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36 鬼趴背

36 鬼趴背

  大师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场车祸另有玄机?虽然已经见惯了怪事,但是我此时并没有把勇子的死和这一系列怪事联系起来,顶多以为他是被人害死的。

  我挤进人群,看到一张床正摆放在大厅的正中央,床上躺着一个人,上面用白布遮盖着,而白布上也染了血。

  因为招待所里住了很多人,所以围观的人显得特别多,这时,我听到身边一个妇女说:“太惨了,听说脖子都撞断了,头都凹下去了,身上全是血。”

  这让我想到了老钱死时的情况,也是前后不过几分钟,当我看到他时,他的腰已经被车子撞断了,险些被分尸,那场面血淋淋的,现在想起还让我很不舒服。

  勇子妈抓着我妈的胳膊一直哭,说什么那车是他今早才买的,谁知晚上就出事了。她还说那车是从二手市场淘来的,原本图便宜,没想到原来是有问题的车。

  原来勇子买那车并不是全新的,而是二手市场的黑车,出事后,警察第一时间赶了过去,也找人看过了,是车上的刹车性能出了问题。

  我有些奇怪,就算是二手黑车,勇子应该也先试过了再买啊,而且就算刹车有问题,也不可能一天就发现吧,不然那无良商家就不怕出事?联想到大师的话,我越来越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了。但是勇子还那么年轻,谁会跟他有那么大的深仇大恨,要在他的车子上动手脚呢?如果他真的是死于非命,我觉得我应该报警了,绝对不能让草菅人命的坏人得逞。

  想到这,我决定立刻去警察局,谁知一回头,差点没有吓得尖叫起来。因为勇子就站在我的身后,他泛着青气的脸上,目光呆滞的望着自己的尸体,好像根本无法相信这一切。

  我想起陈冠东的话,有的魂魄心性不坚定,就算横死,接受自己死掉的事实后立刻就消失了,老钱不就是瞬间消失的么?可是勇子却没有走,这说明他是个意志坚定的人,但是如果他留下来,会不会变成厉鬼呢?毕竟他还那么年轻,有怨气也很正常。

  这时,勇子转动眼珠子,奇怪的看着我,好像在确定我是不是能看见他似的。难道,他不是故意让我看到他的?那我为什么能看到他?这个念头还没转完,他就突然瞪大眼睛,惊恐的指着我,然后撒开脚丫子就跑了,那感觉就跟见了鬼似的。

  靠!老子不是鬼,你才是鬼好吧?

  不过很快我就明白过来了,因为温雅突然出现在我身边,而大师却不见了。

  我忙跑出去,看到大师拦在勇子身前,朝着他丢出一张符纸,同时口中念念有词。按理说一般的鬼,只要被他这么一弄,就会消失。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符纸竟然在靠近勇子时,就化作了一团灰烬。而勇子整个人如皮球一般暴涨起来,他仰天嘶吼,发出恐怖的刺耳的声音,并朝着大师扑去。

  恶鬼。

  没想到只是短短几十秒,他就变成了一只恶鬼,还是一只相当厉害的鬼。

  大师骂了句娘,又从怀中掏出几张符纸,迅速的将它们丢过去,同时取下背上的桃木剑,那感觉好像如临大敌。

  难道勇子鬼这么厉害?可不应该啊,他活着时不过就是个小混混,死了这么牛逼哄哄?这简直是开挂了好么?

  这时,女神冷哼一声,不屑道:“没用。”然后素手一番,双手结了一个复杂的印,反正我是没怎么看清楚,就知道当她素手外翻时,我看到一道蓝色的光茫朝着勇子的背后推去。

  我还是第一次看温雅正式出手呢,还别说,看起来的确比大师牛逼,光那气质上就能让大师去东北玩泥巴去。

  可是更加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当蓝光即将打在勇子的身上时,他的背后突然就出现一个大大的鬼头,那鬼头红彤彤的,似乎还在滴血,一双眼睛幽幽的望着我们,好像在说,惹了我,你们就去下地狱吧!

