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42 死婴再现

42 死婴再现

  为首的年轻人看起来高高瘦瘦的,长得跟赵文卓似的,一股高富帅的气质,还别说,跟少妇挺般配的。他抱起小女孩,来到李文静身边关心的询问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李文静于是把遇到的事情告诉了他,他听完后就把目光投向我,一脸激动的拉着我的手连连道谢。

  我忙说不用谢,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嘛。

  他爽快的笑了笑,拍着我的肩膀说这世上就是需要我这样充满正能量的年轻人。不得不说,被警cha小哥这么夸,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想到我之前想认干妈的心思,心想要是全国的年轻人都是我这样的,那可真是要毁得了。

  他告诉我他叫曹亮,是宝鸡这边公安局的副局长,真没想到他这么年轻就能坐上副局长的位子,再看看屌丝我,不由无语凝噎,惟有泪千行啊。

  当老板被摇醒之后,行迹败露的他却大喊“冤枉”,还说是李文静勾引他,真怀疑他知不知道自己长得什么样子,李文静要是能勾引他,小沈阳都能演高富帅了。

  曹亮狠狠踹了老板一脚,当然,我并不觉得这是在乱用私刑,毕竟差点被侮辱的是他的老婆孩子。要是我,恐怕就已经控制不住一刀子捅过去了,所以说他只是踹了一脚,实在已经手下留情了。

  这时,曹亮走过来,问我是不是外地人,来这里做什么的。

  我随便扯了个谎,说我出来打工呢。他说这里工作不是那么容易找的,而且看我这样应该也没多少钱,不如就去他家住几天吧。

  这突如其来的好意让我有些惊喜,又有些疑惑,这时,我望了李文静一眼,有些踌躇的说,这不好吧?倒不是屌丝我矫情,实在是我过去不太合适,而且这曹亮还真是“艺高人胆大”,仗着自己是副局长,就以为别人不敢搞破坏,他就不怕我也是坏蛋,会给他的女人身上留点啥?

  当然,这种猥琐的心思我是不敢表露出来的,而且经过之前少妇的事,我对少妇有一种本能的抵触感。虽然不至于说讨厌所有的少妇,但是还是不愿意和她们有过多的牵扯的。这也算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吧。

  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不光曹亮不觉得我去他家有什么问题,就连李文静也劝我去她家过两天,说要好好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美女有约,我如果拒绝了不是太不给面子了?所以我立刻说,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吧。

  这一句话逗得大家都笑了,于是曹亮和那几个警cha一起押着老板离开了,李文静不好意思的说让我看笑话了。

  我忙说没有,不过看起来曹大哥还是很喜欢她的,只是工作太忙了。她叹了口气,没说什么,抱着她闺女带着我上了一辆的车,然后那车七拐八拐的就在一个小区的门前停了下来。

  “水木清华。”这小区的名字还挺文艺,可比兰桂坊那跟窑馆一样的名字好听多了。

  而且从整个小区的地段和装修来看,这里应该是高档的小区了。虽然曹亮是个副局长,但是他一个月的工资能有多少钱啊?竟然住得起这么高档的小区?不过我转念一想,现在不都拼爹拼丈母娘么?管那么多干啥,能省下好几天的房租,屌丝我就偷着乐吧。

  不过当我走进小区的时候,一种阴森的感觉涌上心头。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发现什么也没有。

  李文静问我怎么了,我说没怎么,就是觉得这个小区有点冷。她笑着说我有这种感觉很正常,因为这座小区的每栋楼的楼层都很高,久而久之,这里就产生了“城市风”,给人的感觉凉凉的,不太舒服。说来,这也是社会发展的产物。

  我不知道什么是城市风,但是她的话让我好受了一些。不过,紧接着,她的下一句话就让我整个人又不舒服起来。

  在进入她所在的那栋楼后,她突然冲我神秘一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不过听说这片小区之前是一片坟地,也不知道真的假的。”说着,她指了指前台前面的那座金色佛像,巧笑嫣然,“不过你不用担心,这座佛像是南无地藏王菩萨摩诃萨,专门用来驱鬼辟邪的。有它在,想必那些不干净的东西都不敢靠近的。”

