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39 男人不哭

39 男人不哭

  只见纸条上龙飞凤舞写着几个大字:“车厢里有王八。”后面依旧是大师那标志性的笑脸。

  靠!大师这是逗我玩呢还是逗我玩呢?他说的王八不可能是那种养着玩玩的,不然也没必要写纸条告诉我,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这车上的,就是我的老对头,王八精,假老钱了。

  真不知道大师是不是想弄死我,这样就不用收我为徒了,不然怎么现在才告诉我呢?这下好了,车已经开动了,我想跳都跳不下去了。

  我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同时警惕的看向四周,生怕被王八精打个措手不及。同时下定决心,一定要在下一站下车!

  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明明提高了一百二十分警惕,但是我竟然开始犯困了,这种想要睡觉的感觉,并不像自己想睡觉,而是好像有人在让我睡觉。我努力拍着自己的脸,把自己的脸拍的啪啪啪的响,弄得身边好几个人都躲得远远地,那种感觉,明明是把我当成了神经病。可我能怎么办,如果我放松警惕,可能永远都看不到我的女神了。

  也许是因为我的意志力还不错,那种犯困的感觉渐渐就消失了,我松了一口气,然后就感觉头顶上凉飕飕的,头发也跟飘起来一样,弄得我痒痒的,那感觉就跟有人往你头上哈气似的。

  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因为这种感觉真的很熟悉,而且,我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除了我,全车厢的人都睡着了,就连过道上吆喝着卖盒饭的工作人员也都倒在地上了。这种情况,要不就是我在做梦,要不就是他们被集体催眠了。但无论哪一种都代表了一件事,那就是王八精他真的出现了,而且能催眠一车厢的人,他肯定不是自己来的。

  不知道是什么突然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来来回回的摸来摸去,那感觉跟有人拿着树枝在我皮肤上划似的,但又没有那么粗糙。我想转头看看那是什么,但是转眼间我头上凉飕飕的感觉就没了,然后我就感觉有人在朝着我的耳朵吹气,甚至还有凉凉的东西贴在我的耳朵上,湿湿的,明明知道那是不好的东西,但是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竟然让屌丝我可耻的硬了!

  别骂屌丝我没定力,这种时候,能管住下面的男人,除非他没得硬!

  我努力别过脸去,一来想让那人放开我的耳朵,二来也想看看究竟是什么在我的肩膀上动来动去。抹、结果这一看,我下面冲的立刻不是精而是尿了!那搁在我肩膀上的哪里是树枝啊,分明就是一只骷髅手!我再也不敢看后面是啥了,立刻疯了一样站起来想跑。

  这时,我后面传来“嘎嘎嘎嘎”的声音,那声音就像是上下牙齿碰在一起发出来的,而且那声音很快,一下一下的感觉好像在咬着什么啃似的。但我不敢想那么多,就是一个劲的朝车厢门口跑去,我也不敢回头。这一刻我才知道,我在坟地的那点尿性,明明就是温雅和大师给我撑起来的,他们一走,我还是对这些东西怕得要死。

  唉,看来屌丝我真的没没用。

  就在我跑到门口时,车厢门突然打开了,然后走进来一个穿着工作人员衣服的男人,我先是一喜,又是一惊,因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八精!王八精拿下帽子,冲我诡异的一笑,然后飞起一脚,我因为惯性,虽然想停下来,但身体还是往前冲了,于是他那一脚结结实实的踢在了我的小腹上,我感觉整个人都飞起来了,更重要的是,我感觉下面湿漉漉的。

  可恶的王八精,这一脚直接把我憋了半天的尿给踹出来了!

  当我以为我要重重摔下去的时候,突然有人从后面抱住了我,但是我感觉背后硌得慌,立刻就想到了那搭在我肩膀上的骷髅手,然后我就看到环绕在我胸前的,是两只骷髅手。

  该死的!不是只有恶鬼和尸体么?怎么连骷髅都出来了?我发现这个世界,有越来越多我不知道的东西了。不过我可便觉得新奇和骄傲,如果可以,我他妈宁愿自己永远是个想要认干妈,屁都不懂的屌丝!

  我努力想要逃离骷髅的钳制,无奈无论我怎么用力,它都死死地扒着我,而我的耳朵再次遭到了轰炸。我感觉自己要疯了,可是下面更疯,因为它又不听话的硬了!屌丝我再厚脸皮,现在也忍不住想痛骂自己一顿了,难怪说色字头上一把刀,这把刀还是自动弹簧刀啊!