  饶是见过了很多鬼的我,在面对这么一个血淋淋的鬼头还是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这时他朝着我们张开血盆大口,竟然把那蓝光一口给吞了下去。

  温雅微微皱眉,旋即再次素手结印,这时,三根银针从她的袖子里飞出来,她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那三根银针伴着古怪的印记朝着勇子飞去,这次我看到他背后的鬼头终于露出了害怕的神情,而他不敢再逗留,直接转身逃走了。

  不过,那三根银针的速度比他逃跑的速度还快,只见它们分别扎在他的后脑勺,他后背的鬼头上,还有他的屁股沟上,然后,他整个人,不,是整个鬼就不动了,再然后他的身体越来越浅,像是一层雾般,让我想到了陈冠东在山上帮我吸尸气时的样子。我想,一切都结束了,

  但是,令我没想到的是,勇子鬼抽搐了几下后,竟然“啪”的一声碎掉了。

  没错,是碎掉了,就像是一面镜子被人用锤子砸了一样,他的鬼魂碎成了无数碎片,转瞬间消失在了眼前。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而大师收起桃木剑,来到我们身边,叹了口气说:“他只是被鬼趴背了,罪不至死,如果可以,何不渡一渡他的魂魄,让他往生呢?”他说这句话时是看着温雅的,语气中难掩责怪的意思。

  温雅却满不在乎的说:“恶鬼就该魂飞魄散。”说完就走过去把银针捡了起来。

  我想我永远都忘不了她今夜说这几个字时的神情,那是毫无感情的,冷酷的,让人忍不住心里发寒的表情。她,果然是没有感情的么?

  大师摇摇头,叹息一声,跟我说走吧。

  我问大师什么是鬼趴背,他告诉我鬼趴背说通俗点就是恶鬼缠身,而且这恶鬼还不是在死者死后缠上的,而是在死者死之前就贴上他的后背的,它会控制死者做一些事情,比如杀人,比如自杀。被鬼趴背的人,死了也不能获得自由,而要被恶鬼控制,他们留在哪个地方,哪个地方就要出很多事,如果不是他和女神在,也许我们这一片要死很多人。

  我听得心里发冷,怎么我一回家就遇到这事儿了?这是意外还是针对我的?

  我把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大师倒也没有瞒我,直接跟我说恐怕是苏苏背后的人想要给我一个警告,顺便给组织讨点便利。什么便利?自然是收集尸体的便利了,而且那些恶鬼也可以“废物利用”。

  妈的,这些不拿人命当命的可怕家伙,难道就没有一点人性么?这时大师凉凉的告诉我,那个组织里恐怕没有人,当然不会有什么人性。

  我一想也是,他们要么就是和大王八精一样的妖怪,要么就是被养起来的尸体。想到这里,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我也是被养起来的尸体,而且如果按照大师之前跟我说的尸体的分类等级来看的话,我他妈的可是牛逼的存在啊!我会长大,有思想,很明显,我最低也已经到达了灵尸的等级,甚至可能已经超出了那个等级,就是不知道灵尸之后是什么?

  想到这,我竟然没那么难受了,不是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么?我不是人类的精英,却是尸界的精英,怎么滴也算个状元吧?

  我喜滋滋的藏了这个想法,又问大师这些人没有得逞,会不会继续呢?大师点头说这是一定的,不过温雅应该有办法阻止他们。

  我又问这恶鬼会不会再附在别人的后背害人?大师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说:“你这年轻人,又在秀下限了,如果恶鬼真的那么容易缠身的话,这世界不是乱了套了?要被恶鬼上身,除非这个人吃了什么不该吃的,又被人动了手脚,还有就是那辆车,那辆车之前就发生过车祸,死者怨气很重,一直在车里没有离开。想必卖车的人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

  这么说勇子是被人盯上了,而且很可能是被那鬼推着自杀的。可是警CHA不是说是刹车坏了吗?我把这个疑问说出来,又遭了大师一句白眼,他说这世上很多事情都不过凭着一张嘴,警cha的话不一定就是真的。而且,他怀疑苏苏背后那个神秘组织,不是养了一两具尸体,而是养了很多的尸体,这其中应该有不少跟苏苏妈一样,已经达到了灵尸级别的尸体,如果真是这样就麻烦了。因为,他们可能已经渗透到这个世界的各个地方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听大师这么说,我心里也冒了丝丝的寒气,很难想象,如果我们生活在一个遍地是尸体的世界中,该是怎样的恐怖?

  不过大师让我别担心,这也只是他的猜测而已,毕竟灵尸不是那么好养的。然后他就跟我说带我去一个地方。

  我问哪里,他骂我呆瓜,难道就没看到温雅走了?我这才反应过来,不过我当时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还以为她回家了,我连忙说那我们快去吧,这大半夜的,她一个女孩子可别遇到什么危险。

  大师白了我一眼,说真是关心则乱,你该担心的是会不会有不长眼的惹到了她,被她当成恶鬼,“啪”的一声给弄的魂飞魄散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笑,说那也是,就跟着大师去找温雅了。

  走着走着,我就发现我们是要出镇子,而且越走越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再往前走可就要到坟地了,难道温雅独自去了坟地?

  大师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说:“早在到这镇子上,我就发觉你们镇子上的阴气比较重,想来就是那坟地的问题。我下午特意算了一卦,如果没算错的话,可能有人一直在利用你们的坟地,做见不得人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