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41 英雄救美

41 英雄救美

  我看着脸色有些难看的王大师,问他白云山怎么了?

  陈冠东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我,问我难道不知道白云山上有一座很有名的观,名为白云观么?

  屌丝我虽然很想装内涵,但还真的不知道这个什么白云观,陈冠东有些无语,这时大师突然狠狠拍了我一巴掌,梗着脖子问我怎么这么笨,连白云观都没听过,还好意思说是他的弟子?

  我脑袋上疼得很,但是也敢怒不敢言,所以就赶忙说我去百度。大师没说话,冷哼一声,然后就拿出符纸和桃木剑开始在车厢里作法,应该是在解开这个催眠术,同时让遭受尸气伤害的旅客们能够醒过来。

  查了白云观的情况之后,屌丝我是真的不好意思了,没想到原来这白云观的来头这么大,还有这么多道士,如果没猜错的话,大师应该就是这个观里的人了,他当时不也说过自己是下山的么。没想到这么巧,这次他可以顺路回去看看嘛。但旋即我又觉得哪里不对,后来一想,观里既然有那么多厉害的道士,大师他为什么不去那里寻求帮助,而要选择和陈冠东合作呢?想来想去,我觉得只有一种理由能解释这件事,那就是白云观离我们太远了,俗话说远水救不了近火,所以大师只能对现实妥协了。

  这时,大师已经作完了法,眼看着旅客都要醒了,他叮嘱我说要我小心伤口,然后就顺着那窗户离开了。来无影去无踪,大师这技能可不是牛逼那么简单了。

  陈冠东也带着他那一群鬼友离开了。

  不一会儿,我四周的旅客就都醒了过来,大家对刚刚的事情没有一点感觉,而地上也没有留下一点点痕迹,于是大家依旧有说有笑的。

  我闭上眼睛,准备好好休息,这时,有人撞了我一下,我以为又有危险,条件反射性的站起来,结果发现撞我的不过是个六七岁大的小孩子,那小孩子有一双大大的明亮的眼睛,小鼻子小嘴巴的,看起来很可爱,跟赵薇的闺女似的,让人一看就生出几分好感来。不过我这样子显然吓了她一跳,她连忙后退一步,缩到一个少妇的怀中。

  “对不起,我闺女不是故意的。”少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少妇这么一说,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本来嘛,人家小孩子只是无意中撞了我一下,结果我做出这个样子,显得也太小气了,我连忙跟少妇说没事。少妇笑了笑,带着小孩来到我对面的空位上坐了下来。看她们的样子,应该是别的车厢的人,过来找空位坐的。

  我看了一眼少妇,她的皮肤很白,白的都有些不自然,但她的眼睛很亮,就跟她的闺女一样,可能是身体不太好吧,她穿的也比一般人多一点。她把小女孩圈在怀中,手上拿着一本连环画,正在给小女孩小声讲着故事。

  这一副画面真的很温馨,想必谁都不愿意破坏。

  安静了一会儿,小女孩突然仰起脸,天真的问道:“妈妈,为什么法海不肯放过许仙和白娘子呢?他们明明是好人啊?”

  我默默地汗了一把,怎么也没想到少妇竟然给小小年纪的女儿看这种爱情故事。

  少妇摸着女孩的头,温柔的说:“可是白娘子是妖啊,在法海眼中,只要是妖就必须除掉。”

  “那法海是对的么?”

  “嗯……反正他不是错的,就好像你交到了坏的小朋友,为了你好,我也会惩罚你的。”

  很普通的对话,却在我的心里激起了千层浪,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大师不愿意求助白云观的理由,也许并不是因为路途遥远,而是因为就算他求助了他们,他们也不会帮他。因为,在他们眼中,我是邪恶的存在。

  想到大师在听到白云观时,脸上那不自然的神情,我突然间明白了那意味着什么。如果大师真的回到观中,等待他的也许就是逐出师门的惩罚了。

  不,我不能让大师因为我而失去师门这个强大的支撑,这是我脑海里唯一的念头。

  所以,我做了一个决定,也许在别人看来这个决定太草率了,但是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我觉得自己如果再拖累王大师,那才是太不要脸了。而且,苏苏他们应该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我,所以思前想后之后,我决定补个票,不回西安了,而是走一步算一步。为了安全起见,我决定选择一个沿途城市停靠,然后再坐车,朝陈冠东所说的榆林进发。

  这样一来,我既能避开苏苏他们的追杀,又能和大师错开路线。

  不过一想到从今天开始我就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未知的危险时,不得不说,我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毕竟屌丝我实力太弱,在强大的敌人面前,我那点勇气,只够少尿几次裤子的。

  我胡思乱想着这一切,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西安火车站从我的眼前消失。

  到了宝鸡时,我对面那对母女准备下车,我一向,能遇到也算缘分,反正也不晓得去哪,不如跟着她们一起下车吧。

  此时天已经黑了,我摸着饥肠漉漉的肚子,准备找一家小吃店吃饭。

  来到火车站旁边的一家拉面馆,我刚要进去,老板却从里面把门给关上了,透过缝隙,我看到一双惊恐的大眼睛。艹!这不是对面那个小女孩么?看老板这慌张的样子,他们是想为难这对母女?

