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35 没那么简单

35 没那么简单

  不能轮回?我记得以前听人说过,死于横祸的人轮回很难,因为他们身上有怨气,很有可能会变成恶鬼,但是只要他们愿意,还是能成功轮回的。

  只有一种人不能轮回,那就是自杀的人。

  我突然想到那老太太脖子上突然出现的勒痕,难道奶奶是自杀?可是我记得,奶奶明明是突然脑充血……

  王大师接下来就证明了我的猜测,他说我奶奶就是自杀的,所以才被困在阴间无法轮回,而且,他算出来的结果是,我奶奶本来是可以寿终就寝的,而且她是在感觉到自己快油尽灯枯的时候做出的决定,想必她是想用这种方法让自己的魂魄留在阴间,一直等到他度过二十岁大劫。

  说完这些话,他的神色有些动容,一边叹气一边说:“你小子真是好福气,你可知道自杀的人到了阴间要受什么苦?那可是要被戳穿肩胛骨,每天被绑在柱子上严刑拷打的,而且每两个时辰,也就是四个小时,她就要用自己生前的死法再死一次。除非意志足够坚定的人,才能承受得住,而很多自杀身亡的人根本忍受不了,大多数都已经灰飞烟灭了。而你奶奶她为了你,把这一切苦都背了下来,她真的很了不起。”

  妈妈突然嚎啕大哭起来,爸爸也用袖子捂着眼睛,可两行眼泪还是从他的脸颊滑落下来。而我呆呆的站在那里,脑袋空空如也,只剩下大师的话不断地在耳畔回响。

  奶奶,最疼爱我的奶奶,原本应该早就轮回转世的她,却因为要为我解开这个秘密,而选择亲手了结自己的生命,在森冷的阴间逗留了十年,每天还要受那么多的苦,我想如果换做我,可能早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我感觉眼睛热热的,鼻子也酸酸的,我突然想起奶奶在去世的前一晚,亲手给我做了我最喜欢吃的清蒸桂鱼,还偷偷塞了几百块钱给我,说让我拿去多买点零嘴吃,多买几本书看,还让我一定要听爸爸妈妈的话。现在想想,我才知道她根本就是在跟我交代遗言,可我当时还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还跟她说那晚的桂鱼没有之前的好吃,让她以后别做了,她苦笑着跟我说老了。

  想着想着,我再也忍不住,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不是屌丝我没出息,实在是这件事乃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你一直以为拯救世界的是奥特曼,可突然有一天,你发现原来拯救世界的是小怪兽。

  这时,我爸突然摇摇头,喃喃道:“不会的,当时我妈妈是突然脑充血,春花是这么跟我说的,春花,你说是不是?”

  我望向我妈,祈求她能给我个否定的答案,因为我心里也不希望奶奶不是上吊死的,不仅因为我无法接受她受了这十年的苦,更不能释怀她是为了我死的事实。但是我妈什么也不说,只是捂着脸坐在地上哭。

  这一下,就算她不说,我也知道答案了,我爸显然也明白过来,他面沉如水,坐在那里开始一根接一根的抽烟。而他的眼睛,不知道被烟熏的,还是因为伤心,始终红红的。

  我也蹲在地上,闷着头不说话。这一刻,我甚至痛恨那隐藏在我背后的人,就算他让我能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但是他却逼死了我最善良的奶奶。没人比我跟清楚,奶奶是多么乐观的人,她那么的热爱生活,却仅仅因为一个秘密,就选择了这条绝路,就算那个人不是故意的,但是也绝对无法原谅。

  大师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们说:“你们也不用太难过,她在阴间广结善缘,帮助阴差感怀那些不肯离去,心愿未了的魂魄解脱,入轮回。所以再过一段时间,她就可以轮回了。”

  听到大师这么说,我心里稍微舒服了一点,同时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那个给我养小鬼的人。我相信这世上没有平白无故的善,何况就像大师所说,养小鬼来续命本来就是逆天的事,如果不是有所求,谁愿意做这种违背天理的事?用屁股想想也知道,这个人十有八九没安好心。

  我妈哭了一阵子后,情绪终于平稳了一些。

  我刚要过去扶她起来,温雅已经快我一步走了过去,并把她扶到了板凳上,我感激的看了温雅一眼,走到我爸身边,扶他起来坐到板凳上。

  我妈抹了一把眼泪,终于把隐藏了十年的秘密说了出来。原来那天早上,我去上学了,她去奶奶的房间,想让奶奶吃饭,谁知一进门,却看到奶奶悬梁自尽的景象。虽然她没详细描述当时的情景,但是从她不住发抖的样子就可以看出,当时的事情肯定在她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她当时发现奶奶的遗书,遗书里奶奶特别交代她,这一切都不要说出去,就说对外宣称说自己是脑充血,奶奶还说选择用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是自己的选择,为了死后能安心,不给爸爸和我留下心理阴影,让她千万不要说出去,不然自己就是死了也无法解脱。

