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

返回首页将夜 > 45 头上有把刀

45 头上有把刀

  对谁更不利?那还用说吗?肯定是对我们不利啊,我现在是“杀人犯”,他们是劫狱的,到时候大家一起变成黑白照片,在各大电视台走一圈,哎哟我去,那可真是要出名了啊。

  大师一巴掌拍在我的脑袋上,抓着我一边往前走一边说:“年轻人,你又在秀下限了。如果他们把事情搞大,我们这边破罐子破摔,到时候揭露他们的身份,那可就要掀起轩然大波了。他们隐忍了那么久,却一直都在默默地计划着什么,这就说明他们的实力还不足以与人世间的力量抗衡,现在暴露,那不是找死?”

  我想想也是这个理,可是他们怎么就笃定我们不会说出去呢?大师这时又要伸手来打我,我忙躲了过去,他没好气的说:“我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个笨徒弟,他们有把柄在我们手上,难道我们就没有把柄在他们手上?”

  我们能有什么把柄啊?我一脸的茫然,然后就看到他们齐刷刷把目光投向我,我这才想起来,俺可不就是最大的把柄么?俺也不是人,说起来,闹开了,也许第一个被除掉的就是俺。

  屌丝我仰天叹息,好吧,等我变成人了,看我不虐死这群畜生。

  大师这时突然问我怎么不在西安下车,是不是看到少妇就走不动路了。

  我有些尴尬的瞟一眼温雅,小声说哪有啊,我这不是除暴安良来了么。

  大师眼睛一瞪,没好气的说:“没有?没有你他娘的怎么就拐进人家里去了?以为自己几斤几两,还跑去英雄救美,我看你狗熊救鬼还差不多。”

  这时,陈冠东压了压他的鸭舌帽,有些嫌弃的说了句:“请别侮辱鬼。”

  唉,看不出来啊,陈冠东的嘴巴也挺他妈的毒啊。

  大师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你小子想一出是一出,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今晚没来,你可能已经挨枪子儿了?你要我怎么跟你爸妈交代,啊?你可以不要命,我堂堂大师还得说话算话,要点面子呢。”

  被大师这么一训,我心里越发内疚了,想到我爸妈还在家,我又有些不安,不晓得那些人会不会为了对付我去找我爸妈呢?大师好想知道我在想什么,神秘秘的说了句:“别担心,你爸妈不会有事的,倒是你,今天一定给我解释清楚,你怎么就胆肥的想到要自己走的?”

  我挠挠头,总不能说是因为不想连累他吧?这么说的话就显得太矫情了,而且有些问题是不能说出来的,因为一旦挑明了,烦恼只会更多,何必呢?所以我想了想,最终在大师那犀利的目光中,故作深沉的摸着下巴说:“不是有句话叫‘青春就该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么?我也是青春期的花样少年,当然要体验一下了。”

  可能是被我气得,大师脸上的肉都开始抖动了,他没好气的点了点我的额头说:“说走就‘走’?你也不怕你回不来。”

  我连忙赔笑说我再也不敢了,他冷冷哼了一声,问我是怎么逃出来的,他可是看出来了,那楼里有很厉害的人。

  我于是把在李文静家里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也说出了小鬼奇怪的地方,结果说着说着,我就发现四周安静的诡异,我看向大师,才发现他一脸凝重,眼中有种复杂的情绪。

  我也不急,一直等着他解答,等了一会儿,他慢条斯理的解释起来。他说那女婴会喜欢我的血,是因为我的血很特殊,不光是她,只要是小鬼吸了我的血,恐怕都会恢复成活着时的样子,而且,女婴的身体之前喂养了一个灵魂,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个灵魂应该已经苏醒了,小女孩现在已经不是小鬼了,而是和那些尸体一样,被那神秘组织喂养起来了。他还说也许因为她了我大量的血,所以虽然小小年纪,却比一般的尸体等级要高很多,至于她召唤出的那个血阵,就是鬼血阵,一般到达一定等级的小鬼都可以召唤出来。

  真没想到一个小鬼还有这么多的文章,就是不知道我的那个小鬼喝了我的血之后会有什么效果。

  这时,陈冠东问大师那几个和尚又是怎么回事?大师解释说那几个和尚应该是寄宿在那些佛像里的,他们都是因为追求大道,求而不得而被人利用,最后离经叛道,走火入魔的修行人。现在他们的灵魂和肉体分开,早就已经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邪恶存在。

  难怪那些人看起来那么奇怪,想必他们眉心上的黑气就是因为他们走火入魔所致的。可是还有的事情我想不明白,那就是他们为什么要弯弯绕绕那么一圈,而不直接把我送到监狱里呢?如果我被直接抓进了监狱里,到时候要我躲猫猫还是咋滴,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么?

  对此,大师的看法是,他们背后肯定有人知道我的小鬼的厉害,恐怕也是不得已才引我去水木清华的。因为水木清华里有几样东西,是对付小鬼的好手。首先是那尊佛像,它是不可多得的圣物,百鬼不侵,就算拦不住小鬼,也能折损他的力量,还能挡住陈冠东他们,其次就是李文静的家中,她家很可能本身就暗藏玄机,除了喂养了那几个和尚之外,它还可能有一个阵型,也是用来压制小鬼的力量的。

  这么说来,对方真的是精心策划过了,可是他们就不怕小鬼压根没法出现么?面对我的疑问,大师又用“秀下限”三个字来形容我了,对方既然敢这么做,肯定是知道小鬼能出现的。

  说到这里,大师顿了顿,有些酸溜溜地说:“真可怕,那个人的实力真可怕。”

  我连忙问道:“师傅,那为什么他们不在监狱里布阵,放大佛呢?”

  大师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说:“你以为那尊大佛是冰糖葫芦,随处可见啊?想必那些人也是偶然得知了这尊大佛的存在,所以才早早的过来,挖了个坑,等着你跳,结果你小子竟然真的屁颠屁颠跟着人家下了火车,还跑到人家家里去了。你啊,真是色心不改。”

  我有心想解释几句,但还没等我说话,大师又开口了,他说即使没有除掉我的小鬼,按照我的说法,小鬼也已经筋疲力尽,没办法再保护我了,可是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宰了我,反而要多此一举让我进监狱呢?难道是怕被小鬼报复?可是这样也说不通啊。因为如果他们真的怕小鬼的话,就不会三番四次对我动手了。

  我也觉得奇怪,无论怎么想,我都觉得带我回监狱是一件很愚蠢的做法,这不是给陈冠东他们机会把我救走么?我想,这里不可能是“艺高人胆大”那么简单。

  这时,陈冠东突然说了一句让我们所有人心中一跳的话,他说:“会不会是他们突然接到上面的命令,故意给我们机会救走你呢?”

  如果他的猜测是真的,那么深情就变得扑朔迷离起来了,难道他们突然就不想我死了?还是说,他们发现了让他们留下我的命的秘密?

  这一刻,我感觉身体发冷,好像四周无时无刻都有一双眼睛盯着我的一举一动似的,偏偏我还看不到他,这感觉就像是我为鱼肉,人为刀俎,而头上时时刻刻都悬着一把刀的感觉,真TM的不舒服。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温雅却冷哼一声,平静而霸气的说:“无论背后是谁在制造这一切,我都会把他找出来。”