  虽然胆子有点小,但屌丝我还是很有正义感的,更何况那对母女这么水灵,如果真被老板给糟蹋了,那就是人间惨剧了!这么一想,我就开始砸门,里面传来不耐烦的吼声,“谁啊?足啥?”

  哟呵,没想到这新疆小哥还学了几句宝鸡话,或者说,这拉面馆就是本地人开的,这样一想,他能这么胆大也就说得通了。都说每个地方都有几个坏的冒酸水的孬种,看来我今天运气不好,刚好碰上了。我左右看了看,发现门口有块板砖,可能是用来垫东西的,我捡起板砖,站在门边上,又开始敲门。

  我听人提过,如果有人有事不想开门,只要你一直敲门,敲到他不耐烦为止,他一定会给你开门的。于是我丝毫不理会里面骂骂咧咧的声音,把门当成了大鼓,往死里敲,那感觉好像不敲出个洞我不甘心。

  里面的人终于不耐烦,大步走了过来,我赶忙退到一边,手中紧紧攥着板砖,想着待会怎么来个一举得手。门“吱嘎”一声开了,但是只是开了一个小缝,看来里面的人很警惕,也许是因为没看到人吧,他胆子也大了,开了门就骂骂咧咧的走出来,跟个娘们似的开始骂人。

  我想着你骂吧骂吧,离谁耳朵近就是骂谁的,屌丝我耳朵不好使,气不死你!

  骂了一会,那人就转身要进屋,可能他以为自己刚刚那彪悍的骂声会把恶作剧的人给吓坏了吧,但是我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当他转身时,我飞快的从拐角处走了出来,拎着板砖就“啪”的一声砸在他的脑门上。这速度,这精准度,当时就把屌丝我自己给吓坏了!艾玛,看来屌丝我还是很牛逼的。

  老板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就“扑通”一声倒下了,我赶忙把他搬到一旁,找了东西把他绑了起来。我那一板砖的力度我知道,保不准这家伙待会儿就醒了,到时候他要是默默的出现在我的背后,怎么死的我都不知道。

  这也要感谢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让我做事小心翼翼了很多。

  因为刚刚听声音,我就知道只有这个大汉一个人在,我看了看这个房间,开始小声喊道:“少妇,少妇,你们在哪里?我来救你们了。”

  这时,我就听到“呜呜”的声音从厨房里传过来,我赶忙跑去厨房,看到少妇和小女孩被绑在了桌腿上,嘴里还被塞了一块布。我连忙走上去,帮她们把绳子给解开了,顺便把她们嘴巴里脏兮兮的布拿了下来。

  小女孩“哇”的一声就哭出声来,躲进了少妇的怀里。少妇紧紧搂着小女孩,轻声说着“别怕”,然后就看着我说:“真的谢谢你,小伙子。”

  我觉得自己的形象顿时高大上了很多,忙装逼的摆摆手说:“举手之劳,举手之劳,呵呵,我们出去吧,还有,报警把这个老板给抓了,不然他以后又要害人就完了。”

  少妇连连点头,说:“你不说我也想这么做的,等我一下,我打个电话。”

  我以为她打电话是为了报警,结果看到她打了一个手机号,当那边接通的时候,她的脸色再没有那么温和,而是冷冰冰的说了一句“我们母女在火车站旁边的拉面馆里,差点被老板给绑了,你过来一下。”说完她就把电话给挂了。

  这少妇冷冰冰的样子还真挺有味道,让我想起了和我有缘无分的温雅女神,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呢?我哀叹一声,问少妇给谁打的电话,我们要不要现在就报警。

  少妇突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不用,因为她刚才已经打过了,那是她老公的手机号,她老公就是警cha。

  我这才明白她为啥要打这个电话,如果是在之前,我一定会很失望,毕竟英雄救美以后,谁都想来一场美人报恩的大戏,不过在火车上,我刚被王八骷髅恶心过,如果不是温雅,估计谁在我面前脱光衣服我都不会有感觉的。

  “我叫李文静,你叫什么?”这时,少妇开始找我聊天。李文静,这名字倒是挺适合她的,她给人的感觉就是文文静静,弱不禁风的,让人有种强烈的保护欲。

  我忙说我叫李白,她还没说话,她怀里的小女孩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天真的问我是那个写“床前明月光”的李白呢,屌丝的立刻闹了个大红脸,忙说不是,又解释了一下我为啥叫李白的原因。小女孩还是笑,少妇虽然不准她笑,但自己也忍不住笑意。

  唉,屌丝的名字真是天下第一笑话。

  这时候,少妇突然冷下脸来,目光冷淡的望向门口,我转头一看,就看到几个青年陆陆续续的走了进来。

  为首的一个刚进来,小女孩就从少妇的怀中挣脱出去,一边欢喜的跑过去,一边喊了一声“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