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44 小伙伴们

44 小伙伴们

  之所以觉得完了,是因为在这一刻我明白了,我错看了太多的细节,也低估了苏苏背后那个庞大的势力。

  因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我心中暗暗作为榜样的副局长曹亮。

  我想起大师在我家时对我说的一句话,苏苏背后的势力“很可能已经渗透到了世界的各个地方”,现在想来,这各个地方,不光代表了地理位置,也代表了各种行业,其中就有人民警cha。这个认知真是让人忍不住菊花一紧啊,坑货,苏苏就他妈是个大坑货!

  曹亮见我虽然站在原地不动,还以为我傻了,他一边把手铐铐在我的手上,一边洋洋得意的说:“你以为你跑得掉么?呵呵,天真!”说完,他对身后那几个人说:“带走!小心一点!”

  那几个人应了一声,就毫不客气的拉着我出去了。我自然不肯合作,开始剧烈挣扎起来,可奇怪的是,我刚刚的大力气就像是自动开启的身体大bug一样,现在又坑爹的自动关闭了!结果我他妈的活生生被他们狠狠揍了几拳头,像拖麻袋一样被拖到了电梯前。

  这些人的力气真他妈的大,我怎么就没发现他们不是人呢?难道,那个组织果真那么强大,培养出了一大批和人一样,在人群里简直可以以假乱真。他们这种无声无息的渗透到社会中的做法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统治世界?

  想想我就觉得扯犊子,如果真有谁要统治世界,也不需要养这么多尸体吧,他就不怕引火自焚?还是,他根本就是想把整个世界变成尸体的世界?想想我就觉得浑身冰凉,如果真是这样,那这样的世界也太疯狂了,而且这么统治也没意义啊。

  你想啊,大家都是僵尸,又不能生孩子,说不定XXOO都没有快感,活着有啥意思呢?所以我很快就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但如果不是这样,那个神秘的组织究竟在酝酿什么样的阴谋呢?

  走出电梯,四周立刻有很多人过来围观,我看了旁边那哥们一眼,问他能不能给我个头套?屌丝这点脸还是要的。

  他只是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好像在说,这他妈都啥时候了,你的关注点能正常点么?

  唉,好吧,看来屌丝只能当一回杀人犯,被人们行注目礼了。

  上了警车,开车那哥们突然说了一句不好,紧接着窗户上就传来“砰”的一声,我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头趴在那里,吓得我一个激灵,结果当看清那个人时,我立刻激动的叫起来:“陈大帅,救我啊!”

  结果我肚子上结结实实的又挨了一拳头,然后我就看到陈冠东被一道光弹出去多远,而小区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黑压压一片的鬼,他们跟在陈冠东的身后,想要挤进来,却根本进不来。我突然想起大厅里的那尊佛像,忍不住骂娘,恐怕陈冠东一路上都在跟着我,保护我,可是我却傻不拉几的跟着李文静来到了这里,结果他们根本进不来。

  这就是他们让我来这里住的原因吧?避开陈冠东他们,才好对我这弱爆了的屌丝下手。

  可是他们既然想陷害我杀人,为什么不直接把我送进监狱呢?到时候他们弄几尊佛像,陈冠东他们也照样不能进去啊。难道是这曹亮脑子不好使,才整出了这一串的幺蛾子?正想着,车已经开出了小区,我再不敢多想,而是全神贯注的看着车两边汹涌而来的鬼兄们,我知道,这是我唯一有可能被救下来的机会,也琢磨着是不是能寻到机会逃跑。

  如果我真的以杀人的罪名进入监狱,到时候恐怕大罗神仙都救不了我。毕竟这还是人的世界,还是要讲法的。尽管这些可怕的尸体,已经扭曲了人间的法。

  车子终于停了下来,当然,不是司机自愿的,而是被陈冠东他们逼停的。

  冠东哥威武啊,可比那只有下边会硬的冠希哥强多了。

  我身边两个人突然开门出去了,副驾驶上那个人对司机说了句:“你待会儿尽管往前冲。”然后也跟着下去了。三个人斗一群鬼,倒是挺有勇气的。不过下一刻,众鬼突然就退后了,这感觉跟蚂蚁遇火突然跑了一样。

  哇靠!这三个尸体身上有狗血么?怎么吓成这样了?