  这世界上,对妈妈最重要的就是爸爸和我,所以她也不愿意我们活在奶奶死的阴影中,所以就选择了隐瞒这件事。我当时还小,不可能仔细去看奶奶的遗体,何况我也没那个胆子,而爸爸当时正在外面出差,就算立刻赶回来,也要四天的时间。那时是夏天,当爸爸回来时,奶奶的遗体早就已经火化了,他自然也不会知道这件事。

  “我是真的没想到妈是因为小白才做这种傻事的……呜呜呜……是我的错,是我太粗心了,竟然没有发现妈妈的异常,才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是我……”我妈断断续续的说完这些后,又开始呜咽起来。

  我爸摇头叹息,说:“我那段时间看你一直心事重重的,还大病一场,以为你是因为妈妈的死而伤心过度,可现在我才知道……”说着,他来到妈妈的身边,揽着她的肩膀说:“不要自责了,妈做了这个决定,是我们谁都无法改变的。只是可怜了小白……”

  他们两个看着我,眼神里是道不尽的伤心,先是知道了奶奶因我而死,又知道了我早就已经死了,他们恐怕要很长时间才能接受。

  “爸……妈……我会听奶奶的话,一定好好孝顺你们的。你们……”我看着她们,明明想说些安慰的话,可一开口却说了这种蠢话,好像生怕他们会嫌弃我似的。

  我爸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傻孩子,你永远是我和你妈的好儿子。”

  我浑身一震,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要知道,我爸其实是很不善言辞的人,以前甚至打过我很多次,可是现在却说出这种话,我怎能不感动呢?

  王大师这时一脸欣慰的走过来,说:“逝者已矣,活着的人就不要再让那些痛苦困扰自己了。至于小白,你们放心,他是我的徒弟,以后我会保护他的。”

  我是真没想到王大师竟然也会说这么煽情的话,心里对他的敬爱和感激更深了。我跟他说我一定会好好孝敬他老人家,好好跟他学习道法,就算我不是人,我也要做一个能够为人类除害的怪物。

  我爸妈听我这么说,脸上也终于不只是那种悲戚的神色。想必对他们而言,只要我能活着就好,哪怕我不是人,他们也不在乎。

  就这样,我们决定今天在这里住一天,明天就开始按照奶奶的话,一路向北,尽快找到那个给我养小鬼的人。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因为没什么心情,晚上这顿饭显得格外沉闷。

  就在我们快吃完时,外面突然传来停车声,然后就是妇女的哭泣声,紧接着传来一片嘈杂声。

  我妈放下碗筷,皱眉说:“好像是勇子妈的声音,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勇子是我们家斜对面那户人家的小儿子,他们家开了一家温馨招待所,随着我们小镇的发展,招待所的生意很好,他跟我差不多大,不过初中就已经不上了,平时也很少见到他,所以我对他并没有多少印象,但见面还是会说说话。

  这时,温雅突然放下碗筷,啥也没说,直接打开门走了出去,我忙追了上去,大师则是不紧不慢的跟在我们后面,显然一副好像已经知道了什么的样子。

  我爸我妈自然也跟着出来了。

  今晚街上的风有点大,阴测测的,透着几分诡异。这种感觉我已经很熟悉了,因为通常这时候就是有鬼出现了。

  经历过这么多事之后,我好像真的对鬼免疫了。但我还是小心的看了一眼四周,不仅是怕有恶鬼出现,还怕陈冠东他们出来,因为温雅突然出去,分明是感觉到了什么。

  勇子家门外此时围满了人,他们都在低着头低声议论着什么,脸上都是惋惜,而他家门前最显眼的是一辆看起来很新的宝马,不过宝马的头已经深深的凹了下去,车前窗上的玻璃早就已经碎的不成样子了,而车前座上血迹斑斑,就算是在黑夜里也看的清清楚楚,可见开车的人流了多少的血。

  我妈有些担心的挤进人群,接着就听勇子妈哭着说:“春花,勇子……勇子出车祸死了!”

  原来车上的是勇子,好好一个青年,就这么去了,唉……看来人还是不能太有钱,不能太嘚瑟啊。

  这时,大师站在我身后语气古怪的说:“没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