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33 过阴

33 过阴

  一想到女神是那么强大的存在,而且毫无感情,我就失落的很,所以我也没有因为快见到她而感到多高兴。

  心事重重的下了车,一出火车站,我就看到王大师正蹲在那里,一脸猥琐的看着来来往往的漂亮女孩,女神则双手抱臂,面无表情的站在离他很远的一根柱子前,丝毫不理会周围越来越多人的围观。

  我小跑着走过去,先是把丢人的大师给拉起来,然后挤进围观的人群,来到女神面前说:“温雅,我们走吧。”这一开口我才发现,我叫女神的名字好像顺溜了许多。

  女神,不,温雅淡淡的瞥了我一眼,然后转身往前走去。只是她那一眼看似寻常,但我总觉得透着一股子怪异,那感觉就好像一个男人偷腥被自己老婆发现一样。

  我有些担心,温雅该不会是知道我见了陈冠东的事了吧?可是大师一点反应都没有,如果是这样,那温雅的道行可能要比大师高很多啊。

  这样一想,我又是担心温雅会对陈冠东他们动手,又是窃喜自己身边有了这么一个厉害的人,就算那神秘组织想动我,那也得掂量掂量。

  很快,我们在地下停车场打了一辆车,车上,我问大师他们是怎么来潼关的。大师说是走过来的,那表情,那语气一点没有说谎的意思。我当时就想跪地膜拜他们了,那么远的路程,他们两个人竟然徒步走过来了,而且还比我这坐车的先到,这他妈的也太夸张了吧?他们这根本不是在走路,而是在走电影啊!

  可能是看我太羡慕了,大师越来越得意,那小眼睛里面精光闪烁的,要多欠抽有多欠抽,如果不是因为他是我师傅,又比我厉害,我一定狠狠踹他一脚。不过我是打心眼里佩服他们有这么牛逼的技能,所以我小声问他是不是当了他徒弟以后,我也能这样,他把下巴抬得高高的,说了句“那当然”,可把屌丝我美的,差点当场跳起小苹果来——

  试想一下,如果我真的有一天能一日千里,神出鬼没的,那我以后得省下多少车费啊!

  大师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恨铁不成钢的骂了句“瞧你那没出息的样,我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个屌丝徒弟?跟我这高大上的气质太不符合了!”

  看着一脸痛心疾首的大师,我默默地转过头去,和他说话,俺丢不起那人。

  不过虽然我不给面子,大师却彻底打开了话匣子,开始给我讲自己的英雄事迹,说自己年轻时多么帅多么受小姑娘的欢迎,把自己吹得天花乱坠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说的那是刘德华呢。

  我第一次发现,大师不光道法厉害,这幽默感也挺强的。

  就这样一路吹牛打屁,很快车就开到了我家镇子上。我家镇子挺有名的,相信很多人听过,秦东镇,还算挺繁华的一个小镇,也很有古代文化气息,这几年在ZF的帮助下,都快发展成文化旅游地了。

  回到故乡,我心里有些小激动,但奇怪的是大师突然就不说话了,而是勾着脑袋东瞅瞅西瞧瞧,就当我以为我们镇是不是发生啥事儿的时候,他竟然说了句:“这镇子上的人应该挺有钱的。”

  哇日!原来他还在想着赚钱的事儿。不过有钱赚不就意味着有事情发生么?真不明白我这师傅怎么就这么没有公德心呢。如果不是和他相处几天,我对他有些了解,我都要以为他是喜欢骗钱的无良老道了。

  下了车,往前走了几步,拐进一条巷子,我们就来到了我家。

  我家是那种很普通的二层小楼,因为年代有些久了,所以墙上的瓷砖都有些发黄,和旁边那些漂亮的小楼比起来显得落魄了很多。但是就是这里,给了我二十年的温暖。没离家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这种感觉,直到被开除了,我才知道在家的日子是多么的逍遥自在,虽然出去没多久,但是我早已经开始想爸妈了。

  唉……屌丝我就是这么矫情,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侠骨柔情”吧,哈哈。

  走到门口,我喊了声“妈,我回来了。”一边说一边打开门,让温雅和大师走进去。

  我妈听到声音就从里屋风风火火的出来了,从她那拖鞋都要飞离地面的脚步声我也能听出来她有多高兴。不过当她出来看到我身边还多了两个人的时候,先是愣了愣,然后那目光就很狂喜的落在温雅的身上,那眼睛亮的,简直能劈死一道闪电,看的人心里怪毛的。

  挖槽,女神该不会是我什么同母异父的亲闺女吧?

