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40 大师的退让

40 大师的退让

  陈冠东走过来,酷酷的朝我伸出手,我尴尬的转了转身子,他摇摇了头,虽然没有说话,但脸上写满了没用两个字。

  不过屌丝我也不计较,我现在就想着能活下来就好。他抓着我的肩膀把我一把提了起来,然后解开了我手上的绳子,这时我看到一群鬼朝着王八精涌去,一时间,那狡诈的老王八精也没得空理我。

  “看着。”陈冠东丢下两个字,就朝着扑来的僵尸飞去。我感觉他轻的就像一阵风,但是当他的拳头落在那僵尸的身上时,那僵尸竟然露出痛苦的神色,然后他愤怒的张开嘴巴,就奥朝着陈冠东咬去。

  陈冠东一个转身就躲了过去,看来,他还是很忌惮这僵尸的尸气的,也不知道他究竟能不能干掉这具大僵尸。我正看得津津有味时,脚踝突然被人给握住了。我一低头,就看到那怪王八骷髅正抬着头冲我诡异的笑,它的两只眼睛空洞洞的,望进去,就像看到了无尽深渊的地狱。

  我连忙抬脚,想把它甩开,结果,它不但没松开我,它头下面的骨头竟然开始一根根断开,然后争前恐后的顺着我的裤管爬上了我的身体,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一万只蛆在你的身上走来走去一样,不仅让你毛骨悚然,更让你想吐!

  我顾不上王八的头,一个劲的把它的骨头从我的身上拍下来,结果它就跟抹了胶水似的,怎么都不下来,就在这时,我的脚趾头传来令我发笑的痒痒的感觉,我低头一看,我日啊!这王八竟然在啃我的脚趾头,而且还啃得津津有味,不过因为它的牙齿不尖利,所以并没有咬破我,但是这种感觉也够我受的。

  这怪物还真是品味独特啊!我的脚我自己知道,不敢说能熏死人,但至少能直逼臭脚幂,它也不怕被熏死?不过我更奇怪的是,王八精的智商是不是有问题啊,竟然用这种东西对付我,他是想恶心死我呢,还是想恶心死我呢?我蹲下来,开始用手扒它的头。它的头滑腻腻的,和王八头的触感真的很像,我感觉我的手根本就抓不住它。这时,有几根骨头爬到了我的脖子上,我心叫不好,这死骷髅还知道声东击西呢!

  但就算我现在反应过来也没用了,因为那些骨头已经紧紧的勒住了我的脖子。我开始用手扒那些骨头,但是不管怎么样,它们都死死地勒住我,那种无法呼吸的感觉又出现了。

  这时,我感觉脚趾头突然传来一阵痛感,那感觉就像是被刀子狠狠的割了一块肉下来,疼的人连叫的力气都没有,我低头一看,我哩个大草!这王八正在喝我的血呢!我突然想起王八精说过的话,想必对他们而言我的血是很好的营养品,就跟豆浆似的。所以说,这骷髅难道是想喝我的血,然后长出身体?得咧,这样他比之前还丑好么?

  我想起小鬼喝我血时的样子,想着还是得靠自己的铁拳头救命,于是我开始抱着拳头一拳一拳的轰在王八的头上,可是就算那王八感觉到疼,我也打不下去了,因为它的头竟然变成了软的,里面还泛了一层红光,那两只眼睛尤其的红,恶心的要死。

  靠,老子的血是不是要被它给喝光了?我感觉我头都晕了,身体一阵阵发冷,而且我感觉自己要活活被憋死了。就在这时,陈冠东突然出现在我的身边,飞起一脚,狠狠的踢在王八的头上。

  我看到王八的头像气球一样瘪了进去,它突然松开嘴,转过头望向陈冠东,然后张开血盆大口,朝他咬去。

  我知道我的血对陈冠东没有任何的好处,沾上了恐怕会不妙,所以拼尽力气喊出声,让他快点逃,陈冠东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冲我点点头,然后突然喊了句“王大师,你还要藏多久?”

  他一喊完,车窗外面突然探出一个人头来,不是我那无良的背叛我的半个师傅是谁?他笑嘻嘻的望着我说:“小子,你挺命大啊,这样都没死。”

  说完,他就冲我丢来一张符纸,然后,那一直钳制着我的骨头突然全部掉落下来,我抓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愤怒的瞪着王大师,他心虚的冲我吐了吐舌头,就开始对付那个喝了我血的骷髅了。

  妈的,王大师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原本还气焰嚣张的王八头,立刻就想跑,王大师嘿嘿一笑,掏出一张符纸丢过去,口中念念有词起来,然后,那王八头就“轰”的一声爆炸了,而那些骨头也发出“吱吱”的声音,跟被倒了硫酸似的,一边往外冒热气一边腐烂,直到消失。