  那司机冷哼一声,趾高气扬的说:“我们是什么级别的,敢跟我们斗?今天来多少就让你们死多少。”

  如果是之前我肯定觉得这丫的太年少轻狂了,可是现在我一点都不觉得他是在说笑,我也看出来了,他们比之前我遇到的所有尸体都正常,但这就是最大的不正常。一个能和人差不多状态存活的尸体,该有多牛逼?估计只要哈一口气,就能熏死一波的人。

  我下意识的就想让陈冠东逃跑,所以开始扯着嗓子喊起来,这时,一道痞里痞气的声音从鬼群中传了出来:“喊啥子喊,能力不大,勇气倒是不小,要是你能长点脑子就更好了!”

  听到这声音,我那心情跟西门庆遇上潘金莲似的,激动之情难以言表。

  大师慢吞吞的从鬼群中走出来,依旧是那一身灰色的道袍,看起来懒懒散散的,但此刻他的眉宇间却带了几分威严,我看到那司机的手都在发抖,不过我想他发抖并不仅仅是因为大师,还是因为大师身边那个高贵冷艳的女神,温雅。

  温雅依旧是那副冷冷清清的模样,只不过这次我并没有觉得冷,而是觉得心窝子跟点了火一样暖活。

  我的小伙伴们又回来了。

  这时,那几个人朝着大师他们扑了过去,不过大师好像早有准备,他突然大喝一声:“妖魔鬼怪统统退下!”虽然只是一声吼叫,但是我感觉浑身一震,五脏六腑都跟着颤了颤,不过我前面的司机看起来情况更严重,竟然直接瘫坐在那里了。

  而陈冠东带来的那些鬼瞬间消散全无,想必这声狮吼并不是简单的叫声,而是类似于武侠小说里面那种带了内力的吼叫。

  那三个人的情况要比我们好得多,果然是实力不可小觑,不过很快,他们就只能逃跑了。

  因为温雅出手了,她依然只是用双手在胸前结了个复杂的印记,然后几道符纸突然出现,随着她口中念念有词,那符纸上就好像有一只手一样在画着符号。

  当温雅把符纸丢过来时,那几个人立刻转身要逃,不过符纸跟长了眼睛似的,紧追不舍,结果,你懂得。

  这符纸跟温雅那天晚上抛向苏苏他们的一样,贴到那几个人身上时,他们就都不动了,温雅说了句什么,大师点了点头,然后就从包袱里掏出桃木剑和一只葫芦,他跑到三人面前,把葫芦盖打开,然后就朝他们三人泼了过去,我看到那司机浑身开始瑟瑟发抖,想必葫芦里是什么很厉害的东西,我趁他不注意,俯下身子,准备用牙齿把门打开,结果牙都要被磕掉了,门还是纹丝不动。

  正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时,门突然就开了,我一个惯性,直接冲了下去,结果脑袋上咚的一声,我觉得整个脑子都晃了起来。

  眼前是一双鞋,我抬头一眼,陈冠东正居高临下的望着我,他看了看我的手,然后一把把我拽了起来,低头弄我的手铐。

  每次和陈冠东见面,我都是这副落魄的样子,屌丝我都无地自容了。我问他怎么没有逃走,不怕被大师伤到么?他头也不抬的说大师给了他一样东西,让他可以避免被波及到。

  也不知道陈冠东是怎么弄的,手铐反正很快就开了,而这时,我看到那三个人直挺挺的躺了下来,不一会儿就化成灰烬了。

  我身后的车一溜烟的跑了。

  大师他们也没有要追的意思,我也就没管,他们做什么肯定有他们的道理。不过今晚弄了这么大的动静,会不会暴露啥啊?

  我把疑问说了出来,大师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说:“年轻人,你觉得闹大了对我们不利啊还是对他们不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