只是摇摇头,我难免有些失落,唉,陈大帅啊陈大帅,你摆着一张酷酷的脸行骗可是不对的。

  但是接下来,陈冠东说的一番话,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女神。他说他昨晚之所以先走了,就是因为女神突然出现了,不仅他,就连他们组织上厉害的那几个人也对女神颇为忌惮,因为女神身上有一股让他们害怕的力量,好像靠近她,他们就会消失一般。所以他们只是远远的观察着我和女神的一举一动,却不敢靠近。

  我想着陈冠东见到大师都没那么害怕,却那么害怕女神,难道她真的那么厉害?想到这我就有些洋洋得意,好像这么厉害的是我的女神似得。

  陈冠东好想知道我在想什么,不冷不热的说:“别做白日梦了,那个女人不会看上你这种屌丝的。而且她很危险,你最好多留一个心眼。”

  我的气势被他的一句话打的魂飞魄散,虽然我也知道不可能,但还是豪气万丈的说了一句红遍世界的广告词:一切皆有可能!何况近水楼台先得月,她现在就住在我家,我有得意的资本啊!

  陈冠东白了我一眼,然后继续开始讲起了他们的组织,他告诉我组织里所有人都是莫名被害,尸体被偷的人,这些人中有的很厉害,有的不厉害,厉害的鬼可以在世间逗留很长时间,不厉害的却顶多只能逗留一个月,如果再长的话,必定惹天怒,到时候如果他们还不肯离开的话,不但自己会魂飞魄散,还会祸及家人。而刚刚那些鬼,就是后者,今天过后,他们就得走了,所以他们想在走之前看看我是不是真的能够完成他们的心愿。

  说到这儿,陈冠东的眉宇间带了几分感伤,我的心里也不太好受,不仅因为这些人要走了,更因为我想到了有一天,陈冠东也可能会无奈的消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消失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甭提多憋屈了。

  而更让我感动的是,他们竟然肯相信我,虽然不是全部信任,但他们会考验我,就代表已经相信我一半了。我的心中突然升起一种使命感,我告诉他我一定会那会完成他们的心愿的。

  陈冠东点了点头,说没有看错我,又说他们刚才并不是真的要伤害我,不然就算我的血能伤到他们,他们也能把我给弄死。

  我摆摆手,并不计较,想到那个口臭的小青年,我忍不住笑了笑,并郑重的告诉他,他以后随时可以来找我,我会找女神说情的,让她不要伤害他们。

  可陈冠东却认真的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拍拍我的肩膀说:“你太天真了,她……她应该不会听你的。”

  见我一副不相信的样子,他脸色一沉,严肃地说道:“我们之所以那么忌惮她,是因为我们怀疑她是修灵人。”

  修灵人?那是什么?

  他知道我的困惑,所以又问我知道什么是灵魂摆渡者么?

  我说这个我知道,之前我也看过一部很火的网络剧,就叫灵魂摆渡者。难道修灵人就是灵魂摆渡者?

  可是他还是摇了摇头,正色道:“她不是灵魂摆渡者,而是比灵魂摆渡者更厉害的一种人,这种人没有任何的感情,只要看到逗留在人间的灵魂,无论善恶,他们都会毫不留情的除掉。”

  听到陈冠东的话,我的心中满满都是震撼,想到女神从出现到现在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再联系到他的话,我真的觉得她八九不离十就是修灵人了。

  可是,没有感情的人,难道不可悲么?

  就在这时,列车到站了,而我身边的陈冠东,也突然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