  我看着地上那一滩浓浓的汁液,胃里一阵翻滚,这时,陈冠东来到我身边,看着我不断流血的伤口,皱眉问我有没有事。

  我说没事,看了一眼正和王八精缠斗的王大师,我问他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冠东蹲了下来,顺便给自己点了一根烟,真不知道屌丝怎么有抽不完的烟的,可能是人缘太好,不断有人烧给他吧。他吸了一口烟,看着王大师,突然莫名其妙的来了句:“你有个好师傅。”

  我自嘲的笑了笑,好啥好,要不是你喊他,我可能就已经被那怪物给卡死了。

  陈冠东却摇摇头,很严肃的说我肤浅,还问我知道他为啥明知这车上有危险,却还是让我一个人上来不?

  真是爱废话,我要知道我就不叫李白了,该改叫王大师了。

  陈冠东狠狠吸了口烟,仰起头很深沉的说:“他是道士,我是鬼,我们本是对立的,但是为了你这个徒弟的安全,他竟然愿意退步,选择和我们合作,一起对付那个女人背后的势力,你说,他对你够不够好?”

  我被陈冠东这一番话给彻底震惊了。因为我完全没想到,他们竟然还瞒着我达成了这样一个协议。我看着王大师,此时他正骂骂咧咧的教训已经被他打的爬不起来的王八精了,别说,光看他的背影,还真挺有气势的,当然,这气势里还带着一些痞气。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突然有些心酸,也有些内疚。我知道他虽然有点爱钱,但是对鬼怪一类是深恶痛绝的,要他和鬼合作,简直就比让他自杀还难。可是我知道陈冠东不会骗我,也就是说,在我怀疑大师背叛了我的时候,他却在为我这个徒弟放弃自己的原则。

  唉,让屌丝我说自己什么好呢?简直就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

  陈冠东吸了口烟,继续跟我说起了今天的事情。我才知道,原来昨晚陈冠东悄悄摸进了大师的房间,大师告诉他,苏苏背后那个组织实力强悍,恐怕凭自己之力根本无法与之对抗,如果可以,希望陈冠东和他背后的组织能够帮助他,那样,他愿意在他们了却心愿后,为他们施法,护送他们平安上路。

  大师的话让陈冠东十分不解,结果大师的解释是,他们道家人一生无子,所以有了徒弟,就跟儿子一样亲。虽然我不是人,但是既然他已经答应收我为徒,就绝不会让我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而苏苏背后的组织,明摆着就想要我的命,他一个人恐怕保不住我,所以才出此下策。陈冠东自然不会拒绝大师的提议,虽然他心高气傲,从不服输,但也明白凭他们的能力绝对无法与那个组织对抗,所以他答应了大师。

  不过碍于温雅,陈冠东上头的那几位并不敢草率答应,毕竟温雅的实力太强悍,所以大师用了激将法,逼的温雅和自己打赌,只要陈冠东他们能为了救我不惜一切代价,温雅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到苏苏背后的势力被完全拔除。

  听完陈冠东的话,屌丝我完全沉默了,我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为自己的无知和无耻。

  这时,车窗外突然涌来一阵烟雾,大师说了一句“不好”,就朝着我们扑来,等到烟雾散了之后,哪里还有王八精的影子?

  我看着护在我身前的王大师,有些激动的喊了一句“师傅”。这绝对是我喊他喊得最虔诚的一次,这一刻我也真的把他当成了师傅,而不是像之前那样存了太多自己的小心思。

  他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深情的喊他,脸色僵硬了一下,然后从我身上跳起来,一边摸着自己的鸡皮疙瘩一边说:“你小子犯傻了?”说完,他又蹲下来检查我的伤口,然后从包袱里拿出一瓶药,一边给我上药一边说:“唉,你跟唐僧似的,虽然没用,但是妖怪们都喜欢喝你的血。”说完,他还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好像自己讲了个多么好笑的笑话。

  如果放在平时,我肯定会忍不住骂他无良,但是能听到他标志性的笑声,知道他为我做的牺牲,我心里也只剩下高兴了,哪里还会生气?我看看陈冠东,又看看大师,这一刻,我感觉自己不再是孤单的一无所有的屌丝,我也有自己的伙伴了。

  陈冠东压低自己的鸭舌帽,突然说道:“先别笑得那么得意,大师,你就没想过从西安一路向北,最后会到哪里么?”

  大师收起笑容,有些好奇的问道:“哪里?”

  真是可爱的大师,地理也不晓得是怎么学的。

  陈冠东摇了摇头,好像也对这副样子的大师无可奈何,所以闷闷的说了句:“榆林,白云山。”

  大师的脸色突然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