  “哈哈,瘪三,我闺女说你是狗熊,你果然是狗熊,还是个管不住自己的窝囊狗熊,今天,你就死在这车上吧,我会好好把你‘废物利用’的!”王八精得意洋洋的说,好像我已经成了他的盘中肉。

  闺女,苏苏果然是他的闺女,难怪那个丫头那么狠毒,干了那么多坏事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因为她根本没有人性!

  这时,一只骷髅手抓住了我的脖子,我感觉整个人都被卡在那里,上上不去,下下不来,逃逃不走,好像下一刻就会窒息而死。

  我伸出手,情急之下抓住胸前的另一只骷髅手,想也不想就一口咬了下去。一股腐朽的味道在我的嘴巴里蔓延开来,我“呸”的一口吐出几根骨头,心想,神马嘎嘣脆,鸡肉味!明明是一股臭味!

  身后,那只骷髅发出“嘶嘶”的声音,好像很生气,竟然开始用牙齿咬我的耳朵,撕扯的疼痛感让我终于摆脱了身下那无法克制的膨胀感,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弯腰,直接给它来了个过肩摔。

  看清地上的骷髅时,我“啊”的大叫一声,连连退后了好几步,后背也惊出一身冷汗。怪物!比骷髅比尸体比恶鬼更可怕更恶心的怪物!

  因为它的头竟然是一只王八头,你能想象一只王八长了一副骷髅的身子是什么样子么?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你今天拉肚子,擦屁股时却发现自己擦出了中午刚吃下去的金针菇,它们半边还保持着原本的样子,半边却已经烂成了一坨翔。那种感觉,真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而且这东西竟然还对着我的耳朵做了那么多侵犯性的事,妈的,关键是我他娘的还硬了!日啊,想到这我就想吐。我狠狠的擦了擦自己的耳朵,准备转身逃跑,可是一回头,我差点又尿了!

  安静的过道里,一个高出我一头的男人站在那里,他面泛青气,双眼红彤彤的盯着我,嘴里喷出灰色的烟雾,而他四周的人,可能是嗅到了那烟雾,脸色也开始不正常起来。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也许这一车厢的人就都要死了。

  男人突然伸出两只手,直直的朝着我跳过来,不用说也知道他是什么,他是最低等的僵尸!虽然僵尸没行尸那么厉害,但是力气大,而且如果把一个人当成目标,那就是不死不休的事情了。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赶快弄点血出来,不管能不能除掉他,至少能缓一缓现在的情况。因为我记得大师上次就是用我的血画符才破解了五行尸阵。

  可是我刚要咬我的手指,王八精就来了,他抓着我的手,一脸狰狞的说:“你以为我会给你机会让你自残么?”

  狗日的王八精!我说他怎么会安排个破僵尸对付我,原来是早就准备好了,我想他一定有很多办法立刻解决我,可是他偏偏不这么做,因为他要让我知道,惹怒他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电影上变态的人都是这么想的,可恶,变态的畜生!

  王八精果然有所准备,竟然把我的手给绑起来了,这时那僵尸已经冲了过来,抓着我的肩膀就把我甩了出去,我的身体狠狠的撞在了小桌子上,疼的我龇牙咧嘴的,结果我还没缓过来,那僵尸又来了,而之前的那只骷髅,此时它正以诡异的姿态朝着我爬过来。我怕极了,感觉自己今天一定会被狠狠整死的。这时,我想起了大师和温雅,他们是不是早就料到了是这种结果?他们是不是就是故意不告诉我的?

  当我再次被那僵尸甩出去后,我感觉眼睛都红了,因为我不能忍受大师和女神对我的“背叛”,我觉得他们肯定是因为我不是人而嫌弃我了,但是碍于我和他们之间的交情,他们又不想亲自动手,所以就把我交给王八精处理,到时候我死了,他们再出来收拾王八精,那样就一举两得了。

  可是,他们真的是那样的人么?我很想说不是,但是有没有其他理由能解释着一切呢?

  剧烈的疼痛感让我的脑袋发胀,我感觉意识已经模糊了,可是心里还是一阵阵的发苦。这种临死前的绝望,恐怕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懂得。

  就在这时,有个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

  “是男人就不哭,站起来干就是了。”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我激动的差点没叫出来,我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戴着鸭舌帽,嘴里叼着烟的陈冠东。虽然之前我也一直觉得他很帅,但是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他帅的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