  我这才看到大厅里有这么尊佛像,这尊佛慈眉善目,虽然只是坐在莲花上,信手拈诀,但是也有种不怒自威,气势凌然的感觉。可是我还是有点不安,总感觉好像哪里不太对。

  这时,李文静带着我来到电梯前,我收起心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跟着她进了电梯。

  我们很快到了她家,她家在八楼拐角的那个公寓,刚打开门,一股淡淡的檀香扑面而来,她小声让我去沙发那里坐一下,就抱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的她闺女走进了一个房间。

  我仔细打量着这间公寓,不得不说,这里和金碧辉煌的一楼大厅风格完全不同,整体颜色清清淡淡的,布置也很干净雅致,而且电视柜旁边还别具一格的弄了个水池,水池里养着几簇睡莲。不过最吸引我的不是她们家这漂亮古典的布置,毕竟屌丝我虽然叫李白,但不是真正的诗人,实在没那种心情欣赏这些“高大上”的东西,我只对吸引我的东西感兴趣。

  什么是吸引我的东西呢,正是此时在我右手边这面墙上的储物柜里放着的那堆东西。

  这储物柜是嵌在墙里面的,是木质的,一层层一格格的隔开,每一个格子里面都放着一些小玩意儿,而其中最显眼的无疑就是那个金色的鼎炉了。此时鼎炉里冒着一些烟,这房间里充斥着的浓郁的檀香味,应该就是从这鼎炉里飘出来的。而鼎炉旁边的空格子里,放着的就是各种造型的佛像,这些小佛像看起来已经年代久远,很多上面的漆都掉了下来。想必林文静挺喜欢佛的,不知道她信不信佛。

  “你看会儿电视吧,小点声就行,我去下锅面。”李文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出来了,小声跟我说道。

  不一会儿,她就端着两碗香喷喷的面从厨房走了出来,我连忙过去帮她端,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晚上没啥吃的,就将就着吧,明天给我做顿大餐。

  我连忙说不用,看着斯斯文文吃面的李文静,我感觉娶老婆真得娶这样的女人,温婉可人,善解人意,勤劳能干,怎一个好字了得啊!

  吃完面以后,我洗了个澡,就去她给我准备的房间睡下了,睡到半夜的时候,我被一泡尿活活憋醒了,于是就起来准备撒尿。迷迷糊糊中我感觉自己推开了厕所的门,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厕所的窗户没关,风特别大,而且前面空空的,感觉跟站在天台似的。

  当我准备再上前一步时,突然有什么拉了我一下,然后我就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说了句“爸爸。”

  这一瞬间,我混沌的脑子突然就清醒了很多,结果我看到了令我腿软的一幕,我他妈的哪里是在厕所啊,明明就是在阳台外面站着呢,如果我真的在刚才的状态下,我就很可能爬上去跳下来了,到时候我肯定摔得比一坨翔还惨。

  这时,我听到一个稚嫩的,阴森的声音从我的背后传来:“你这恶魔,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我缓缓转过身去,就看到小女孩赤红着一双眼睛,面上泛着青气,跟尸体一样,从黑暗中缓缓走了出来,而李文静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无论我怎么喊,她都不出来,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就是个大傻X!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人啊,还让你住她家,还给你煮面吃,这分明就是个大圈套嘛!可怜屌丝我智商太硬,愣是把大灰狼当成了小绵羊,把陷阱当成大床了。

  但我真的很不明白,李文静究竟是谁的人,究竟图个什么?

  只是现在我根本没有时间考虑这些,因为小女孩已经朝我扑了过来,明明是才三四岁的小家伙,力气却大的惊人,看着被她插出好几个窟窿的墙面,我拍了拍胸脯,想着,幸好我躲得快,不然这一下就算不死,也得疼的要命。

  可是我躲得快,她的攻击更快,我觉得她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有用不完的力气,我都跑不动了,她还在紧追不舍。妈的,这是什么怪物?我一边想一边咬破手指,心想小家伙,看爷爷的血弄不死你!结果小家伙非但不害怕,还很兴奋的冲我龇了龇牙,然后就跑过来要我的手指头。她青色的脸在月光下显得格外可怕,而这一刻,我从她如饥似渴的表情中想起了什么。

  她,根本就是当初用来尸养魂的那个死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