  “妈,这是我朋友,温雅,王大师。”我连忙给我妈介绍起来。

  一听说是朋友,我妈的表情里带了点失望,但还是很热情的招呼起来。

  我这才明白过来,敢情她是把女神当我朋友了,唉,真是不知道自己儿子几斤几两啊。

  给王大师两人倒了水,拿了些果子,我妈就问我怎么会突然回家,我和王大师对视一眼,因为怕我妈心里承受不住,我隐瞒了很多事情,就说自己遇到了怪事,正好撞见王大师,他给我算了一卦,说是我两岁之前发生过很重要的事,如果不弄清楚的话,可能后面还会有坏事发生。

  我刚说完,就发现我妈的脸煞白煞白的,我以为她是担心我,忙安慰她说我没事,谁知她却站起来往外走,说要去找我爸回来。

  我心里“咯噔”一声,知道是真的发生过什么,不然我妈不可能在我爸上班的时候去找他的。

  王大师早有预料,所以也没有露出多吃惊的表情,温雅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或者说,这一切在她眼里,那都不是事儿。

  不一会儿,我爸就回来了,脸色还很凝重,看到我,他连理都没理,就直奔着王大师去了,握着王大师的手说:“大师,请你一定救救我儿子。”

  王大师笑眯眯的说:“好说好说,不过你得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大师给我算过,不过他怎么都算不出来,一开始我以为是我命格特殊,现在想起来,肯定是有更厉害的人阻挡了他。

  我松了口气,看王大师那猥琐的样子,我还以为他要开口要钱呢。

  不过我爸听到大师这么一说,眼神就黯淡下来了,挎着一张脸说:“我也不清楚,就知道小白他出生没几天,一天突然就被偷走了,过了好几天才被他奶奶抱回来。我问他奶奶发生了什么,她奶奶不说,就神神叨叨的说了一句,等他长大了,让他自己告诉你吧。”

  说到这,我爸妈的脸色都不好看,当时他们还以为我奶奶是因为找到我了,高兴过了头,才说出这句没头没脑的话,现在仔细想想,这话就显得很玄乎了。

  大师沉思了一下,摸着下巴说:“也就是说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有老人家知道了。”

  我爸爸点头说是,又有些支支吾吾的说,我奶奶已经在我十岁的时候去世了。

  奶奶对我很好,所以我至今都记得她的样子,当时她去世时,我哭得死去活来,双手扒在棺材上不下来,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小难过。大师可能看到了我的脸色,突然嘿嘿笑着问了我一句:“想见你奶奶一面不?”

  这句话可把我们一家人给吓惨了,但是我很快就反应过来,大师是说见鬼啊。可是我奶奶都走了十年了,估计早就已经投胎转世了,哪里还能见得到。而我妈突然小声地问,怎么见?要摸瞎么?

  我有些惊讶的望着我妈,后来想想也是,我们这里还是经常能听到什么鬼神之类的传说的,摸瞎一事虽然诡异,但是也有不少人在说。

  所谓摸瞎,就是很多人知道的“过阴”,意思是从阳间走到阴间,其实不完全是,过阴的人如果厉害的话,可以把鬼请上身,如果不厉害的话,就得自己犯险,到阴间走一遭。前一种虽然损阳气,但是将养几天就行了,这后一种,就很有可能有来无回了,毕竟闯入阴间是逆天的事儿,而且你没事儿跑人家地盘溜达,那不是找死么?

  而且,一般过阴,那要找的人,都是刚死没多久的,越是死的久,就越困难凶险,更有可能那人根本就已经投胎去了,到时候,找不到人,还可能白白搭上一条命。

  大师这时一脸正色的说:“且让我算一算你奶奶是不是还留在那里。”说着,他从身后的包袱里掏出了罗盘,和一个小葫芦,问我妈要了一个碗,从葫芦里倒出来一些水,我看了一眼,这些水看起来灰蒙蒙的,不晓得是什么水。他掏出一张符纸,要我把手指头咬破,我虽然不明白,但是也照做了,然后他就拿着我的手,在那符纸上画出一只眼睛,然后他用手指在眼睛周围画了一圈,跟藤蔓似的,不知道是不是字,反正我是不认识。

  做好这一切,大师又问了我爸妈我奶奶去世的日期,然后就闭上眼睛,嘴里念念有词起来。

  我看爸妈脸色不好,就安慰她们说没事,而且我挺想奶奶的,要是真能见一面也挺好。

  我爸无奈叹息一声,说他不是怕这些,就是担心我是不是真摊上啥大事儿了。

  我心里一阵感动,爸妈其实都不是胆子大的人,但是为了我这儿子,就是让他们见鬼,他们眉毛也没皱一下,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过了一会儿,大师突然睁开眼睛,有些惊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点头说:“你小子真是命好,摊上这么个好奶奶!”

  说完,他摸了摸肚子,笑着说:“饿了,等吃过饭,我给你过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